当前位置:

OFweek新能源汽车网

其它

正文

杨裕生答复雷洪钧《对新能源车几个质疑的推敲》

导读: 近日,雷洪钧先生著文《关于杨院士对新能源汽车几个质疑的推敲》,对我的”四个观点”提出了推敲。不过”四个观点”中有的是雷总的主观推论,而对其它三个观点有的是断章取义然后“推敲”了一番,有的观点本是正确的,却以似是而非的论点“推敲”了一通。所以,有必要答复一下!

  近日,湖北省客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雷洪钧先生著文《关于杨院士对新能源汽车几个质疑的推敲》,对我的”四个观点”提出了推敲。如果我的“观点”真是该推敲,那确是该欢迎的。但是”四个观点”中有的是雷总的主观推论(如认为我主张“对铅酸电池也要补贴”),而对其它三个观点有的是断章取义然后“推敲”了一番,有的观点本是正确的,却以似是而非的论点“推敲”了一通。所以,有必要答复一下!

  一、雷文推敲我的“观点之一”是“新能源客车补贴高于生产成本,这不合理”。

  我要在此重申,我的这句话没有错!

  1、新能源客车补贴高于车的生产成本,不是事实吗?6米的商务车,国补加地补达50-60万,不高于车的生产成本吗?怎么样解释出现了1元钱买走一辆车的怪事呢!这不是过高补贴造成的吗?这样的补贴办法合理吗?

  2、给纯电动车适当补贴,主要是因为电池的价格高,使纯电动车的成本高于传统的燃油车。但是,近几年动力锂离子电池的价格不断下降,目前的价格在2200-2300元/kWh,一辆12米的客车装电池200-300 kWh,价格在45-70万。雷文也承认:“高技术水平的企业目前能拿到(国补+地补)在70万左右,最优秀企业在补贴力度最大的地方可能拿到100万的补贴。”这样的补贴还算不高吗!

  3、电动车的电费比燃油车的油费低不少,如果发展电动车,是真心从“为国家能源安全而节油、为减缓全球气候变化而减排”的立场出发,就应该用油-电差价来部分抵尝电池费用,而不应该全靠补贴给电池买单。在制订政策时本该大力宣传、贯彻这种理念,遗憾的是现在高补贴政策既误导了汽车行业追逐高补贴,又淡化甚至抹杀了电动车使用者的爱国思想和改善气候环境的义务。按照这个应该用油-电差价来部分抵尝电池费用的道理,补贴更应该下降一大块。希望雷先生来推敲一下这个观点。

  4、雷先生在其“推敲”中说:“目前12米纯电动客车售价没有超过200万的。基本面在150万左右。”现在的一辆12米的燃油客车价格在50万左右,即使纯电动客车按“基本面在150万左右”计,一辆12米的纯电电动客车价要高出燃油客车百万元之巨!如果没有高补贴在垫底,车企能将价格抬到这样的高度吗?价格抬到这样的高度,还能开拓市场吗?可见,这样的高补贴政策显然不利于推动电动汽车的市场化进程。

  我在演讲中也举过上海世博会12米纯电动客车售价涨到了260万的例子,我还特别说明上海世博会前我四次去上海的价格变动过程,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雷文故意不提我说话所指的时间、地点的背景,采取断章取义、移花接木的手法,想给读者造成我是说现在12米纯电动客车的价格260万的印象,这就不实事求是了。

  5、我一贯赞成在电动车发展初期政府要给以大力的政策扶植,包括补贴。但是,我不赞成过度的补贴。我归纳了过度补贴产生的5个有害之现象。应该说,5个有害之现象不可能每个有关单位都发生,就如骗补,据传雷先生所在的扬子江就没有被查出问题。但是,扬子江没有被查出问题,不等于其它企业也查不出问题。而且,事实并不像雷先生在山西的演讲中所说:“个别企业在申请政府补贴的过程不规范”。不是“个别企业”,而可能是70-80%之众,说成是“个别企业”的目的是什么呢?不是“过程不规范”,而是有的手段还很恶劣,有意轻描淡写又为了什么?

  我在举出过度补贴产生的5个有害之现象的时候,没有特别将没有被查出问题的扬子江汽车集团排除在外,有点“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味道。遗憾了!但是,作为社会现象的分析,也只能做到如此程度,见谅吧!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