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新能源汽车网

汽车电池

正文

动力电池产业生存危机加剧:行业要变天

导读: 坏消息一个一个接踵而至,2016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的突然“放缓”,引发的是车用动力电池企业的“地震”。原本欣欣向荣的市场突然“变天”了。

  企业经营出现困难、出货量直线下降、回款周期加长、投资扩产计划搁置……

  坏消息一个一个接踵而至,2016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的突然“放缓”,引发的是车用动力电池企业的“地震”。原本欣欣向荣的市场突然“变天”了。

  动力电池对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直接关系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兴衰。当前的困境是一时的政策影响?还是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的深层次原因?记者进行的此次调查,或可窥见一斑。

  短暂的“幸福”

  “有多少要多少,一年的产量在几个月内就被提前预定一空了,到了第四季度更是现款现货。”深圳一家电池企业的销售副总经理李风(化名)在回想起2015年汽车动力电池市场的火爆时仍然记忆犹新,“当时只恨自己产能不够,真是厂家求着你卖,供需完全失衡了。”

  据李风介绍,他所在的企业2015年出货量超过1GWh(10亿瓦时),相比2014年的0.42GWh,增长了近三倍,更是成为当年国内仅有的五家产能超过1GWh的电池企业之一。

  取得爆发式增长的不仅是深圳这一家电池企业。记者调查发现,几乎所有的动力电池企业都在2015年迎来历史上最好的一波行情,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增长属于普遍现象。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的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均超过33万辆,同比增长分别为4.2倍和4.5倍。与之对应的是动力电池整体出货量的剧增。在2014年之前,电池产量都低于1GWh,产量仅维持小幅增长,2014年小幅增长达3.7GWh。到了2015年则直接暴涨至15.7GWh,同比增长三倍之多。

  “新能源汽车市场在2015年的突然爆发,让整个电池行业有点意外,幸福似乎来得有点突然。”一位业内专家告诉记者,“要知道,不少电池企业特别是近几年才进入这个产业的企业,已经连续多年亏损,却在去年直接实现了扭亏为盈。有的电池企业从之前的默默无闻一跃跻身至全球十大动力电池供应商之列。”

  市场的供不应求,导致企业对2016年市场前景大为看好,普遍预期认为,2016年的市场需求可以达到30GWh。于是,投资建厂增加产能成为几乎所有电池企业的必选项。以李风所在的企业为例,2016年上半年,湖北、山西等地的工厂陆续建成投产,年产能超过3GWh。

  然而,“春风”来得快,去得也快。2016年的市场行情让所有电池企业都大跌眼镜。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汽研”)北京工作部新能源汽车发展研究部副部长陈万吉告诉记者,中汽研统计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1~10月,我国新能源动力电池配套总量为14.2GWh。14.2GWh,意味着2016年全年供货量能否超过2015年全年的15.7GWh,都是未知数。

  “2016年的变化真得让企业猝不及防。”李风说,“公司受影响最大的是客车业务,2016年的客车配套量直接萎缩到零。所幸,客车销售占比比较小,对整体业务未造成太大的影响。”

  不过,不是所有的电池企业都像李风所在的企业那么幸运。河南一家电池企业的市场部部长王楠(化名)告诉记者:“受影响最大的是两类企业,一类是产能扩张太快的企业,供给远远大于需求,出现经营困难;另一类是一些生产三元材料电池又只给客车厂供货的小企业,出货量大幅萎缩,日子很不好过。”记者发现,有生产三元材料电池的企业在2015年供货量还位列前十,但今年在主要电池企业排名中已经不见了踪影。

  多变的政策

  是什么原因导致市场变化如此之快,又如此之大?在多位电池企业内部人士看来,多变的政策是一大原因。

  国内动力电池产业伴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而发展,先期的政策扶持功不可没,但政策是把双刃剑,带来的不仅仅是推动力,还有不确定性。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更是将2016年的政策变化形容为变幻莫测,企业无所适从。

  2016年年初,工信部宣布,出于动力电池安全问题的考虑,暂停三元锂电池客车列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此举,不仅使外资三元材料电池企业无法销售,国内的三元材料电池企业也遭受到了严重冲击。“特别是只生产三元材料电池的企业,受到的影响最大,有产量却没有了销量。”王楠说。

  更为严重的是,随着“骗补丑闻”爆出,补贴政策需要作重大调整,2015~2016年的补贴发放也因此受到影响,整车厂拿不到补贴款,使得电池企业的账期也较以往变得更长。

  对此,深圳另外一家电池企业市场总监刘成(化名)深有感触。“一般情况下,整车厂给动力电池企业付款都会有一定的周期,去年第四季度由于电池短缺情况明显,电池企业很罕见地占据了主导地位,整车厂只有付现款才能有货。但好景不长,今年以来,整车厂对我们的账期最长已经达9个月,企业的资金链已经到了断裂的边缘。”刘成无奈地告诉记者,“我们现在完全是看‘天’吃饭,但‘天气’难测。”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