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新能源汽车网

其它

正文

外地滴滴司机踯躅网约车风暴中:是去是留?

导读: 魏成把白色福睿斯停在门外土路上,车身已经积了些灰尘。他每天早上出门,眼神常不自觉地瞥向它,总是心里一沉:白白地买了个“大玩具”回来。

魏成把白色福睿斯停在门外土路上,车身已经积了些灰尘。他每天早上出门,眼神常不自觉地瞥向它,总是心里一沉:白白地买了个“大玩具”回来。

除了这件事,魏成40年的人生中还没有给一个事物下过这么大的本钱。

上一次花一大笔钱是在三年前,他和兄妹们凑了30万元,拆掉老家的房子,把破旧院落改成小楼,还重新添置家具,新房让他在老家挺有面子。

而这次“投资”却让他懊恼不已。

这辆白色轿车,是他在网约车合法后,为加入滴滴司机的行列专门买的。他为此借了四万元。他特意选了白色款,在他眼里,白色更洋气,接起乘客来更有排场。

从村里老乡相继当上了滴滴司机到网约车新政公布,这一年多来,他一直在观望、犹豫、盘算,总是刚冒出买车做快车司机的想法,又很快自我推翻了。

2016年7月28日,网约车新政方案终于揭开面纱,明确网约车合法。且“取得相应准驾车型机动车驾驶证并具备3年以上驾驶经历”,无违章记录的司机均可加入。不过,落地细则由各地方人民政府制定。

魏成终于决定买辆车,挂了个晋牌,当上了北京的快车司机。但他的滴滴全职司机当得格外倒霉。先是滴滴、Uber合并,补贴下降;很快,10月8日开始,京、沪、深、广及其他城市陆续公布当地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网约车陷入最严管控。从9月10日左右接下第一单到12月,三个多月魏成共拉了706单,平均下来,每天才7单。

来北京十年了,现在,魏成又干回了老本行——替人搬家。傍晚回到家,要是还有力气,就打开滴滴,接点单,凌晨回村。否则,就在家里喝点酒。他一边感叹自己运气背,一边庆幸四个月前,没把那辆二手搬家车给处理掉。

时机稍纵即逝

魏成想买车做快车司机有一年多,结果买在了这个行业最低潮期。那段时间,挂着非京牌的外地滴滴司机数量暴增,魏成发现身边很多老乡都加入到这个行业,一个月至少挣1万元左右,多的能赚到3万元。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他身边很多20多岁的年轻人依靠父辈攒下的积蓄率先买了车,他们回到老家上车牌,注册成为了北京的滴滴司机。一般两人轮班,因为是外地车牌,只能在非高峰期和晚上进五环,他们便每晚六七点接单出车,第二天早上七八点回来,十二个小时,能挣1000多元,一月下来,多的可挣到3万多。这个消息,很快在魏成所在的海淀区西北旺镇后厂村传了个遍。

后厂村里,80%的人和魏成一样来自重庆彭水县。从上世纪90年代起,重庆彭水县的人相继离开故土,随老乡来到北京当搬家工。他们聚集在西北旺镇附近,最后集中在了后厂村。老乡们从搬家工起步,发展到自己买货车单干。据村民们粗略统计,租住在“搬家村”里从事搬家工作的重庆彭水县人至少超过1000人,搬家用的货车和面包车一度超过500辆,目前村里仍至少有400辆搬家车,有的一人就有五六辆搬家车,但基本上有一半在家待着 。从2016年开始,“搬家工”越来越少了,他们都转行成了“滴滴司机”,搬家村逐渐转变成了“滴滴村”。

魏成的邻居老庹还记得那时的景况。他是在2015年11月2日接手儿子的摊子做起了快车司机,那时村里只有十来个人干这个。

老庹留着长发,语速很快。他还记得,每天到了晚上8点多,软件园内滴滴大厦下面都泊着几十辆车,等到了9点整滴滴公司的下班时间,老庹点击“出车”,单子就来了。那时滴滴网约车比现在少,公司会给司机奖励,接一单,平台给28、35或40元不等的奖励,加上高峰期溢价1点多倍至3点多倍,司机额外得到的奖励甚至超过打车价。

说起当时的开车路线和奖励时,老庹劲头上来了,说不上是骄傲还是失落。老庹一般晚上8点多出门接单,凌晨4点左右他回到村里,四五百元入账,其中平台奖励就有100多,正好抵消了油费,一晚净挣300-400元。最多一天,他挣了1000多,那天下大雨,出车的少溢价倍数高。第1个月下来,老庹净收入一万块钱左右。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X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