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新能源汽车网

其它

正文

【调查】网约车新政下 近两成司机或将离开

导读: 去还是留,网约车新政让网约车司机再次面临职业选择。“先看一看,实在不行就回家。”32岁的徐浩在从机关食堂供应商转型网约车司机一年多后再次面临职业选择。

网约车新政下,部分符合新政要求的二手车已涨价15%;和滴滴合作的租车公司透露,滴滴重心正转向专车。

去还是留,网约车新政让网约车司机再次面临职业选择。“先看一看,实在不行就回家。”32岁的徐浩在从机关食堂供应商转型网约车司机一年多后再次面临职业选择。

据某机构发布的数据,若新政落地,38.2%网约车司机会去开黑车,17.8%会选择离开所在城市。

从去年12月底开始,记者通过采访多位网约车司机,走访二手车市场以及汽车租赁公司发现,有的网约车司机已准备卖车套现走人。有网约车司机在新政 出台后已连车牌一块“出手”,尽管他们知道买卖车牌属于非法。二手车市场上符合新政要求的车型价格已水涨船高,有的上涨了15%。

blob.png

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中租赁京牌是众多商家的一项生意。

为顺应新政,租车公司也在转换思路,主推符合专车运营标准的舒适性轿车给打算开专车的司机。某租车公司表示,开“快车”已不挣钱,很少有司机再 租车开“快车”,专车市场才是滴滴未来重心。有滴滴专车司机表示,现在滴滴对专车有政策倾斜,早高峰时接单有补贴,机场线也只有专车才能跑。

租京牌司机:

工作时间延长,收入打了6折

“政策落地后抓到就要罚款1万到3万,这个风险太高了。”32岁的徐浩熄了手中的烟,重新打开了滴滴打车的司机端,等待系统派单,“现在挣得少了,(为生活所迫)也得继续干。”

“80后”的他,退伍兵出身,在北京某部队以士官身份退伍后,来往于家乡与北京之间,做起了水果生意。

由于主要客户为国企和政府机关的食堂,他的生意一直很稳定,“每年能赚十几万。”

两年前,伴随几家客户负责人更换,他的供应商身份也被别人代替。他尝试过维系新关系,不过,多次接触后他大概明白,新的供应商是负责人带来的。

2015年,网约车平台激战正酣。在高额补贴的刺激下,徐浩放弃了水果生意,他通过朋友以1年8000元的价格租赁了北京车牌,成为一名专职的 快车司机。1年8000元的价格比出租车的份子钱少多了。某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出租车司机双班份子钱一个月9000元,单班份子钱一个月5400元。

“2015年每天跑够十几单,就有上百元的补贴,一个月能挣两三万。”说起那段“好日子”,徐浩的神情也兴奋起来。

“补贴高,还不愁没单子,唯一担心的就是乘客打低分,影响收入。”徐浩介绍。

2016年滴滴与Uber合并后,对司机的补贴逐步取消,考核和奖励细则也多次变动。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徐浩的工作时间在加长,收入在下降。

下午1点,徐浩从北京大兴的出租屋出发,到凌晨4点返回家中。徐浩在街上跑的时间超过12个小时,每周工作六天,休息一天。

“跑的时间长,一天也能挣四五百块,不过明显不比2015年,差不多打了6折。”

聊到“京人京车”的网约车新政,徐浩有些悲观。

“我不符合户籍要求,车型也不符合,以后车型门槛提高,我觉得这样下去跑网约车的人会越来越少。先看一看,实在不行就回家。”

目前,网约车新政的影响仍未可知。虽然徐浩的腰和颈椎在这两年已经落下了毛病,收入也在下降,不过他还在坚持。他拿出手机,给记者看了屏幕壁纸,“这是我女儿,今年5岁了。”

他笑着说,“再拉半个月就回家过年,今年多陪陪她。”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数据,若新政落地,17.8%网约车司机会选择离开所在城市。

对于京人京牌新政,一位“老北京”网约车司机告诉记者,要看政策具体执行,“新政执行了,我的车也要换。”

还有的司机师傅十分淡定,“先跑着呗,反正有5个月的缓冲期,什么时候滴滴不给派单了再说。”网约车司机何师傅和庞师傅告诉记者,滴滴方面一直在安抚他们“干吧没事”,他们俩把希望寄托在滴滴等网约车平台和政府再次协商上。

网约车新政征求意见稿推出后,滴滴曾公开表示,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司机中,仅有不到一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户籍。上海、北京、深圳对车辆、司机门槛的规定,会让司机群体减少70%以上。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