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新能源汽车网

汽车电池

正文

洗牌潮涌 新能源动力电池产业面临变局

导读: 动力电池产业链将遭遇大变局。作为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中游环节,动力电池领域两端受压。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成本提升,同时车企将补贴退坡压力向上转移。过去两年,动力电池产业经历了产能大幅扩充到目前的结构性过剩。

动力电池产业链将遭遇大变局。作为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中游环节,动力电池领域两端受压。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成本提升,同时车企将补贴退坡压力向上转移。过去两年,动力电池产业经历了产能大幅扩充到目前的结构性过剩。

众多早期蹭热度、蹭补贴而进入的电池厂商陷入恶性循环:技术更迭能力弱,产品难以达标,拿不到订单,产线大量闲置。而利润空间被压缩,现金流压力大,更无力更新生产线设备。在此背景下,龙头企业的规模、资金和技术优势凸显,行业洗牌将加快。

扩充产能

李轻(化名)2015年就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目睹行业过去两年产能大跃进到当前结构化过剩的过程。

在李轻看来,2015年是新能源行业发展的元年。这一年新能源汽车产量达到34.05万辆,是2014年的四倍多,进入真正意义的上量阶段。此后的2016年和2017年,新能源汽车产量分别为51.7万辆和79.4万辆,年均增长率都在50%以上。

“没预料到2015年产销量增长这么快,产能根本匹配不上,电池厂交不出那么多货,”李轻回忆道,“当时电池抢手到什么程度,基本上只要生产出来就能够销出去,质量不是大家考量的主要指标,越低端越便宜反而更容易销出去。特别是2016年上半年,有些车企直接到电池厂抢货。在电池厂门口等着,电池一出来就拉走。”

李轻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2016年,行业进入投产高峰。2016年-2017年期间,产能密集建设,电池厂、隔膜、正负极材料等环节均大力扩充产能。其中,动力电池在产业链中价值量最高,且投入回报周期相对较短。于是,资本集中涌入,高峰时电池厂商数量达到150余家。

2016年底,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汽车动力电池行业规范条件(2017年)》(征求意见稿),将动力电池企业门槛大幅提高。其中,锂离子动力电池单体企业年产能从此前《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中规定的“不低于2亿瓦时”调整为“不低于80亿瓦时”。该调整引发了争议。

“这个规定最终并没有实施。但当时确实让行业很紧张,一旦实施,车企如果向年产能不足80亿瓦时的电池厂采购电池,就拿不到补贴。这样一来产能不达标的企业将接不到订单。不过,这成为过去两年产能大扩充的重要推手。”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受益于大幅扩产带来的庞大设备需求,锂电设备行业迎来高速发展。中泰证券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锂电设备营收增速在新能源汽车各细分子行业中排名第一,高达128%。锂电设备龙头先导智能2016年、2017年的营收分别为10.79亿元和21.77亿元,连续两年增速超过100%;净利润分别为2.91亿元和5.38亿元,增速为99.68%和84.93%。

而资本对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追捧不断升温。

松禾资本多年前就开始关注新能源行业,并专门成立新能源、新材料基金。“这些年来投资了不少新能源汽车电池企业,一些规模较小、品牌知名度不高的投资机构都投不进去。”松禾资本合伙人张少林告诉记者。

磐石投资也是较早一批关注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投资机构。“2016年初期我们投资的时候,许多人不看好这个行业。到了2016年中期,大批热钱涌入,商业计划书到处飘。有些企业募了几亿元就说要做电芯厂,其实根本做不下来。”磐石投资合伙人陈浩东指出。

结构性过剩

产能扩充的后遗症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显现。陈浩东指出,早期许多为蹭热度、蹭补贴进入这个领域的电池厂商,技术更迭能力弱,现在生产出来的电池达不到最新补贴政策要求的能量密度。“接不到订单,产线大量闲置,只能不断折旧、报废。”

从数据可一窥产能供给和需求失衡的情况。中信证券指出,2018年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量有望达到101.5万辆,对应动力电池装机量为50GWh;2020年新能源汽车产能将达到210万辆,对应动力电池装机量为101.1GWHh。与之相对的是,据测算,2016年动力电池产能已达到170GWh/年,2017年动力电池产能超过200GWh/年。

不过,天风证券新能源行业分析师杨藻认为,产能和需求的缺口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要区分规划产能和有效产能。“很多统计纳入了规划产能,与实际产能比较存在水分。同样是5G瓦时的产能,有的企业可能3G瓦时在建,建成的2G瓦时的产能因为良品率和技术成熟度问题只能发挥1G的效用。”

“2017年上半年,我们做过一次统计。当时估算国内动力电池产能可能为130GWh-140GWh。8-9月和一些企业高管交流后,发现需要剔除已经关闭的电池厂产能以及尚未落地的产能,有效产能大概60GWh-70GWh。现在这个数字应该达到80GWh。”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即使只计算有效产能,相比于今年预测的近50G瓦时的装机量,依然存在明显的过剩。张少林认为,产能过剩尚在可接受范围内。一来这个行业必须先有产能,才能拓展客户;二来明年“双积分”政策即将正式实施,新能源汽车可能再次迎来爆发式增长。“现阶段而言,行业面临更为严峻的形势是产能结构性失衡:高端不足、低端过剩。”张少林说。

《促进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发展行动方案》提出,到2020年,新型锂离子动力电池单体比能量超过300Wh/kg;系统比能量力争达到260Wh/kg。墨柯透露,前两年建设的产能,由于生产设备自动化程度不算高、生产工艺较低,现阶段相当部分动力电池的技术方案已无法达到300Wh/kg的能量密度要求,能够用的并不多。“很多电池厂的设备和工艺生产不出能够达到补贴新政要求能量密度的电池,车企不愿意下订单。”

同时,龙头电池企业产能供不应求,扩产仍在继续。到2020年,宁德时代计划新增34GWh产能,总产能将达50GWh;比亚迪将新增23GWh产能,总产能将达40GW。

杨藻指出,尽管国内市场生产动力电池的企业有百余家,但真正能满足下游企业技术要求,能够进入吉利、上汽等高端车企供应链的动力电池供应商却很少。产能向龙头企业集中将成为趋势。

一位正极材料上市公司高管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前两年行业还有关于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电池的技术之争,现在高镍三元接棒磷酸铁锂池的趋势基本确定。“磷酸铁锂电池的供应肯定过剩;三元电池方面,前几年多数企业未及时布局,加剧了三元动力电池的供不应求。”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