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新能源汽车网

汽车制造

正文

万向新能源车进度成谜 竞争白热化突围待考

导读: 在早前发放的15张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牌照中,目前仅有7家实现了“双准入”,剩下的8家都处于前期建厂的过程中,距离最终实现量产上市销量仍有距离。

5月25日,国家发改委表示,早前向有关部门印发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目前征求意见阶段已经结束,并将于年内正式出台。一时间,业界普遍认为,未来企业要想获得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难度将会大大提高。

在早前发放的15张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牌照中,目前仅有7家实现了“双准入”,剩下的8家都处于前期建厂的过程中,距离最终实现量产上市销量仍有距离。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自2016年12月摘下国家发改委批准的第六张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牌照后,万向集团的造车进度便消失在公众眼前。直到今年北京车展前夕,一位名为周亮的人士以Karma Automotive CEO的身份出席了中美汽车论坛,万向的造车进度才再度被关注。这位于今年1月才从北京福田戴姆勒离职的汽车高管表示,Karma来自加州,团队现有1000多人,将很快进入中国。

有分析指出,万向的造车进度一直对外保持着低调,或许与万向复活的“Karma”采取先在美国复产,然后再进行全球销售有关。然而时代周报记者发现,目前在美国和加拿大两地销售的Karma Revero,无论是销量还是产品都难寻亮点。这对万向未来在华开展的国产化工作,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时代周报记者5月23日就Karma相关的国产化工作进展给万向集团相关人士发出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位于杭州萧山区桥南新城的项目,不仅是去年已过世的万向创始人鲁冠球实现造车梦的关键,更是万向进军区块链、试图引领新一轮技术革命的试验场。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新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出台后,无论是那些已经获得资质,还是还未获得资质的企业,都将面临着两个核心问题。一个是今后是否有足够的资金投入确保项目运转;二是车上市后是否能通过市场检验,成功卖出去。“万向很有可能是第一种,自己有钱没错,但敢不敢继续投是一个问题。事关做砸了把主业丢了都是有可能的,同样的情况还有金康、还有陆地方舟等。”上述人士称。

在美遇阻

2017年5月,首批Karma Revero正式在美国加州进行交付,这款售价高达13万美元的油电混合动力豪华轿车,不仅承载着2012年Fisker Karma的复兴愿望,还决定着万向今后能否在如今竞争早已白热化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突围。

虽然新车上市的时间一拖再拖,但为了让车变得更好,Karma在新车上市前几乎把车上的所有部件都经过了重新审核验证,大到动力传动系统,小到发动机盖和车门密封条。与此同时,公司在加州莫雷诺谷投资建造全新的生产工厂,为汽车的量产做好准备。

然而,“复活”后的Karma在生产节奏以及市场营销上似乎仍比较落后,据官方介绍,Karma工厂现在日产1辆车,产能提升后在年底达到日产3辆车。2018年,Karma希望生产150辆,到2019年可以达到200–300辆。

时代周报记者试图在网上找寻Karma Revero在2017年的销量数据,但网上的新闻基本上都是停留在其去年5月新车上市时的报道,有关市场销量的报道几乎不见踪影。

然而,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据早前EPA(美国环境保护署)对Revero作出的一份评测显示,作为一辆插电式的油电混合动力汽车,Revero在续航里程以及燃油经济性上皆不尽如人意,这一点或是其销售上的一大阻碍。

EPA测算,Revero的实际续航里程仅有240英里(约482公里),与其声称的300英里相距甚远,而且由于Revero使用的是相对于昂贵的汽油,加上其油箱容积仅有10加仑(约45L),所以Revero在实际使用的过程中并不会为消费者带来燃油费上的节省,相反在5年的使用期内会给他们带来额外500美元的燃油花费。这一项对其他同类插电混合动力的竞争对手,甚至如今某些传统燃油汽车相比,Revero可以说优势全无。

在这样的条件下,Karma意欲与其“宿敌”特斯拉在美国市场上一较高下的愿望,显然再度落空。事实上,早前由菲斯科主导生产下的Fisker Karma,在生产质量上一直难有保证,这也导致了其最终不敌对手特斯拉。有相关数据显示,从2011年启动销售到2012年7月暂停生产,Fisker Karma才一共卖出了1800辆。其间因自燃、着火、召回、驱动系统“小毛病不断”、成本甚至超过售价等问题,Fisker一直未能成功地打开销售局面。

因此,这也不得不让人对Karma今后在中国开展国产的工作打上问号。

国产化迷雾

2016年12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审核通过了“万向集团公司年产5万辆增程式纯电动乘用车项目”,这意味着万向集团有望成为继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敏安汽车之后,获得第六张纯电池乘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此前,万向集团已拥有新能源商用车生产资质,年产5000辆新能源客车项目亦获批准。此时,万向的造车梦终于有了一个关键的落脚点。

资料显示,Karma公司成立以来,已在加利福尼亚州建成了总部、设计中心和生产基地;同时在底特律市设立了供应链管理和工程中心;而在万向的手上,公司在杭州萧山则设立了研发、工程、供应链管理中心。如今Karma已发展成为功能齐全的新能源汽车研发、设计、制造公司。

根据万向在杭州萧山工厂的生产计划,增程版的Karma Revero和Atlantic将是两大主力,共占到45000辆的产能。在2018年,Revero和Atlantic的纯电动版和增程版也将是万向首度向中国市场推出的产品。然而,直到今天,国内仍未见万向就Karma的国产化工作作出任何宣传。

可以确定的是,万向如今已经在华注册了“Karma”、“凯莱”以及“洁能智动”这几个商标,“凯莱”即是Karma汽车的中文名字,而“洁能智动”则是万向洁能智动车公司的商标。时代周报记者拨通了万向洁能智动车公司的电话,意欲向对方了解Karma国产相关事宜的进展,但对方除了表示该公司的确是负责Karma国产化工作外,拒绝透露更多信息,希望记者向万向集团咨询。

事实上,以汽车零部件业务为主业之一的万向,在造车上应该具备一定的能力,尤其在收购了破产的Fisker汽车公司以及它的电池供应商A123公司后,万向在造车产业链上应该已较为完备。

“目前各大新造车企业已经彻底同质化了,供应商都一样,没有核心优势还凭何胜出?”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万向目前在电池上的优势已经没有,2017年万向电池的装机量甚至已经掉出前十。“造车投资太大,几十个亿砸进去,未必能出车。”他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万向旗下的三大业务中,包括万向钱潮以及承德露露等公司,已经出现衰退的危机。

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万向钱潮2014–2016年的营收增幅分别为6.12%、4.20%和5.31%,净利润增幅则逐渐下滑,分别为33.2%、10.29%和7.08%;而一直作为万向集团“现金奶牛”的角色而存在的承德露露,2017年营收净利润双双下滑,其中营收21.12亿元,同比下降16.22%;归母净利润4.18亿元,同比下降8.3%。这同时也是自2015年以来,承德露露的营收净利润第三年下滑,公司经营性净现金流也从顶峰时期的8.3亿元大幅跳水,2017年仅为1.49亿元。

为此,可以想象在资金链如此紧张的情况下,对于投资普遍需要百亿元级别的汽车行业,万向的造车前景仍然存在较大疑问。

或许可以值得庆幸的是,早前菲斯科(Fisker)正申请一款固态电池专利,称这款电池可以将电动车的续航里程提高到800公里,重点是充电时间缩短在1分钟。按照公司的说法,这款电池能够在2023年实现量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万向或许能抓住下一波机遇实现爆发。”上述分析人士称。

来源:时代周报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