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杨裕生:电动汽车在“退坡”条件下应如何发展?

2016-01-25 14:44
Radow
关注

  第二篇文章是对“十三五”的电动汽车在“退坡”条件之下应该怎么发展的问题。今天的题目本来我要讲这个问题,由于时间很短,我就不从头细致地讲了,我下面重点说几个问题。

  刚才说“退坡”,“十三五”需要补贴3900亿,还没有包括各个地方的补贴,现在要求1:1,还得需要4000亿。现在已经有许多城市补贴不起了。补贴是怎么计算的?有一张表,“十三五”和“十二五”要完成500万辆,每年大概完成多少,有一个增长的过程,这五年共计补贴需要多少。这样大的补贴数,四个部委领导就定了要补贴这么多,并没有经过人大常委会批准,“十三五”的预算是要下个月开人大代表大会才能讨论。如果要加速“退坡”也有一个顾虑,现在的方案是明年、后年“退坡”20%,再后年,再大后年“退坡”40%,就是3898亿,如果每年“退坡”20%,也需要2553亿,如果每年“退坡”25%,经过四年退完,也要1770亿,这是很庞大的数,都是诸位在座的纳税人交的税款出来的。昨天大会报告里有一个数,全世界的补贴以及各种优惠政策总共是160亿美元,算成人民币大概是1000亿。其中,中国过去十几年中大概占了一半以上。过去搞了50万辆不到,今后还有450万辆,所以,这个数额相当可观。

  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来发展建议,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拿这个指导思想作为衡量的准绳,补贴过高是发展质量和效益不高的第一个原因。19位院士,包括在座的郭孔辉院士,我们一起提的建议已经交到中央去了,建议包括三个主要内容。

  1、国务院要为“十三五”电动汽车补贴总额设定1000亿为上限,而不可以让四部委“用了算”。

  2、实行“责任指标,超额有奖,以罚促产”。

  3、继续支持电动汽车技术进步。

  如果以1000亿为上限,我们也考虑了一个设想的方案,还没有能够明确是不是采纳。

  政策上要做完善,单纯靠补贴,而不向生产企业提出责任要求,是发展质量和效益不高的第二个原因。这是我们总结过去三个五年计划很重要的教训。

  19位院士提出来的“责任指标,超额有奖,以罚促产”,是参考了美国加州的政策措施,美国加州的政策措施核心内容是要求汽车生产商在加州销售的乘用车、小型车当中必须含有一定比例的零排放和部分零排放的车辆;要求到2020年在加州销售的汽车中应该有6%的零排放和3.5%的部分排放的车,按积分多少进行赏罚。

  我们认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参考他们怎么做,这次百人会上也有一个专题研究,提出来一个类似的意见。各个汽车厂必须要销售到一定比例的电动汽车,美国企业担当了这个责任,中国的企业没有理由不这么干。

  第三个问题,向无补贴过渡中应该有基本条件,这个文字都有了,我就不详细讲了。

  其中讲到的第三个问题,思想要前进,观念要更新。三个观点:

  1、车的差价愿意用节油的油价来抵偿,这是对用户来讲的。

  2、推动电动汽车发展是国民的义务和责任,节油减排是对国家的贡献,要有光荣感,要有这样的思想认识,这是对我们全民来讲的。

  3、改变通过高补贴,从国家捞一把的想法,汽车企业要用真本领占领市场,这个主要是对汽车企业说的。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