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电池降价显“怪象”

2017-05-26 10:31
络遇
关注

据了解,今年动力电池企业不仅面临产业与上下游的压力明显增加,动力电池产业还面临高端产能不足,低端产能过剩的风险。在技术、产能、资本实力多重压力下,不少电池企业正面临着被淘汰的风险。

一直以来,新能源汽车的价格明显高于同级别的燃油汽车,这也是新能源汽车对消费者吸引力不足的核心因素。因此除上述“困境”之外,动力电池企业还新增了一个难题,那就是如何在短时间之内实现电池降价。

而作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零部件,动力电池的成本占据整车成本的30%-50%。因此,进一步降低电池成本、提高电池性能成为全行业的使命。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之后,汽车企业不得不“倒逼”动力电池企业降价。

然而,自开年以来,电池原材料的价格只升不降,包括钴、镍、铜、碳酸锂等原材料不断上涨,动力电池企业是否还有降价的空间?同时,在双重压力之下,动力电池企业该如何实现降价的诉求?不过,此举也导致了行业内不少的“怪象”出现。

价格显乱象电池厂深受其害

补贴新政直接挂钩能量密度、补贴退坡等政策调整,直接导致了整车厂强势要求电池企业降价。整车厂与电池企业陷入议价的僵持战。据了解,目前双方预期价格相差幅度达到了10%-20%。在低价的诉求下,难免会出现以次充好,以低价扰乱市场的情况,不少车企在选择电池供应商的时候也会受到干扰。

面临供应商与客户的两头挤压,今年动力电池报价呈现越来越低的趋势,磷酸铁锂电池价格报出了1.6元/wh,三元电池更低。对比去年2.2~2.5元/wh的价格,磷酸铁锂电池价格下降幅度达到40%以上。

动力电池价格最大降幅已达40%

在今年的国家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方案中,国家对电池能量密度提出了更高要求,尤其是在纯电动客车领域,电池能量密度水平直接与补贴幅度挂钩。基于这样的情况,今年各大车企对电池能量密度要求至少在95wh/kg以上,有些大客车企业更是直接要求电池能量密度达到115wh/kg以上。

而从知情者得知,目前部分不良企业不仅仅是对动力电池报价出现乱报,就连能量密度115wh/kg以上的电池也是“胡诌”。这些不理智的行为,已经影响到动力电池产业的健康发展,而且也严重扰乱了市场行情。

实际上,在电池价格问题上,车企提出了20%甚至更高的降价要求,而电池厂却因为原材料上涨,表示成本压缩只能控制在10%—15%,二者在价格诉求还存在一定的差距。由此仅仅在电池价格问题上,不少车企和电池厂的谈判还在一种博弈和胶着的状态中,而目前市场上混乱的价格,也不同程度影响到了车企与电池厂的合作。

“从动力电池行业来讲,价格乱象丛生必定会给行业的健康发展带来阻碍。”东莞迈科新能源有限公司研究院院长张新河认为,动力电池价格逐步下降是符合市场规律的,但是恶意的降价竞争,只会对整个产带来负面的影响。

据了解,目前价格乱象多存在于一些中小型电池企业,大型电池企业的价格下降并不是很明显,中南大学化学电源与材料研究所唐有根博士坦言,“面对材料上涨等因素,品质良好的动力电池很难实现大幅度降价”。

张新河还认为,电池企业要想拥有降价的能力,必须在市场发展中和供应商以及客户建立深度的战略合作甚至是绑定关系。同时,还可以通过内部和外部的整合,来进行供应链的防御,规避市场供给波动带来的价格风险。

行业专家也认为,从整个产业链来看,不理性的“价格战”并不利于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构建良好的市场环境需要整个产业链的高度配合。

价格压力需要双向解决

随着补贴的下滑,补贴发放周期延长,车企选择动力电池供应商时还要考虑其企业发展状况,技术水平与综合实力。车企为了长远发展计划,更希望有稳定的供应链关系,供应商也能有长期的稳定发展。

车企与上中游企业战略合作已是大势所趋

据张新河介绍,现阶段在新能源汽车推广中,主要有4种模式:北汽的造车及运营整合模式;BYD的全生产链垂直整合和全球运营模式;CALT与上汽的从部件到整车再到运营的整合模式;沃特玛联盟的抱团整合与运营模式。

“未来还会有一个以核心技术支撑,打通新能源发、输、配、用四大环节的全产业链合作整合,借助融资推动的模式兴起,发挥资源有效合理配置。”张新河补充道。

具体来看,国轩高科在2016年就已建成年产8000吨正极材料生产线,规划产能为五万吨,可保证在动力电池正极材料上的自给自足。此外,该公司还入股北汽新能源,持有3.75%的股权,使两者的合作关系更加的稳固。

比亚迪也在原材料领域有所布局。去年,比亚迪就公告称其将与青海盐湖工业、深圳市卓域成投资公司共同出资设立新公司青海盐湖比亚迪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新公司专门从事盐湖锂资源的开发、生产与销售,主要生产碳酸锂、氢氧化锂等产品。

据了解,除了上述注资入股上下游企业的方式以外,动力电池企业与整车企业正在从单纯的供应链合作走向相互的深度融合。

近日,国轩高科公告称,子公司合肥国轩与弘卓资本合作设立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国轩高科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专项投资于北汽新能源B轮增资。其实,国轩高科在北汽新能源A轮融资时已经入股,双方在新能源汽车以及动力电池项目合作上早已展开布局。

与此同时,早在今年2月,宁德时代投资3000万欧元参股芬兰维美德汽车有限公司获得该公司22%股权,双方将共同致力于电动汽车领域的技术合作。而近期宁德时代和上汽的合作,更是在业内被看作是合作的典范。

对于动力电池企业而言,参股整车企业,最主要的意义在于其产品开发、技术布局可以更多的从整车企业的角度来进行入手;而对于整车企业而言,这不仅是资金融合,也可以保证动力电池的供应,同时最大程度的降低生产成本,为新能源汽车从政策导向走向市场导向做前期准备。

“在加强供应链协作的同时,动力电池企业可以通过加大内部管控,这是目前为止最为有效的降低成本的方式。”唐有根表示,方式主要有两种:修炼内功—研发应用新材料,开发新产品;升级“招式”—提升产线合格率。

“研发应用新技术,降低单位生产成本是电池企业必须长期修炼的内功,同时稳定的合作伙伴也不可或缺。只有这样,电池企业才具备降价的资本。”张新河最后总结道。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