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充电桩企困局:补贴发放不及时,申请过程出“乌龙”

一边是新能源汽车补贴正大幅退坡,另一边是充电桩迎来了“大补贴时代”。

3月26日,国家财政部下发的相关文件中明确提出,新能源汽车补贴过渡期后,补贴政策由之前新能源汽车购置税补贴,转变为对充电(加氢)等基础设施等方面的支持。但具体实施细则,至今未推出。

有充电桩业内人士开始忍不住吐槽:“这也太慢了!”

但是,就算实施细则能快速出台,企业就能立刻拿到补贴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事实上,近两年来,为破除新能源汽车充电难题,国家及地方一直在陆续出台充电桩补贴政策。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去年6月底,共有64个省市明确了充电桩建设补贴和运营补贴标准,但补贴下发速度却参差不齐,甚至部分地区的补贴迟迟未能全部到位,而究其原因,则是内、外因共同的作用。

在长时间高投入、低产出的“盈利困境”中,对于很多充电桩建设和运营企业而言,补贴意味着“雪中送炭”。那么,该如何高效发放这笔资金,真正发挥它的导向作用?在充电桩市场进入大补帖时代之前,这不但值得行业人士深思,更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各地发放速度不一,个别企业申请过程中出“乌龙”

目前,全国多省市的充电桩补贴政策已经落地,而各地区的补贴标准不同。补贴形式大致分为两种:第一种是按照充电桩建设总投资的比例进行补贴(例如,北京、深圳、成都等地补贴金额为充电桩建设总投资的30%),并设置上限;另一种是按照充电桩充电功率进行补贴。

尽管各地补贴政策早已出台,但补贴发放的进展程度却有所不一。为更充分详细地了解情况,第一电动近日调查访问了分布于北京、杭州、深圳、青岛、贵州等地区的几家充电桩企。

其中,贵州省补贴发放或较为顺利。以电庄股份为例,其在贵州省贵安新区建设大型充电站的过程中,已经获得了地方政府30%建设总成本的补贴支持。

但是,其余北京、杭州、深圳、青岛等地区的补贴发放都有不同程度的延迟现象。并且,从开始申请补贴至今,接受调查的几家企业大都没有拿到补贴(北京一家拿到过一次)。有的甚至还在申请过程中,陷入了相关部门互相推诿的尴尬局面。

“今年年初我们就开始申报了,但过程有点尴尬:区住建局和市住建局互相推诿,区说‘我这没问题,只要市里报完了,我们就通过’;市里又说要区里先报上来……我看还是要靠脸熟。”杭州某充电桩企告诉第一电动,“关键补贴总额是有限的,如果报得慢了,就算申请通过了也拿不到钱”。

另外,深圳的两家企业,自去年7月申请以来,至今也都没有拿到补贴。“我们的几个站点没有达到深圳市的补贴标准,但申请到了区里的补贴。去年7月申请的,按理应该今年1月份发放的,但至今还未发放。”深圳市坪山区某充电桩企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电动。

据《坪山新区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扶持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第八条显示,每年7月、8月由新区和财政局进行集中受理,申请人申请后,经新区发展和财政局审批通过的,扶持资金将在次年1月份一次性发放。

关于补贴发放速度缓慢的问题,有的企业比较“佛系”,因为“不差钱”。以上述杭州桩企为例,其背靠大型房地产母公司,2017年母公司净资产已达11亿。

但还是有别的担忧:“其实对我们来说,补贴需求并不急切,主要是为了通过政府的报备。否则后期可能会出政策,未通过报备的都是非法运营…那就惨了…”

还有一部分企业表示理解。“其实,关于补贴发放这件事,我看到的是,政府每天都在‘马不停蹄’地做。如果现在政府确实人力物力有限,只能达到目前这种发放周期,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华商三优相关负责人表示。

但对于一些情况较为特殊的桩企而言,补贴需求就较为急切了。以深圳市另一家已经申请到市级补贴的充电桩企业为例,该桩企的负责人告诉第一电动,“我们主要是做公交巴士配套服务,成本回收周期很长,在这个过程中,补贴对我们而言还是很重要的”。

站多桩多,现场核查难

“从申请通过到补贴到账,仅需要两到三个月。但从开始申请到拿到补贴,却需要半年左右时间,时间主要耽搁在‘现场核查’这一步上。”华商三优负责人告诉第一电动。

据了解,充电桩补贴的流程主要分三步,以北京市为例。首先,企业需接入北京市公用充电设施数据信息服务平台,确保符合行业主管部门互联互通等相关要求,且获得相关证明;其次,企业充电站需要接受核查;最后,向发改委提交申报材料,申请补贴。

这个过程中,第一步仅需2-3天的时间,但第二步却需2-3个月的时间。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北京市累计有82家充电设施运营企业将数据接入了公用充电设施数据信息服务平台,平台上线运营的社会公用充电场站2100个,充电桩2.11万根(2019年春节左右又接入了一批,具体数字未获悉)。这么多充电站,需要同时接受数据信息服务平台、专家、政府管理单位,以及厂家四个部门的联合核查,工作量可想而知,耗时久也成了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深圳那家做公交巴士配套服务的桩企,其负责人却表示,他们的核查环节进行得很快,仅两周的时间就完成并通过申请了,补贴却等了半年多都没有发放下来。

对此,华商三优提出两点分析:

“第一,要注意建站周期。所有的补贴都是分批次发放的,比如2018年6月-2019年2月之间建成的站,会划分为同一批来发放补贴。对于2018年6月建站的人来说,即使他自己的站点已经核查完成(并申报完成),也仍需要等待次年2月的新建站点全部核查完成(一起走发放程序)。所以,他的等待周期就会比较长一些”。

“第二,企业规模悬殊造成的小型企业等待周期过长。比如,A企业只有两个站点,B企业有300个站点。那么极有可能,A的两个站点核查完成后,它还需要等待同批次的B企业。只有这302个站点全部核查完成后,补贴才会真正开始走下发程序”。

另外,政策的变动可能也会为企业的申报带来一定麻烦。就拿杭州来说,“去年规定补贴要按位置申请,两个站靠太近(市区内3公里,周边4公里,郊区5公里)不得申报;今年改了,没有距离限制了。”某初创型桩企负责人告诉第一电动。“去年我们没有申报过,因为我们的建站计划今年才刚刚开始。”

那去年申报过的企业呢?今年条件放宽了,是否要考虑再补报,程序是否要再走一遍?这些都不得而知。

政府细化措施加快发放速度,桩企要加强运营摆脱补贴依赖

此次访问过程中,不止一家企业向第一电动表态:“希望国家政府能够多多地支持我们”。

“我们每投资一个站,都是需要回收周期的,短的三四年,久的可能要十年。对于较大型的企业而言,可能因为有后续的资金支持还能扛住,但对一些中小型的桩企来讲,可能会对影响到它们的生存。”华商三优相关负责人坦言。

对于如何促进加快补贴发放,华商三优给出了相关建议:

●保持目前公共站、内部站补贴力度,并且细化不同场景的补贴归属。例如,满足小区居民充电需求的站点,既不能严格归为公共开放,又不能算是内部专用,此类情况在申报补贴时会因专家主观判断不同而有所差异。故建议明确各类型场所的归属性,便于运营企业申报。

●建议增加运营车辆补贴类型,针对公交、出租等专用充电站,给予一定充电补贴奖励,调动车辆运营企业和充电站运营企业积极性,提高专用充电站运营效率。(补贴奖励可参考目前公共站运营补贴,对年度充电量给予相应补贴,考虑其专用性及充电量相对较大,对补贴额度进行调整)。

●建议对于城市公共服务的项目,要与纯经营性充电站区分,简化补贴手续流程及相应要求文件,鼓励企业共同打造城市绿色能源网络,提高新能源替代速度。

与此同时,中小型企业也应该尽快摆脱对补贴的依赖。万帮新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星星充电董事长邵丹薇曾向《电动汽车观察家》表示,对于有些企业而言,补贴非但不会很好地帮助企业的成长和建设,说不定还会成为一个沉重的包袱。

“我们在2015年、2016年投了很多不成功(利用率极低)的站。”邵丹薇解释说,当时的补贴,能覆盖充电场站投资的七八成,但“后来才知道这样的算法是不科学的。看上去投资的成本被大幅覆盖,但没有算运营的成本、电力运维的成本,还有巨大的管理成本,还有(闲置导致的)口碑的伤害”。

邵丹薇说,“看到新政更多补贴向充电转移,一方面为国家政策叫好;但另一方面,也担忧会有很多运营商持有像我们2015、2016年那时的投资心态进入产业。他们如果没有人提醒的话,两三年之后就发现,投下去的资产越大,负担就越重、包袱也越大”。

另外从本次的访问结果来看,对补贴“佛系”心态的桩企也不少,并不只有房地产企业的子公司。更多的企业,都通过更好的运营方案减短了投资回报周期。很显然,一旦脱身“盈利困境”,补贴就不再是雪中送碳,而只是“锦上添花”。

如何盈利?华商三优认为,企业应该将工作重心更多地放在运营上,提高充电桩利用率。“每当我们发现有哪个站点运营得不好,市场项目的负责人和技术人员就立刻去到现场进行勘查,然后想办法提升站点的充电量,这样回收周期会比较短,成本回收就比较快,也较容易实现盈利”。

另外,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标准化管理中心副主任刘永东也曾表示,充电运营企业要想赚钱,要变成能源提供商。“一方面,有很大的充电电量,可以和电网谈判,获得更便宜的电价;另一方面,在高峰向国网放电,成为能源的提供方,也能赚钱。可能到这一步,充电运营商的价值才能得到更好的体现”。

作者:安小曼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