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禁售燃油车,但从未被官宣

禁售燃油车,但从未被官宣

很多时候,“你以为”的并不准确。比如,

你听到,“工信部将会同相关部门,制定中国停止生产销售传统能源汽车的时间表。”

你以为,“不得了啦,国家要禁售燃油车啦,老百姓以后只能开电动车啦。”

真相是,官宣从未提到“禁售燃油车”,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和传统燃油车的升级并行,且从未改变。

就“禁售燃油车”的话题,《电动汽车观察家》征询了多位业内权威专家和企业技术负责人,他们持有以下几点共识:

对于国家,能源多元化战略事关国家安全和国计民生,也是汽车产业升级转型的一大背景。发展新能源汽车基于此,不放弃燃油车同样基于此。

对于消费者,不需要为“以后还能不能开燃油车”而焦虑。

其一,推广新能源汽车,最先涉及的是公共用车领域,且推广将分试点逐步推进。其二,在私人用车市场,新能源汽车对燃油车的替代效应是消费者自主的,循序渐进的,政策层面不可能“一刀切”。

一句话,在绝大多数地区,消费者如果买新能源汽车,原因一定是“比燃油车值得买”,而不是“没有燃油车可买”。

对于传统车企和零部件企业,应该认识到,电动化趋势不可阻挡,只有积极转型,才能在汽车“四化”(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浪潮中存活,夺得先机。

“传统能源汽车”是什么?

2017年9月,在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上,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一些国家已经制订了停止生产销售传统能源汽车时间表,目前工信部也启动了相关研究,也将会同相关部门制订中国的时间表,这些举措必将推动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环境和动力发生深刻变化。”

类似的提法还出现在北汽和长安等传统车厂的产品规划中。

禁售燃油车,但从未被官宣

7月20日,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宣布,“7月31日前,北汽自主品牌在北京地区全面停止传统燃油车的生产”。

2017年12月,北汽宣布,到2020年在北京市全面停止自主品牌传统燃油乘用车的销售;到2025年在中国境内全面停止生产和销售自主品牌传统燃油乘用车。

2017年10月,长安汽车发布了“香格里拉计划”新能源战略,宣布到2025年,全面停售传统意义燃油车、全谱系产品电气化。长安总裁朱华荣曾提示,“不要误解长安的‘香格里拉计划’,”2025年停售的只是传统意义上的燃油车,但并不会放弃高效内燃机。”

“传统能源汽车”、“传统燃油车”和“传统意义上的燃油车”是什么?北汽集团新技术研究院副院长陈平认为,虽然字面表达稍有不同,但这几类车指的都是完全由发动机驱动的车型,且区别于节能与新能源汽车,而后者是国家积极推广的。

2012年6月,国务院印发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下称2012-2020规划)指明,新能源汽车是指采用新型动力系统,完全或主要依靠新型能源驱动的汽车,主要包括纯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燃料电池汽车;节能汽车是指以内燃机为主要动力系统,综合工况燃料消耗量优于下一阶段目标值的汽车。

也就是说,能耗够低、够节能环保的燃油车归为节能汽车,而不属于上文提到的传统燃油车。

从未放弃燃油车(高能耗的除外)

上文工信部的表态,是各方热议中国将禁售燃油车的由头。但在汽车行业资深专家张书林看来,工信部提出在研究禁售传统燃油车的时间表,战略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不应该理解为,将来某一天,国家要禁止燃油车生产。

张书林指出,从2009年提出“积极发展新能源汽车”,到如今表态将研究传统燃油车禁售时间,国家对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的支持是一以贯之的,从未将节能的燃油车排除在支持范围之外。

——2009年3月,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国务院制定了《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下称2009规划),规划期为2009-2011年。这是中国首次从国家层面提出,要积极发展新能源汽车。2009规划还强调,注重改造传统产品与推广新能源汽车相结合,提高传统乘用车的节能、环保和安全技术水平。

——2010年10月,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下称新兴产业发展决定),将新能源汽车列为7个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同时大力推进高能效、低排放节能汽车发展。

——2012年6发布的2012-2020规划,基本原则之一是“加快培育和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推动汽车动力系统电动化转型。坚持统筹兼顾,在培育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同时,大力推广普及节能汽车,促进汽车产业技术升级。”

——2012-2020规划正式提出推动汽车动力系统电动化转型,并确立了以纯电驱动为新能源汽车发展和汽车工业转型的主要战略取向。

禁售燃油车,但从未被官宣

习近平在上汽考察

——2014年5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汽集团考察时表示,“发展新能源汽车是中国从汽车大国迈向汽车强国的必由之路”,“新能源汽车技术研发能不能占领制高点,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汽车行业竞争的焦点。”

——到2015年5月, 国务院发布《中国制造2025》时,节能与新能源汽车被纳入要大力推动、重点突破的领域,属于高端装备创新工程。和5年前的新兴产业发展决定相比,节能汽车和新能源汽车并驾齐驱,并且排位从第7名(一共7项)上升至第6名(一共10项)。

梳理国家层面对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的规划进程,张书林表示,既把新能源汽车作为动力转型的重点产业,也继续支持传统汽车的技术进步,这个定位是从2009年就确立的,是连续的,统一的。

他还指出,《中国制造2025》的基本原则之一是,市场主导,政府引导。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步骤和节奏,主要依托于市场规律,不会人为禁止生产、销售燃油车。

谈“禁售”,战略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既然国家从未放弃对燃油车的技术升级,为什么要提出研究“禁售”时间?

一位业内专家认同,张书林关于战略意义大于现实意义的判断。他认为,此前,中国对新能源汽车的政策扶持仍以财政补贴、基础设施建设、路权优惠和双积分支持等激励措施为主,去年以来开始谈“禁售”时间,一定程度是由于受国际环境的影响。

近年来,英国、法国、德国、印度、挪威、荷兰和以色列等国,均有部分政党或议员提出禁止燃油车上路的时间点。作为汽车大国,中国响应“禁售”话题,是向国际社会表态,表明汽车产业升级转型的决心。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一定要确定“禁售”时间。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国家从政府层面明确禁止燃油车产销,所有“禁售”议题都只停留在倡议和讨论阶段。各国政党之间和议员之间对是否“禁售”、“禁售”时间的争论也从未停止。

以全球电动汽车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挪威为例。2016年,挪威当地媒体DagensNaeringsliv援引挪威自由党议员Ola Elverstuen的话称,挪威四大政党已经达成一致,计划到2025年在该国停售燃油汽车。

禁售燃油车,但从未被官宣

马斯克发推称赞挪威2025年禁售燃油车

特斯拉CEO马斯克随即发推祝贺,称“刚刚听说挪威将在2025年禁售燃油车。多么令人惊叹的国家啊!你们太棒了!”

几天后,剧情反转。挪威保守党议员Tina Bru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禁售燃油车一事,称Ola Elverstuen 的话误导了公众。Ola Elverstuen随后也澄清,政党间只是就2025年小排量和零排放的汽车保有量数字达成了一致,并没有确定禁售燃油车的时间。

最新呼吁禁售燃油车的声音来自英国。今年10月,部分英国国会议员要求政府将禁售燃油车车的时间提前8年时间,即从2040提前至2032年,以避免英国在全球电动化转型进程中落后。在这些议员看来,2040年禁售燃油车的目标毫无挑战性可言。

英国汽车生产商与经销商协会执行长Mike Hawes强烈反对提前禁售燃油车。他说,“提议2040年禁售燃油车已经很难实施了,2032年禁售绝无可能。”

在德国,部分议员要求2030年后禁售燃油车的提议也遭到业界的激烈抵抗,德国总理默克尔坦承,自己无法给出禁售燃油车的时间。

中国企业为啥停产燃油车?

除了向国际社会表态,中国研究禁售传统燃油车时间表,其战略意义还体现在对传统汽车行业发出警示,督促相关企业加快传统汽车升级和新能源汽车转型。

和强硬抵制政府禁售议案的国外车企相比,国内的车企似乎乐于接受禁售倡议,如北汽和长安都明确了停售传统燃油车的时间。

为什么宣布停售?仅仅是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吗?并不是。

禁售燃油车,但从未被官宣

2017年北京品牌和北京奔驰收入

来源:北汽2017年财报

以北汽为例,北汽2017年财报显示,当年,集团旗下北京品牌的总收入175亿元,仅为北京奔驰同期总收入的15%。2017年,与北京奔驰相关的收入同比增长36.9%,与北京品牌相关的收入则同比下降43.7%。

总收入大跌,直接原因是传统车销量大幅下滑。2017年,北京品牌乘用车销售23.6万辆,同比下降48.4%。

东方不亮西方亮。

今年1月,北汽新能源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公司共售出103199辆新能源汽车,同比涨幅达98%。今年1-9月,北汽新能源累计销售8.67万辆,虽然低于比亚迪13.72万辆的销量,但和传统车业务相比,北汽新能源的销量已经十分强劲。

基于在传统车业务上的劣势,北汽即便不宣布停产燃油车,相关业务继续萎缩也是大概率事件。只不过,此时高调发布停产计划,更能体现北汽作为国企,拥护国家产业政策的觉悟。对于传统车业务同样走下坡路的长安而言,情况和北汽类似。

张书林认为,北汽和长安确定将退出传统燃油车市场,利于企业集中力量发展具有相对优势的新能源汽车产业,有希望形成动力转型的优势,是明智选择。他同时指出,企业不再生产传统燃油车,是企业的战略决策,和国家提出制定禁售时间表没有直接关系。

新能源车:待我性价比提高,车主买我可好?

“禁售燃油车”话题引发广泛争论,甚至质疑。一大原因是,目前的新能源汽车,对燃油车并未形成竞争优势,远无法大规模替代燃油车。

那么,新能源汽车何时有机会替代燃油车?

张书林认为,如果新能源汽车的技术水平、性价比、出行和使用便捷性、智能化水平全面达到或超过燃油车,对燃油车的替代效应将开始显现,并逐步加速。他预计,从2025年开始,也就是《中国制造2025》的目标年,新能源汽车在以上四个方面的优势有望形成,将具备替代燃油车的条件。

眼下,除了在智能化方面具有先天优势,新能源汽车存在成本高、续航短、充电基础设施不足、起火事故频发等劣势。每一项劣势,都可能让想尝试新能源汽车的消费者望而却步。如何逐步减弱,进而打消消费者的顾虑?

汽车行业资深人士田永秋认为,虽然国家不会一刀切地禁售燃油车,但一定会持续推进新能源汽车的发展,确保这项战略任务顺利达成。

“这是一套组合拳”。田永秋这样评价国家在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方面的动作。

一方面,针对企业,出台双积分政策,限制高油耗车型生产;发放补贴,鼓励企业生产新能源车型;制定新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规定禁止新建独立燃油汽车整车企业等。

另一方面,针对消费者,田永秋认为,国家会制定一个一揽子计划,让消费者切实感受到开新能源汽车更方便,更环保,更省钱。从开放路权、不限牌照和充电基础设施完善等方面着手,为消费者营造使用新能源汽车的友好环境,帮助消费者培养使用新能源汽车的习惯,习惯形成了,自然而然就愿意买,愿意开了。

油车不死,新能源车可期

推广新能源汽车的“组合拳”,国家在打,地方也在打,而且速度更快。

2018年4月1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下称国务院支持海南改革意见),提出要科学合理控制机动车保有量,加快推广新能源汽车和节能环保汽车,在海南岛逐步禁止销售燃油汽车。

在两天之前,4月9日的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海南省省长沈晓明表示,“海南省政府最近正在密集地研究未来新能源汽车在海南的发展问题,将出台一个关于新能源汽车的规划,计划在2030年以前实现全岛使用新能源汽车,其中包括一部分燃气汽车,实现步骤是政府机关用车先行,第二步是公用事业用车,比如公交车、出租车、环卫车等,第三步才是私人汽车。”

海南成为全国第一个明确时间,100%使用新能源汽车的省份。

其他省份和地区,虽然没有提出禁售传统燃油车,但几乎都在不遗余力地加速新能源汽车推广:

——2017年7月,深圳市发布《深圳市 2016-2020 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工作方案》,推动分时租赁车、网约车于2020年底前全部实现纯电动化;

——2018年7月,北京市制定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鼓励购买、使用新能源车,到2020年,全市新能源车保有量达到40万辆左右;

——2018年9月,《山东省新能源产业发展规划(2018-2028年)》发布,要求自2019年起,全省各级党政机关及公共机构购买机动车辆,全部选用新能源汽车,鼓励和支持居民优先购买和使用纯电动汽车或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

——2018年9月,《安徽省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实施方案》发布,要求2020年底前,合肥及有条件的城市建成区公交车全部更换为新能源汽车;

……

就以上各地的推广规划而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尤其是在公共用车领域的大规模应用是大势所趋。而普通消费者,并不需要过分担心燃油车(能耗高的除外)的未来。用张书林的话说,“只要有燃油供应,就不会人为禁止燃油车使用。”

“燃油车不死”,是国家能源多元化的发展战略决定的。多元化的能源发展观,也是国家最初制定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的一大背景。

国家新能源汽车创新工程项目专家组组长王秉刚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对国家而言,能源多元化是最安全的。

禁售燃油车,但从未被官宣

2018年北海道地震发生后,电动汽车作为备用电源发挥了巨大作用

来源:中国驻日大使馆官网

他举例说,一旦发生地震,如果电路中断,电动汽车无法运行,这时候,加油站、燃油车就派上用场了;反过来讲,日本经历大地震时,燃油供应不上,照明系统瘫痪,又可以利用电动汽车的放电功能照明。从这个角度来讲,应该有多种能源支撑国家发展。

谁该焦虑?

顾客是上帝,既然没有明确“禁售”,自然无需焦虑;最该焦虑的,是传统车行业相关企业。

法国IMCS公司总经理詹文章认为,在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强劲发展的产业背景下,零部件的洗牌是必然的。未来,只做发动机的企业一定会走下坡路;专注电动化和电子控制业务的企业则有更大的上升空间。

“关键是面对变革,这些企业的心态如何,”詹文章说,“如果对新能源汽车仍持怀疑态度,不愿转型,当变化(禁售传统燃油车)到来时,一定会被淘汰,如果能及时调整业务,做一些和新能源汽车相关的业务,这些企业还是有一些技术优势的。”

陈平也认同,产业变化必然导致零部件供应商体系发生深刻变化。他表示,很多有实力的大企业都已经着手转型。以博世为例,发动机是其传统主业,但近年来,博世在电池、电机、热管理系统、电子电器构架和智能网联方面的业务正在大幅扩展。

禁售燃油车,但从未被官宣

康明斯在2018德国汉诺威工业展展出搭载其混合动力系统的车辆

大幅转型的还有柴油机制造巨头康明斯。上述业内专家透露,十年前,他曾到康明斯做过柴油机的产品规划,如今,再次到访康明斯,电机已经成为这家柴油机百年老店(康明斯成立于1919年)的重要业务。“动力总成的改变,意味着时代的改变,不只是中国,全球市场都是如此。”他说。

企业转型必然带来员工转岗的问题。传统业务下滑甚至消亡,传统车企和零部件企业的员工怎么办?田永秋认为,随着汽车行业“四化”的到来,企业员工的知识结构必须更新换代,和企业一样,固守原有业务,不转型,必然被淘汰。

“四化”对愿意转型的人才是大好机会,人工智能领域工程师的工资,可能是传统铸件工程师的上百倍。”田永秋介绍,目前,高校汽车专业的人才培养系统也开始调整,人工智能、芯片和自动驾驶专业的比例都在上升。

对于已经在传统汽车行业工作多年的基层员工,要在短期内重构专业知识,重头积累经验,不会容易。不过,与其焦虑,不如早做转型打算,否则,工作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完)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