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新能源汽车网

汽车制造

正文

李斌“做续航没太大技术含量”惹争议,不妨多关心蔚来的未来

导读: 今天下午,蔚来汽车CEO李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味地做续航,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比如只要电池装得多一点,牺牲内饰、空间等方面使车轻一点,就这么几招。

李斌“做续航没太大技术含量”惹争议,不妨多关心蔚来的未来

作者:龚进辉

今天下午,蔚来汽车CEO李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味地做续航,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比如只要电池装得多一点,牺牲内饰、空间等方面使车轻一点,就这么几招。

他还表示,一味增加电池容量不是好方法,会影响车辆的性能,只要适度就可以了,真正需要的是把充电加电服务做好。此言一出,顿时在网上激起千层浪,批评的声音比比皆是。比如,独立车评人“38号美系性能控”直言,李斌这一说法与“日本车省油是因为车轻”一样的逻辑。

“照你这么说,人家Model3的24组碳化硅场效应管开关元件变频调速永磁同步+异步感应电机、330Wh/kg镍钴铝酸锂电芯和高密度电池包、高效热管理技术、250kW峰值超充这些都不需要技术了是吧?”该车评人说道。

抛开李斌这一争议性言论的正确与否不谈,其治下的蔚来处境并不乐观,甚至被外界质疑正在失去未来。一周前,蔚来发布了上市以来的首份财报,2018年其仍处于巨额亏损之中,且亏损幅度还在扩大。

财报显示,2018年全年,蔚来总收入为49.5亿元,净亏损为96.4亿元,比2016年(亏25.73亿)、2017年(亏50.21亿)的亏损总和还要多得多。其实,2018年蔚来表现还算不错,全年共交付了11348辆汽车,不仅赢了与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的“年内交付1万台”的赌局,而且走在造车新势力的前列。

不过,蔚来的抢眼表现难掩巨亏的尴尬,根本原因在于高额的销售成本及经营费用拖后腿。2018年,蔚来汽车销售成本高达7.57亿美元,比总营收还高,总研发费用、总销售及管理费用分别为5.815亿美元、7.769亿美元。不得不说,蔚来在成本管控上与其对标的特斯拉存在较大差距。

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总研发费用方面,特斯拉在早期研发收入高速增长,但达到2亿美元后增速开始放缓,而蔚来去年研发费用就已达到惊人的5.82亿美元,相当于特斯拉2009-2011年之和;总销售与管理费用方面,蔚来支出也很庞大,交付第一年就接近8亿美元,而特斯拉在2015年才达到类似水平。

事实上,蔚来巨额亏损已让不少投资人失去信心,李斌的一席话更让人心灰意冷。他坦言,短期内亏损的情况很难改变,最乐观的预计是,亏损幅度明显收窄要等到ES6批量交付以后。换言之,未来一两年,蔚来巨额亏损的局面仍将持续,这显然不是个好消息。

众所周知,造车投资大、回报期长,创业者的造车梦前期靠投资人真金白银的投入,但投资人不可能无节制地投入来支持李斌们烧钱激进扩张。放眼未来,蔚来终究需要具备自我造血能力,来支撑后续发展,而且越快越好。但事与愿违,李斌这番明确表态,无疑给投资人浇了盆冷水,更让他们担心的是,蔚来在发展过程中面临一些隐忧,用“内外交困”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对外,特斯拉正对蔚来形成一定的冲击。前不久,特斯拉宣布下调全系8款车型在华销售价格,最高降价幅度超过34万元,这是其进入中国市场以来降价规模和幅度最大的一次,此举非同寻常。尽管李斌回应称蔚来不会采取降价的方式来扩大市场,但特斯拉无形中对蔚来形成压力是不争的事实。

要知道,特斯拉定位于豪华品牌,这在电动车产品型谱中属于相对蓝海和少竞争的市场,目标群体和需求也相对有限。这次整体降价,结合后续的国产化进程,将进一步提高特斯拉的价格竞争力,有利于其扩大受众面,与蔚来等造车新势力品牌争夺客源在所难免,后者在与前辈特斯拉竞争中可能占不到便宜,面临更恶劣的生存环境。

对内,蔚来运营模式存在潜在风险,其采用“按需生产”的直营模式。订单充足的情况下,前期交付量主要受制于产能,不太容易受到当期市场波动的影响。比如,2018年最后两个月,ES8产能爬坡到3000台以上,分别交付3089台、3318台,说明ES8不愁卖。

不过,进入2019年,ES8没有延续去年大火的势头,市场需求出现一定程度的疲软,前两个月分别仅交付1805台、811台。对此,蔚来方面解释称,ES8交付速度比预期慢,原因在于新年周边的季节性放缓和中国的新年假期,这一解释没毛病,但其提及的“预计中国将在2019年减少电动汽车补贴,去年年底加速交付”更引人关注。

不难看出,政策因素不仅促使蔚来去年年底火力全开交付,也将影响其2019年的交付进度。第一季度如此,第二季度也不容乐观,蔚来方面承认,预计2019年第二季度的交付将反映出持续疲软,“因为我们在等待2019年中国电动汽车补贴政策的结果和宏观经济状况的改善。”

在我看来,2019年电动车补贴政策的不确定性,将成为ES8销量提升的一大阻碍,蔚来合作方江淮不得不面临产能过剩的尴尬,其自身也不可避免跟着遭殃。

ES8订单不足,江淮势必要减产,产线闲置,但设备依然按时间折旧,人员成本、运营成本每天照常摊销,这种烧钱空转的方式无疑将加剧蔚来的资金压力。明眼人都看得出,蔚来在与江淮的合作中相对弱势,出厂的每一台蔚来ES8都要交给江淮一笔代工费。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如果工厂出现运营损失,由蔚来承担。

如今,2019年整个上半年ES8需求不足已成定局,造成产能浪费,江淮收不上代工费,导致其对于工厂的投资不能如期收回,这笔运营损失到头来很有可能还是由蔚来买单。营收上不去、成本照旧甚至更高,蔚来巨额亏损的不利局面难以得到改观。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投资者权利律师事务所Rosen律师事务所宣布,它正在代表蔚来投资者调查潜在的证券索赔,因为蔚来可能向投资公众发布了严重误导性的商业信息。坏消息接连不断,给这家年轻的电动车初创企业的未来蒙上一层阴影,不禁让人为其捏把汗。

话说,李斌已经是成熟的连续创业者,应该少发表争议性言论,比如“保时捷的工厂肯定比不上江淮的工厂”,也少讲“动人”故事包装蔚来,并积极走务实路线,多关心关心蔚来的未来,在开源、节流上有所建树,这样对你、蔚来员工、投资人、用户都好。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