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新能源汽车网

其它

正文

诉讼缠身、争议不断、盗窃丑闻 互联网车企也抗不过寒冬?

导读: 从”PPT造车”到下线量产,从巨额融资到海外上市,围绕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的争议从未停过。

蔚来又被告了。

4月8日,亚信科技发布公告显示,蔚来汽车近日被美国纽约州金斯郡最高法院提起证券集体诉讼,而牵涉其中的,除了蔚来汽车现任高管和招股包销商,还有曾在2018年蔚来在美IPO之前、短暂担任蔚来汽车董事的百度现任总裁张亚勤。

诉讼缠身、争议不断、盗窃丑闻 互联网车企也抗不过寒冬?

消息迅速传开——张亚勤此前曾在百度发布的“高管退休计划”中表示,将于今年10月退休,此番却坐上“被告席”,不知其“退休计划”是否还能如愿进行。

这已经不是蔚来第一次被告了。

今年三月以来,蔚来在美至少遭到了三家律所提起的集体诉讼,所有指控均指向蔚来2018年9月提交一份招股书,其中存在失实陈述,误导投资者。

在国家对新能源汽车高额补贴下,2014年起,各种造车新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BAT、京东等头部互联网公司纷纷入局,誓要打造汽车行业新生态,新能源汽车行业一派热闹景象。但时至今日,除了已实现量产的蔚来ES8、小鹏G3,威马EX5,其他造车新势力始终是“雷声大雨点小”。

从”PPT造车”到下线量产,从巨额融资到海外上市,围绕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的争议从未停过。“互联网基因”也许曾经是造车新势力的优势,但面临牌照难求、国家补贴退坡、诉讼不断、裁员大潮……资本寒冬里,造车新势力也将迎来一场洗牌。

头部玩家:一边亏损 一边打官司

去年9月,造车新势力中的头部玩家蔚来汽车宣布在美IPO。彼时,蔚来汽车已累计亏损上百亿。

财报显示,2016年到2018年,蔚来汽车分别亏损25.73亿、50.21亿、96.39亿人民币,三年累计亏损超170亿人民币

尽管如此,蔚来还是选择上市,寻求新的契机。

诉讼缠身、争议不断、盗窃丑闻 互联网车企也抗不过寒冬?

新造车企业发展到现在,应该看得清楚:造车是一件极度“烧钱”的事业,从设计、制造、量产、销售……没有一个环节能倚靠“互联网思维”节省下成本。业内有句话说“200亿起步”,如果没有政府的高额补贴和巨额融资,新造车企业在这种绝对实体行业里根本玩不起。

光是前期的“造车”成本已经足够惊人,后续的销售、售后等问题仍面临挑战,在可预见的期限内,蔚来汽车仍然将处在高投入期。

很快,蔚来就迎来了自己上市后的第一个挑战。

2019年3月6日,蔚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一份财务文件,宣布了其第四季度以及2018年全年财务业绩。该份文件传达了两个重要信息:一是蔚来在上海自建工厂的计划停止,二是2019年中国对电动车汽车补贴削减,公司第一、二季度汽车交付量将下降。

该消息直接导致蔚来股价在其后两个交易日下跌3.07美元,跌幅超过30%。美国罗森律师事务所、Kaplan Fox& Kilsheime律师事务所已就此向蔚来提起集体诉讼,指控蔚来向投资者发布了具有误导性的商业信息。

诉讼缠身、争议不断、盗窃丑闻 互联网车企也抗不过寒冬?

律所公告显示:“蔚来此前表示,ES8和未来将下线的ES6有着强劲需求。但投资者不知道的是,市场上对于蔚来汽车的需求正大幅下滑,这将会对蔚来的销售和收入产生不利影响,公司的走向正趋于消极。”

此事立刻引发大量关注。知乎金融大V@Steve分析到,此类诉讼对于在美上市企业十分常见,此番对蔚来的集体诉讼与去年拼多多在美所遭集体诉讼如出一辙,都是以被诉公司发表了严重失实或误导性的声明、或并未披露相关信息为由提起。

这与美股市场的做空机制和背后产业链有关。“这家Rosen律所先后参与了针对阿里、京东、拍拍贷、拼多多、聚美优品等数十家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的集体诉讼,赚了不少钱。这些案件的最终结果,多以和解或尚不明确告终(不了了之),所以没必要担心蔚来。”@Steve在回答中写道。

尽管如此,这次诉讼也折射出蔚来等造车新势力们的问题和困境:在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市场需求不及预期、生产牌照难求的背景下,完成交付已是不易,盈利更是遥遥无期。

蔚来的头号竞争对手小鹏最近的情况也并不乐观。

因员工卷入“盗取特斯拉商业机密”,小鹏近日陷入“盗窃丑闻”。三月,外媒报道,特斯拉对前员工曹光值提起诉讼,原因在于其离职前窃取了本公司的自动驾驶技术,并于1月加入小鹏汽车,违反了公司的竞业协议。

据悉,这名员工曾在特斯拉自动驾驶部门工作,掌握着特斯拉自动驾驶的核心技术。

何小鹏本人在微博公开表示,这是“特斯拉对竞争对手工程师的打击”——

诉讼缠身、争议不断、盗窃丑闻 互联网车企也抗不过寒冬?

据悉,小鹏汽车已前后3次卷入“技术盗窃”丑闻,除特斯拉之外,小鹏汽车工程师两次被发现盗取苹果自动驾驶技术。

2019年1月初,美国媒体报道,FBI逮捕了一名苹果工程师,并在其电脑中被搜出数千个苹果公司商业文件,涉及自动驾驶汽车机密。据悉,该工程师申请了小鹏汽车的一份工作,试图将这些文件提供给小鹏汽车。

去年7月份,另一位前苹果公司员工XiaoLangZhang涉嫌盗窃苹果公司机密,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并起诉。张晓浪曾参与苹果智能汽车项目开发,离职后入职小鹏汽车。

虽然小鹏方面对这些报道事实予以否认,但从小鹏对技术求知若渴的状态可以看出,像小鹏这类缺乏技术底子、资金不雄厚的车企,要想造出“像样”的汽车,不想办法攻克技术一切都是空谈。而做技术又是一件费时费力费钱还难有成效的事,如果从零开始研发,要走的路太长,市场和资方都不可能陪着你耗。

这可能也是造成新势力们最大的短板。

英雄难过“交付关”

2018年底,造车热潮退去,各大新造车企业均面临交付难关。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中国新兴造车的企业数量已逾百家,但大多数的企业还未能进行量产交付,同时面临资金困境。这场以高融资、高投入、重资产开启的游戏,已经有不少玩家倒在了退潮后的沙滩上。

2018年,按时完成交付造车新势力只有蔚来、小鹏、威马等头部玩家。

2018年底率先完成交付的是蔚来汽车。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蔚来ES8总产量为12775辆,交付总量为11348辆。看似成绩不错,实则是掏空了“老本”的血泪成果——据悉,蔚来全年经营性亏损为95.956亿元,同2017年相比增长了93.7%;净亏损为96.39亿元,同比增长92.0%。

小鹏则迎来了首款汽车G3的销售“捷报”。双十二当天,小鹏汽车的数位高管将首批G3的钥匙交到了24位车主的手上,之后的时间里,小鹏G3的销售量不断攀升,24小时内销售了1573辆。这个数字大大超出何小鹏的预期。

诉讼缠身、争议不断、盗窃丑闻 互联网车企也抗不过寒冬?

威马也交付了将近4000台EX5,是仅次于蔚来的最好成绩。

诉讼缠身、争议不断、盗窃丑闻 互联网车企也抗不过寒冬?

而奇点、车和家等大大小小的造车新势力玩家,均推迟了交付。

受限于造车资质,大部分造车新势力都需要依靠传统车企代工完成生产。一旦工厂因产能不足出现运营损失,则需要自己来承担。据悉,2018年6月,蔚来已向自己的代工企业江淮支付1亿元,用于赔偿二、三季度的损失。这种“贴牌”生产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自身的交付能力。

去年以来,小鹏汽车接连完成了两轮融资,融资金额高达140亿元,似在为IPO做准备。

而威马也在年底完成了30亿元的融资,目前看来市场对其预估仍看好,但资本寒冬下,造车企业的困境也愈发凸显:人、财、技术的消耗和比拼,都是这片蓝海下加速退潮的压力。

继续用“PPT”模式的互联网思维圈钱已然行不通,将大量资金投入到研发中去短期内又难收回成本,互联网的下半场造车游戏该怎么玩?看客们关心玩法,而企业们接下来可能就要为生存而头疼了。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