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力帆的不争,让尹明善度过又一个残酷的夏天

2019-08-26 11:36
BusinessCars
关注

对于一个已经年过八旬的老人而言,亲眼看着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力帆汽车正一步一步跌到谷底是何其的残酷,但或许又验证了当时尹明善送给自己的诗,“八旬不退,力帆衰颓。”

这份财报,其实早在力帆创始人、原董事长尹明善的预料之中。

8月22日晚,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股份”)披露了一份2019年净亏损超9亿元的半年财报,除此之外也包括一系列人事调整。

报告显示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1.78亿元,同比下滑13.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9.5亿元,同比下滑859.98%;扣非净利润为负9.2亿元,同比下滑931.72%。去年同期,公司归属于上市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2亿元和1.1亿元。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力帆股份主要认为是在三个方面,首先因为外部市场环境变化影响公司产销,造成其产销量大幅下降,毛利额减少;其次,因融资环境困难,公司资金紧张,为维持生产经营、维护公司信用,公司积极多渠道融资,造成融资成本增加,亏损额度增加;最后,公司乘用车基地搬迁影响生产计划和部分设备的可使用度降低,造成资产减值。

由于半年亏损超过9亿元,针对目前不利的经营局面,力帆股份表示,在充分考虑外部融资环境变化、国际贸易环境变化、汽车产业周期下行因素的情况下,报告期内依据“由制造向服务转型”的发展目标,对业务发展重心进行了适当调整。

按照力帆股份的说法,接下来将对公司业务发展重心进行调整,将尹明善起家之本的摩托车制造业重新拾起,并将加大研发投入,巩固增强摩托车产品竞争力。相比之下,曾被寄予希望的新能源汽车业务降至第二位。

战略调整也能从同时发布的人事变动可以看出,“陈卫先生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总工程师及相关职务;马可先生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总裁及相关职务;岳川先生申请辞去公司非独立董事、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及相关职务;董旭先生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及相关职务。同时,提名杨波先生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并聘任其为公司总裁;聘任邓晓丹先生、李金龙先生、任亚军先生为公司副总裁,聘任任亚军为公司总工程师。”

据悉,陈卫是力帆新能源战略的坚定推进和执行者,马可则一直负责公司乘用车业务,他们均辞任此前职务,而新提名上任的杨波此前一直负责摩托车业务。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力帆都将翻身的希望寄托在其新能源汽车业务上。2015年,力帆股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4,874辆,这个数据给了力帆继续押注新能源的信心。

然而就是在这一年力帆股份生产的新能源汽车中,有2,395辆不符合国家申报补贴的条件,涉及补贴金额达1.14亿元。为此,财政部取消了力帆汽车2016年的新能源汽车补助资金预拨资格,力帆股份也深陷“骗补”风波。受此影响,力帆股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在2016年断崖式下降。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力帆汽车自身发展战略、电动化进行得都不顺利,已影响到力帆汽车的销量和盈利。

为此,力帆股份表示将维持现金流、努力降低财务成本,主要措施有收缩盈利比较差的项目和市场,加大产品结构调整力度,提高产品盈利能力,增加公司的留存收益,改善债务结构,甚至与“卖房筹钱”的海马汽车如出一辙,力帆股份也通过包括处置闲置资产等筹措资金。

2018年2月,力帆股份计划在重庆两江新区范围内择址修建新厂区,并对力帆乘用车现有乘用车生产基地进行搬迁,预计获得约15亿至25亿元的土地出让收益。今年1月初,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已将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转让给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合计获得33.15亿元资金。

2018年12月,力帆股份作价6.5亿元将旗下全资子公司力帆汽车有限公司出售给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据了解,力帆股份拥有两张资质,力帆汽车和力帆乘用车各拥有一张,而力帆旗下所有车型均在力帆乘用车旗下。也就是说,力帆汽车的股权转让,并不对旗下车型有所影响。而新帆机械的实际控制方为造车新势力车和家,后者则通过收购力帆汽车,获得了生产资质。

即使通过出售旗下资产虽然由此获得了资金,并确保了力帆股份在当年有利润而不被ST,缓解了债务压力,但实则并未能改善力帆股份此后接连出现的评级下调、融资违约、股票冻结等处境。

6月3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终止2018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并决定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撤回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据了解,该定增原是力帆股份于2018年5月审议通过的一项此后用于新能源发展等项目的定增预案。而该终止的定增也意味着力帆股份对于此前新能源发展的正式“暂缓”。

在力帆股份决定终止定增之际,还发布了股东及董监高减持股份计划公告。6月3日,力帆股份发布了股东及董监高减持股份计划公告称,力帆控股持有公司62064.2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7.24%,本次减持计划减持数量不超过3941.27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

另外在6月15日,力帆股份因全资子公司借款逾期未还,导致该借款担保人、公司控股股东力帆控股所持公司股份97.28%被法院冻结。根据公司2019年5月31日的公告,力帆控股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59%被质押。

一个月后,7月26日,力帆股份发布累计涉及诉讼(仲裁)的公告,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因合同纠纷被起诉,涉案金额超过14亿元,原告包括渤海信托、红星美凯龙、浙银租赁、重庆森迈汽配、华科融资租赁、海通恒信租赁等。

病来如山倒,本就已经陷入困境的力帆股份,这一连串打击更是伤筋动骨。而对于一个已经年过八旬的老人而言,亲眼看着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力帆汽车正一步一步跌到谷底是何其的残酷,但或许又验证了当时尹明善送给自己的诗,“八旬不退,力帆衰颓。”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