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魏建军筑新“巢”,千亿长城“走偏锋”

2019-12-05 09:39
角马能源
关注

蜂巢会成为魏建军进入动力电池市场的“通行券”吗?

文 /师雨菲

编辑 / 粟灵

新能源汽车行业大洗牌开启,作为“掌舵人”,魏建军按下长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城集团”)新能源征途的加速键。

不久前,在距离总部河北保定1000公里以外的江苏常州,长城集团旗下蜂巢新能源的AI智能动力电池工厂正式投产。

该产业园区斥资80亿元,占地800亩,将分三期投产,若全部达产,18GWh产量或将满足36万辆纯电动汽车的动力电池需求。

不过,与竞争对手不同的是,魏建军选择“剑走偏锋”。数月前,蜂巢新能源研发出全球首发NCMA四元材料电池和无钴材料电池。

这些被称之为“叠时代”系列的产品号称能够在部分程度上解决目前面临的起火、续航焦虑、电池衰减、充电时间过长等现实问题。

事实上,蜂巢新能源仅仅只是这位“汽车大王”为长城集团布下的其中一条赛道。

截至2018年末,这个曾被誉为汽车界“黄埔军校”的千亿王国,其产品包含SUV、轿车、皮卡三大品类,具备发动机、变速器等核心零部件的自主配套能力。

但魏建军似乎并不满足于坐拥一个大而不精的企业。在新能源浪潮中,他决定开启第二次创业,试图将蜂巢新能源打造成另一张王牌。

蜂巢新能源的新布局在业界引起热议。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条中的核心部件,这个市场的新入局者很容易被推至聚光灯下。

在这个竞争惨烈的市场中,蜂巢会成为魏建军进入动力电池市场的“通行券”吗?

筑巢

在远离常州市区的金坛区,蜂巢新能源动力电池车间仅耗时14个月就拔地而起。

在相当于70多个足球场大小的工厂内,一台台单工位0.6秒高速叠片工艺的机器正在高速运转。

这个预计总耗资80亿元打造的车规级动力电池生产基地,总产能将达18GWh。目前,工厂主体与一期4GWh生产线已进入试生产阶段,二期8GWh、三期6GWh分别将于2021年1月和2023年1月投产。

魏建军押注动力电池由来已久。早在三年前,他曾在保定设立动力电池研发中心,材料实验室、材料分析中心、电性能实验室、安全实验室、正极材料试制线等一应俱全。

该研发中心的电性能实验室是华北地区最大、中国第二大的电性能实验室,拥有6960个电芯通道,456个电芯环境箱体,可以为研发人员模拟电芯使用环境,使其在最短的研发周期内对电芯进行安全性和可靠性的全面快速测试。

但这位汽车狂人不满足于此。距离常州新工厂不到100公里的无锡,他还斥资10亿元,新建一座研发中心,预计将于2025年全面建成并投入使用。

除国内保定、无锡、上海三大根据地外,魏建军还计划在美国、韩国、日本、印度等全球动力电池必争之地设立研发中心。

2025年前,蜂巢新能源预计将完成100GWh的产能计划。其中,中国产能为76GWh,欧洲产能为24GWh。

魏建军对蜂巢新能源寄寄厚望。数日前,他在接受采访中称:“高端化和国际化是中国品牌突破的出路。”

“取名蜂巢寓意我们的电池产品像蜂巢那样可靠耐用、品质优异,能更好地满足客户需求。”蜂巢新能源对「角马能源」说。

蜂巢新能源还透露,该公司力图进入世界高端OEM配套体系,其目标客户锁定在国内外第一梯队车企,比如宝马、PSA、长城等。

但打入新能源汽车高端市场并非易事。为此,魏建军组建起一支规模庞大的精锐之师。

据了解,蜂巢新能源技术团队规模为1100余人。其中,外籍外聘专家350余人,硕士、博士研究生以上学历人员占比则达到37%。

技术团队不断取得突破。此次发布的四元电池是在原有三元电池NCM体系基础上掺杂Mx结构,希望在电池容量、寿命、安全性等方面取得突破。而无钴材料相比三元材料,其在成本、热稳定性等方面也更具优势。

“无钴电池是未来发展趋势。”一位业内人士对「角马能源」说。

钴作为电池材料,可以提升材料的稳定性,减缓电池衰减速度,并起到一定的扩容作用。但由于它还具有军工价值且储量较少,导致其成本高企。

不过,新技术往往需要时间的检验。目前,动力电池市场对于蜂巢新能源的无钴材料电池稳定性多持观望态度。

逆流而上

“新事物的出现容易遭受质疑,但创新必须突破固有的思维。”蜂巢新能源称。

此外,该公司还将上市之路提上日程。蜂巢新能源官方回复「角马能源」称:“根据公司的整体发展规划,我们希望2022年能在科创板上市。”

技术创新之路充满艰难险阻,但这位新玩家需要渡过的难关并非仅止于此。魏建军大举布局动力电池,恰逢新能源汽车市场正遭受重创之际。

高速增长的市场在今年7月骤停。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10月新能源汽车销量数据显示,该月销量仅为7.5万辆,同比下降45.6%。这已是新能源汽车销量连续下降的第4个月。

下游危机很快波及到上游锂电池企业。真锂研究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10月,中国动力电池整体出货量仅为4.09GWh,同比下跌33.19%。

不过,真正掀起这场动力电池腥风血雨的则是中国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剧变。

中国自2009年开始推广新能源汽车,次年出台补贴政策。在补贴政策鼓励下,蔚来、小鹏汽车等一大批新能源车企迅速崛起。

但近年来,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补贴额度逐年减少。自6月25日起,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正式执行。

与去年相比,今年补贴退坡约为70%,地方补贴也被取消。在此背景下,依赖补贴发展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骤然入冬。

此外,原料价格居高不下,利润空间严重压缩,也使得夹缝求生的动力电池企业生存环境进一步恶化。

困境中,魏建军毅然决定孤注一掷,但此举被外界解读为“半是无奈,半是热爱”。

这个仅次于芯片的高精密制造产业,对精度、效率、良品率均有着严苛的标准,任何瑕疵都可能带来不可估量的灾难。

但动力电池市场经历数轮洗牌后已进入寡头垄断期,国内市场如今被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两分天下。

真锂研究数据显示,今年10月,宁德时代出货量为2.08GWh,市占率高达50.76%。这一集中化趋势仍在加速。

上游动力电池产业的垄断趋势,促使魏建军积极培植自己的供应商来确保主动权。

他所执掌的长城汽车为这个新入局者提供坚实后盾。在魏建军的支持下,蜂巢新能源在技术创新中不断取得突破。

不过,这家在新能源汽车寒潮中逆流而上的新玩家能否真正搅动市场格局,还需要等待市场与时间的检验。◆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