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拜腾汽车破产重整

企查查显示,拜腾汽车关联企业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于7月12日新增破产重整信息,案号(2021)苏0113破申26号,申请人为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

image.png

 图源:企查查

对此,拜腾汽车方面回应称,目前有债权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对拜腾提起破产申请,法院还没有正式受理破产申请,拜腾正在积极应对并寻求和解。

复工疑云

资料显示,拜腾汽车原名为FMC,由当时刚从英菲尼迪离职的戴雷于2016年创立,并担任CEO兼联合创始人。

而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注册资本约56.46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戴雷。

企查查显示,拜腾汽车共经历6轮融资,最新一轮融资为2021年1月的战略投资,投资方为富士康,不过据台湾经济日报报道,双方签署合作协议范围仅限于业务合作,截至目前并无直接投资关系。

目前已知的拜腾汽车融资金额为84亿人民币,但在烧掉巨额资金后,拜腾不仅没造出量产车,甚至一度处于欠薪和停工的状态。

去年6月29日,在拜腾汽车中国区全体员工电话沟通会“All Hands Meeting”上,戴雷曾表示,拜腾汽车在中国区留岗值守员工留下大约不到100人,生产和研发占50%,拜腾在北美和德国的办公室则分别保留10余人。同日晚上10点,戴雷表示,公司决定自7月1日起暂停中国内地业务运营。

12月31日,拜腾发布了《中国区停工停产延期通知书》内部邮件。邮件内容称:中国区(不含香港)全体员工,停工停产时间将延至2021年6月30日。在此期间,中国区内地员工待岗,不予安排工作。

截至目前,拜腾汽车是否已经复工尚未可知。

合作现裂缝

在拜腾“苟延残喘”之时,富士康的重新入场可谓是“天降神兵”,至少当时市场认为富士康能够“救活”拜腾。

1 月 4 日,富士康宣布与拜腾汽车、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定,三方将合力推进拜腾新能源整车产品量产,力争在2022年第一季度前实现M-Byte量产。

1月12日,一家名为南京富腾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从股权穿透进行分析,该公司由富士康关联公司鸿富锦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然好景不长,仅过去半年,拜腾与富士康的合作就出现了裂缝。上周彭博社报道称,富士康和拜腾汽车合作生变。主要原因是拜腾核心股东一汽集团的介入,原一汽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张影被任命为拜腾汽车的最新董事长,正式接管公司。而富士康派往拜腾南京工厂的工作人员正在撤出。

不过,拜腾与富士康的合租关系并未完全划上句号。富士康发言人向彭博社表示:“双方未来的合作将于拜腾完成组织重组后决定。”

事实上,拜腾与富士康不够稳固的合作关系早有端倪出现。在向外界宣布达成合作后不久,1月22日,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刘扬伟出席拜腾汽车全员参与的电话会议,并发表了主题为“让拜腾赢”的演讲。关于“赢”,刘扬伟强调了三点,一是拜腾具有大屏数字座舱体验和品牌基础;二是拜腾的股东一汽集团懂造车,可以帮助拜腾;三是富士康在供应链管理、整车和零部件整合、工程和品质管理等方面的积累,可以帮助拜腾加速量产。

乍一看是不是计划明确、诚意满满?可问题就出在这,对于当时的拜腾汽车来说,最缺的是钱,没有钱就活不下去。但在富士康的规划中,关于钱只字未提。而且富士康董事长的那段发言传达出来的额态度就是:我可以提供经验提供技术,但资金方面,暂不负责。

而且,富士康也有自身的打算,其计划由代工厂向汽车制造商转变。富士康的目标是,在2025年至2027年成为占据全球10%份额的电动车代工制造商,但由于缺乏整车制造经验,便转而通过选择汽车行业标的、与整车制造厂进行合作等方式为自身日后在汽车领域的代工生产积累人才和经验。由此可见,富士康对拜腾的合作或许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创始人投入恒大汽车怀抱

前文已经介绍过,拜腾汽车的CEO兼联合创始人为戴雷(Daniel Kirchert),1973年5月23日出生于德国慕尼黑,1998年8月进入南京大学专修中文课程,被业界公认为“中国通”。在市场营销、销售、品牌管理等方面经验深厚,是国内汽车营销圈颇具特色的高管之一。

2002年,戴雷加入宝马,从BMW AG慕尼黑总部国际生产部战略及规划经理一路做到华晨宝马营销高级副总裁,并在任职期间成功策划了诸多业内经典的营销案例,取得了创历史的销量表现。

2013年,戴雷离开宝马,加入英菲尼迪担任中国事业部总经理。

2016年3月,戴雷从英菲尼迪离职,创立新智能电动汽车品牌BYTON拜腾,担任CEO兼联合创始人。2020年6月29日,拜腾陷入资金链危机,戴雷离职,并表示公司决定自7月1日起暂停中国内地业务运营。

2021年4月10日,恒大汽车宣布戴雷正式加盟,担任常务副总裁一职。分析人士称,戴雷的营销经验将帮助恒大汽车更好地实现后续新车上市的营销推广。

写在最后

从拜腾本身来看,其一贯的研发成本过高、高管队伍不稳定、资金难以持续以及尚未形成的体系等问题,都是拜腾“复活”路上的绊脚石。以及烧光84亿仍未造出量产车这一行业内的笑柄,都无一不在说明要把拜腾“救活”,不做好烧钱的准备,恐怕还真不行。

拜腾想要“满血复活”,就必须在短时间解决大金额的融资问题。但富士康对投资事项的否认, 拜腾的困境依旧未有任何改变,而且以往的各种负面形象损害了市场给予的期待,即使以后有资金盘活,消费者仍会抱以极低的期待。

至于拜腾的“复活”希望有多大,就看其核心股东一汽集团舍得投入多少资源了。

<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