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新能源汽车网

汽车制造

正文

直面马斯克的李斌 如何带领蔚来走向未来?

导读: 进入2018年,新车何时上市以及何时交付,则成了媒体追逐的焦点。而最近几日,就在特斯拉试图“退市”之际,蔚来汽车终于决定赴美上市,这再次将造车新势力推上了公众关注的“头条”。

“越做越怕……”

这句话,出自一位日前正在“风口浪尖”上的互联网造车企业创始人;巧合的是,也就在最近,另一位新兴汽车品牌的“掌门人”同样发出了如此的感慨。

不过,他们“怕”的原因却不太一样:前者是在发现“汽车创业的难度数十倍高于互联网创业”之后的觉悟,并痛感“不能把品质做好,一切免谈”;而后者则是在研发生产体系初具规模、在市场上已拼出一席之地后,对自身发展的深刻自省。

2017年,大家想必听过了许多汽车创业的“故事”;而进入2018年,新车何时上市以及何时交付,则成了媒体追逐的焦点。而最近几日,就在特斯拉试图“退市”之际,蔚来汽车终于决定赴美上市,这再次将造车新势力推上了公众关注的“头条”。

从招股书洞察蔚来做了什么

8月14日,蔚来汽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首次公开招股)文件,计划最多融资18亿美元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NIO”。根据同期披露的财报,我们也可以更清晰地了解蔚来汽车的现状:

1)交付情况:截至2018年7月31日,蔚来ES8的订单量达到1.7万辆,其中1.2万人缴纳5000元订金;今年5-7月份,蔚来ES8的大定订单分别为1401 辆、3186辆、4989辆,这三个月蔚来ES8分别生产了228辆、272 辆、831辆,共计1331辆。截止7月31日,蔚来ES8共交付了481辆。招股书中,蔚来预计将在“招股书发布之日起六至九个月内”完成上述1.7万辆订单。

2)盈收情况:截至2018年6月30日,蔚来实现总营收695.1万美元(4599.1万人民币),其中汽车销售收入671万美元(4439.9万人民币);今年上半年,蔚来亏损5.2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79亿元)。而2017年蔚来的净亏损为50.2亿人民币,较2016年25.69亿人民币亏损额接近翻倍。

3)账户余额:截至2018年6月30日,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额为44.23亿元人民币,银行融资额为47.65亿元人民币,蔚来汽车认为足以应付其预期营运资金需求及未来12个月的资本支出。

4)研发投入:蔚来的投入近年来逐渐从研发主导转向销售主导——2016年,蔚来的研发开支为14.65亿元,销售、一般和行政管理费用为11.37亿元;2017年,研发开支为26.03亿元,销售、一般和行政管理费用为23.51亿元。今年上半年,研发成本为14.59亿元,首次低于销售类费用17.26亿元。

5)研发成果:截止到2018年6月,蔚来注册了737个专利,还有1995个正在申请阶段。除了L4自动驾驶车型的开发计划之外,蔚来还在研发新型永磁电机,最大功率为150kW。

6)雇员结构:蔚来在中国的用户体验部门人数达到 1994 人,是所有部门中人数最多的,主要负责销售、市场和服务。另外产品研发564人、生产制造1789人、行政管理520人、软件开发600人。蔚来用团队人数的比例来说明,到底什么才是“用户型”企业。

7)上海工厂:对于本次募集资金的用途,其中一项就是上海制造工厂的设备改进和安装相关的总资本支出将约为6.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4.78亿元),未来将以此项目来申请生产资质。

8)股权结构:蔚来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持有约1.49亿股,约占总股本的17.2%;蔚来北美CEO Padmasree Warrior约持有1179万股,占1.4%;蔚来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秦力洪持股约1%;蔚来联合创始人、车和家董事长李想持有1500万股,约占1.7% 。此外,腾讯持股15.2%,高瓴资本持股7.5%。

在招股书中,李斌还附了一封公开信:“经过长时间的慎重考虑,我计划在未来适当时间将我所拥有的5000万股NIO股份(占我所有实益拥有NIO股份的约1/3)转让给信托。虽然我将保留转让给信托股票的投票权,但我会让NIO用户讨论并提出如何使用这些股票的经济收益,这将通过某些机制在未来落实。我相信这个决定将会进一步推动NIO追求成为全球用户企业的初心。”

据介绍,蔚来的股份分为A、B、C三类普通股,A类普通股每股拥有1票投票权,B类为每股4票,C类为每股8票。其中,李斌及其关联公司将实际拥有所有已发行的C类股票,腾讯实体将拥有所有已发行的B类普通股。招股书中提到,蔚来将与腾讯合作,提供高质量的车载音乐流媒体体验。

“开店的房租能挣回来吗?”

在汽车行业中,蔚来的花销不可谓不大,但创始人李斌对于“要花多少钱”还是心里有数的。早在2016年底,李斌就在全球新能源汽车大会上表示:“造车就是一个很烧钱的事,所以新创企业想要造车至少需要200亿元以上的资金准备,否则别想做好。”

招股书显示,在2016年和2017年,蔚来再通过6轮股权融资为蔚来汽车筹集近150亿元。汽车生产方面,需要车型研发费用、供应链维持和运行费用;用户体验方面,蔚来也布局了大量的人力资源、运营、充电系统的建构等。而为了让第一款量产车型ES8尽快上市,蔚来也投入了远超竞争对手的研发和生产资源,这种“用金钱换时间”的做法,自然令其研发成本水涨船高。

李斌在2018年7月底告诉《电动大咖》,蔚来是一家成立不到四年的公司,所付出的投入谈不上“亏损”,其更愿意看做是投资和研发费用,“你不可能什么钱都不花就搞出好车和好的服务来。从蔚来来讲,我们是刚破土的幼苗,当然我们还很脆弱,但是还是有很多人给我们浇水,也有很多的阳光。浇水的就是我们的投资人,阳光就是我们的用户,相信还会成长。如果十年以后,你说我们为什么还是亏损?这个词是对的,但是今天用这个词不是很合适。”

除了研发、建厂之外,普通消费者对蔚来汽车最直观的印象还是遍布于各主要城市地标性建筑或黄金地段的NIO House(“蔚来中心”)。今年7月31日,蔚来汽车的第七家NIO House在上海中心大厦开业;紧接着的8月初,蔚来汽车位于深圳平安金融中心的第八家NIO House开业,截至目前,蔚来中心已经在北上广深杭等10座城市部署,9月底计划推广至40座城市。

此前有坊间传闻,蔚来汽车在上海太古汇门店的投入约达到8000万人民币,北京东方新天地的蔚来中心租金过亿元。以此推断,仅以目前开业的八家蔚来中心来算,每家年运营成本都在上亿元。因此也不难想象会有人当面问李斌,“开店的房租能挣回来吗?”

对此,李斌直言:“你不可能说我车卖得跟宝马、奔驰一个档次,然后我什么东西都比它矮穷挫一节,这不是这么来的,用户不是这样感知的,用户买的不仅仅是你的性能,‘软实力’也得达到(豪华品牌)这样的标准。”他指出,“蔚来从产品的性能、定价、定位直到目标市场,都是主流豪华品牌的定位,而用户对品牌的认知不仅是从(产品)性能方面去看,还要去看它的布展、活动、网站、店面(服务)怎么样,一个品牌的高度是由最低的地方决定,而不是由最高的地方决定的。所以你必须在每个地方都要达到一个主流的高端品牌的标准。”

当然,蔚来汽车最为“圈粉”的方式还是它丰富的线上线下互动形式。招股书中披露:蔚来app的注册用户达到49万人,用户上传了超过27万张照片,花掉了超过4.32亿个积分。与之相对应的,蔚来商店发出商品数量超过50万件,包括线上、线下的购买、赠送等多种渠道。

与此同时,自2017年5月以来,蔚来举办了超过500场小型活动,参与人数超过20万。蔚来汽车试图通过为用户创造一种愉悦的生活方式,让他们在充满轻松自由、欢声笑语中增加对品牌的安全感和认同感。

为什么说蔚来必须当“颠覆者”?

“巧合”的是,被蔚来作为对标的特斯拉,在8月8日也发出了想要私有化的信号。

特斯拉上市以来饱受做空者干扰,股价上下起伏极大。2016年至今,特斯拉被做空的股票数量在所有美股中排名第四,在此期间空头亏损达47亿美元。在马斯克看来,股价的不稳定会分散员工的精力。

其实,马斯克近来也正为产能“备受煎熬”。他在7月初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坦言:“在过去三个月里,我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我穿同样的衣服已经五天了,我和其他人都很紧张。但我认为团队士气很高,人们都很兴奋。”尽管特斯拉完成了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的目标,但他坦言整个公司都感受到巨大压力,“我们必须证明我们可以在一周内生产5000辆Model 3,同时生产2000辆Model S和Model X车型,所以本质上我们可以生产7000辆汽车……我们必须证明自己的能力,因为相信我们能实现这些目标的人非常少。”

有人指出,蔚来汽车的招股书中有13次提到了特斯拉,但马斯克并不会将蔚来当作对手——他的对手是传统厂商,没法相信保守的德国厂商会在车里采用自动驾驶技术,而谷歌这些科技公司也极少想到让这项技术走出实验室,马斯克跳过了谷歌高成本且几乎没有商业化可能性的激光雷达技术,采用图像识别和雷达技术结合,让消费者用5万美元左右接触到这项技术,而普通消费者返回的数据,又在不断推动这项技术的进步……对用户来说,马斯克最大的魅力当然因为他是一个颠覆者。

对于传统厂商来说,更成熟的制造工艺、更完整的供应链、自建工厂、更低的造车成本、更知名的品牌信任度和市场份额……这些优势为他们构建起了强大的“护城河”,也是他们可以“嘲笑”李斌的资本。

而蔚来汽车自然需要建立自己的“护城河”和“攻城锥”。值得一提的是,深圳NIO House开业当天,李斌谈到,截止7月27日已有1000辆黑白蓝三色的蔚来ES8发往交付中心,8月内3000号以内的黑白蓝ES8将发往交付中心。按照这个产能爬坡速度,1万辆创始版ES8年内交付完是有很大可能的。

在笔者看来,蔚来汽车目前最大的优势其实是抢先交付和用户体验,但正如投资界中许多人士指出的那样,李斌需要证明自己拥有“持续融资”的能力,而实现大规模量产交付、保证产品口碑则是最重要的条件之一。

蔚来汽车走到今天,李斌也正面临着“越来越难”的困境,尽管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这是一家值得尊敬的企业,因为他们真的想去“颠覆”传统汽车时代的用户体验,这也是他们赢取用户信任的基础。如果此次上市成功,其意义不仅仅将有助于蔚来实现量产交付的目标,而且可以在资金的保障下、进行各方面资源的整合,更会对新兴制造业企业产生积极的影响。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