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外资巨头强势回归,宁德时代温床卧榻难鼾

2019-04-30 10:51
角马能源
关注

携技术和成本优势回归的外资来势汹汹,这让福建新晋首富不得不在内部急呼:“不要躲在政策的温床上睡大觉。”

文/ 王宇

四天前,在位于福建宁德东侨经济技术开发区疏港路9号的总部大楼,办公桌按前的首份年报让曾毓群百感交集。

4月24日,宁德时代(300750)发布财报。2018年,该公司实现总营收296.11亿元,同比增长48.08%;净利润达33.87亿元。

自去年6月上市以来,曾毓群交出的这份答卷令竞争对手望尘莫及。

宁德时代的狂飙突进得益于政策红利。在曾毓群的带领下,该公司仅用8年时间,拿下动力电池市场全球第一宝座,市值更是一度突破1800亿元,并让松下、LG化学等外资巨头败退中国。

但今年初,政策东风突变。2月1日,发改委、商务部就《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鼓励外资动力电池企业来华投资。

外资巨头闻风而动。松下、LG化学等日韩动力电池公司很快携数百亿资金回归中国市场。这让曾毓群不得不在内部急呼:“不要躲在政策的温床上睡大觉。”

但面对携技术和成本优势回归的外资,曾毓群能唤醒这头已习惯在政策温床上鼾睡的“独角兽”吗?

外资凶猛

在政策扶持下,“独角兽”已成长为巨无霸。

2018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销量达21.18GWh,在全球汽车动力锂电池企业出货量排名中位列第一,市场占比达22.64%。

紧跟其后的是老牌劲旅松下,其全球市场占比为20.75%,仅落后1.89%。

但曾毓群在王座上坐的并不安稳。政策红利消失的同时,外资巨头虎视眈眈。

在《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征求意见稿)》中,外商将在动力电池、燃料电池智能汽车等关键零部件及其相关产品领域与中国本土厂商平起平坐。

打响回归中国市场第一枪的正是松下。2019新年前夕,这家曾经的全球霸主已经斥资数亿美元在中国新建两条生产线,其产能提升80%。

去年底,在松下创业百年纪念会议上,松下掌门人津贺一宏曾发表过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和圆桌讨论,核心是如何在中国“开疆扩土”。

这位执掌松下七年的职业经理人握有一手好牌。不同于为特斯拉配套的圆柱电池,松下在大连工厂主要以生产更为先进的方形动力电池为主,并且成本更低。

如今,中国市场重新开放,津贺一宏立刻向失去政策红利的宁德时代发起挑战,意在夺回全球动力电池第一的桂冠。

当松下开启在华扩张时,韩国动力电池巨头SK也宣布加入战局。

在SK大本营韩国瑞山市,其集团会长崔泰源放言,将大力扶植集团的化学部门SK Innovation,力争让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公司之一。

这位韩国第三大跨国集团掌门人计划,到2022年,将SK Innovation电池年产量从目前47GWh提高至55GWh。

去年8月,SK在江苏常州金坛开发区建设动力电池厂,扩建产能7.5GWh。同时,SK Holdings作价2700亿韩元,成为灵宝华鑫铜箔有限责任公司第二大股东。

灵宝华鑫是全球少数能够生产符合动力电池标准的高精度电解铜箔企业之一。SK意在掌握电池全产业链。

据「角马能源」不完全统计,仅松下、SK、LG化学、三星SDI四家企业,近一年在华投资动力电池产业总额已近500亿元。

当松下信心满满地回归中国市场时,津贺一宏或许会想起数年前的那次折戟。

早在2015年末,松下曾投资近30亿元,在大连建设产能接近5GWh的电池工厂,可满足20万辆电动车的搭载需求,供应地区主要为北美和中国市场。

津贺一宏曾野心勃勃认为,中国的动力电池市场是囊中之物。但仅一年后,这位松下晋升最快的高管遭遇当头一棒。

2016年末,工信部公布《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第5批)》(下称“推荐目录”),相比此前目录,新版撤销了5款车型。

这5款车的共同点是,使用未列入《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单所生产的电池,这些产品均来自LG、三星SDI等外资企业。

2017年1月1日,随着新版《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开始执行,明确使用外资动力电池的新能源车型将不会享受补贴政策,也无法进入推荐目录。

这项新政让包括宁德时代在内的本土供应商的发展得以突飞猛进,外资供应商不得不接受败退中国的现实。

但不过两年,政策松绑,曾毓群“预言”成真。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