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把李嘉诚当韭菜割的五龙汽车到底什么来路?

2019-09-27 16:56
BusinessCars
关注

外界对于电动汽车行业持续关注,相关法规日趋完善,正儿八经的造车大军开始涌入,老的玩法已然不适时宜,长江汽车也逐渐沦为弃子。

公元前220年,也就是嬴政统一六国后的第二年,颁布了中国最早的货币法,浩浩荡荡声称“以秦币同天下之币”,规定在全国范围内通行秦国圆形方孔的半两钱,以立万世之基。

尴尬的是,秦半两连二世都没撑过。

一百年后,刘彻收回了郡国铸币权,由中央统一铸造五铢钱,五铢钱成为当时唯一合法货币,在那个红衣飘飘民风淳朴没有伤害的年代里,货币还是很正儿八经地以一般等价物的身份做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好景不长,王莽篡位上台后为解决国家经济危机,铸行了一种大钱叫“大泉五十”。一枚“大泉五十”重量仅及西汉五铢钱重量的二个半,却要当五十个五铢钱用。而这意味着每发行一枚大钱就要从百姓手中夺走四十七个半五铢钱财富。

作为一个时代插曲,十七年的帝王生涯似乎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瞬,但是也就是从王莽这一瞬开始,货币成为了一种高级剥削工具,成为权贵富贾掠夺财富的重要手段,直到今天。安史之乱后的“乾元重宝”、明政府的大明宝钞、清政府末期发行的“大清宝钞”、国民党政府发行的“法币”、“金元券”……

今天,要讲的故事虽然与货币无关,但与其带着剥削恶劣手段如出一辙,换了个说法而已。

在香港股市中,有一种这样的股票,股权集中在少数股东手中,股价极低换手率低,如同一潭死水,券商研报都不会去覆盖,股票少有人问津,甚至全天无成交量,被称为仙股。

在整个港股中,股价低于1港元的“仙股”高达1252只,占整个港股的比例高达52%,其中股价低于0.1港元的个股就有245只,占整个港股比例超过10%。

在1252只港股中,多达1048只个股上市以来出现下跌,占比约84%。其中,自上市以来累计跌幅超过50%的就有816只,跌幅超过90%的也有362只,跌幅超过99%的个股还有129只,如果从上市之初就一直持有,将血本无归。

仙股们剥削程度之狠、手段之恶劣与货币无两,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韭菜收割机,就连专注收割的李超人也没能能侥幸当了一把小韭菜。

9月25日,中国资源交通、五龙动力、五龙电动车等三家港股上市公司均于近日发布公告称,李嘉诚(加拿大)基金会已对上述三家公司的执行董事曹忠提出破产呈请。根据新浪财经的报道,由于曹忠为中国资源交通的可转债做了私人担保,且无力偿还本息,现欠款共11.9亿港元。

“仙股”不鲜

三只股票乍看,均是股价长期沉寂在1港元的仙股。在李超人破产提请的影响下,三只股票应声而倒,五龙电动车下跌29.33%至0.265港元/股,五龙动力下跌31.88%,股价0.047港元/股。曹忠担任董事局主席的另一家港股上市公司中国资源交通下跌10.53%,收于0.034港元/股。

李嘉诚早在18年前就结识曹忠,称赞其为“中国最优秀的企业家之一”,也因此,二人在资本市场展开了多年的合作关系——李嘉诚投钱,曹忠运作。如今,双方关系至少是在台面上看上去已然破裂,李超人损失惨重。但对他的身家来说,可能不值一提。

在五龙汽车为数不多的几次公开信息中,每一次的操作都是那么令人窒息。2018年5月28日,股上市公司五龙电动车出现大幅反弹(时值股价0.24港元),涨幅一度高达17%,与涨幅惊人相比,全天交易量放出天量则更为吸睛,全天交易量达到4.33亿。在大多数时候,五龙电动车的交易量都基本为0。

2018年7月11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拟以0.06港元/股的价格认购90亿股五龙电动车,合计5.4亿港元。以五龙电动车现有股本计算,完成认股后,神州租车将持有五龙电动车22%的股权,成为其最大单一股东。

但因为个中关系,本次交易并没能完成,陆正耀选择了看起来更为靠谱的宝沃。

在李超人向昔日好友提请破产前,五龙电动车又是一波反向操作,在突然停牌后,股价早盘一度升近50%,截至发稿,涨38.89%,报0.375港元,成交额666.47万港元。五天后,复牌股价跳空低开,低位震荡,截至发午间收盘,跌18.67%,报0.305港元,成交额达437.19万港元。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曾对香港仙股的定义拍过板:不以盈利为目的,专门玩弄财技抑或是通过缩股、供股、并股、配售等融资方式去损害小股东利益的上市公司。

2015年5月份,股价曾高达17.6港元每股,总市值逼近300亿港元,2017年9月底,其股价仅剩7.8港元每股,跌幅超55%。如今更是只剩0.23港元。

2018年7月至今,五龙电动车曾6度配股,1度合股,从五龙电动车“一落千丈”的股价走势来看,这就是李小加口中的仙股无疑了。

就在本月中旬,2019年9月13日,五龙电动车发布公告,公司于根据特别授权因认购新股份而配发2.04亿股股份,占发行前的现有已发行股本13.95%,每股发行价为0.54港元,较9月12日收市价0.217港元溢价148.85%。

按照常规炒股思路,赚钱需要把股价炒高,然后逢高派发筹码,但是仙股则可反向操作,它是通过将股价往下沽来赚钱,通过高超的财技,他们甚至可以长期从中小股东身上获取厚利。在通过配股、合股的形式反复操作,不得不让人想起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金圆券。

台面上的长江汽车

作为仙股,五龙电动车台面上的东西并不空洞。

作为是长江汽车的大股东之一,五龙电动车有限公司持有其49%的股份,而长江汽车也成为了其能在股票市场反复上上下下的实力背书。

2016年,五龙的核心业务实现交接,由锂电池业务变为电动汽车业务,其中电动汽车收入增长119.3倍至11.79亿港元,而锂电池业务收入下滑69.6%至0.87亿港元,正极材料收入录得增长4.1倍至2.34亿港元,占比15.5%。

于此同时,李嘉诚的持股比例一度达到8%,成为其第三大股东。在李嘉诚“加持”期间,五龙电动车在2016年左右投资建立贵州长江生产基地,并在多地押注电动车产业,还获得了国家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准入资质。

随即,五龙集团宣布投资51亿,推出了长江EV的品牌,并且拿下了1150亩土地开始建新厂。这就是所谓的李嘉诚投资51亿做新能源汽车,事实上这其实不过是李嘉诚投资的公司投资的项目。

看到这里再加上李嘉诚的长江实业,不得不说李嘉诚或许也只是长江汽车的一张招牌而已。

作为五龙生产电动汽车的主要载体,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于2016年4月正式投产,总投资额26亿元,年产能设计10万辆,而2016年度共销量仅1200辆,占比产能1.2%,但销额达11.8亿港元。

对于大多数上市公司而言,11.8亿港元的营收并不是个小数目,但是五龙电动车的账本上,这11.8亿港元仅仅只是1200辆车而已,平均每辆一百万元。

而这1200辆车有多少是政府买了单,剩下的车到底又去了哪?彼时,也是五龙汽车股价的高处所在。而外界对于电动汽车行业持续关注,相关法规日趋完善,正儿八经的造车大军开始涌入,老的玩法已然不适时宜,长江汽车也逐渐沦为弃子。

有员工向媒体反映,长江汽车已经停产近两年。此前,贵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20多名员工堵在公司门口讨薪。据人力社保局等政府部门网站投诉的信息,贵州长江汽车、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以及长江汽车重庆创新中心均出现了欠薪,而杭州长江汽车接近300名员工到目前都尚未结算工资,有的员工在公司直接拉起横幅。

目前,在长江汽车手里,最值钱的可能是那份新能源造车的双资质了,出售资质也只是时间问题。长江汽车如此,其他的玩家们又能好到哪去?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