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祸起电芯 一月连烧四次 威马汽车引“火”上身

2020-11-08 11:18
AutoMan
关注

在同一车型一个月内连续发生4起自燃事故之后,已经很难说服大众这仅仅是“个案”了。

9月23日,浙江温州一辆威马EX5自燃;10月5日,福建邵武市一辆威马EX5新能源出租车,在静止未启动状态下自燃;10月13日,同样是在福建邵武市,一辆充电96%状态下的威马EX5自燃;10月27日,北京一辆威马EX5在未充电、正常停放的状态下,突然爆炸、自燃、起火。据10月27日事故发生地周围居民表示,听到了剧烈的爆炸声,且感受到楼层明显的震感,现场浓烟四起。所幸,这四起自燃事件均未造成人员受伤及其他财产损失。

一时间,相关涉事单位已经谈威马色变。据悉,相关单位已经下发通知进行排查,并禁止电动车进入地下车库。福建省邵武市的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更是发布通报,要求所有威马出租车暂时停止运营,统一把车停放到安全地带。

威马,难道真的是“危马”?

祸起电芯

10月28日一早,威马在官方微博宣布,正全力配合公安消防等调查,并宣布即日起,召回2020年6月8日至2020年9月23日生产的,装备了电芯型号为ZNP3914895A-75A的动力电池的部分2020款威马电动汽车。

召回的原因是,由于威马电芯供应商在生产过程中混入了杂质,导致动力电池产生异常析锂,极端情况下可能导致电芯短路,引发动力电池热失控并产生起火风险,存在安全隐患。威马汽车制造温州有限公司将通过授权经销商,为召回车辆免费更换其他供应商提供电芯的动力电池包。

“电池在正常工作循环状态中,析锂所造成的危害应该说是属于最大的一种。也就是说,在没有发生像穿刺、跌落,或者是其他物理损伤的情况下,析锂可能是最直接导致电池整体破坏的一种原因。”有汽车行业分析人士表示,出现析锂说明电池供应商品控出现了问题。一般来说,现在采用国内顶级电池装备供应商的生产线,品质应该会有基本的保障。

而根据工信部备案的公开信息,此次召回的1282辆威马汽车装备的电芯均由中兴高能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兴高能)生产,中兴高能于今年6月开始为威马提供电芯,至今来自中兴高能的电芯已累计为威马装车超过3000辆。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威马的召回公告发布不久后,中兴高能也发布了公告,称福建两起威马汽车自燃事故系公司提供电池,但27日北京威马汽车电池爆炸并非高能电池。

也就是说,存在安全隐患的,并非只有中兴高能一家供应商。

威马相关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威马的电池供应商比较多元化,除了头部企业宁德时代之外,力神电池、宇量电池、中兴高能、塔菲尔新能源等也在威马的采购名单之中。但27日北京威马电池爆炸究竟是哪家供应商,目前还无从得知。

品控之谜

威马选择电芯供应商的套路,让人直呼“看不懂”。

按照上述人士所说,多元化采购电池的主要基于两个方面——第一是可以保证供货能力的充足,第二是平衡成本。

“这种采购体系是不正常的。”有业内人士称,整车厂家为了供货安全和控制成本,一般会选择两家电池供应商,以便于相互协调制约。但威马作为一家年销不足2万辆的新势力车企,电芯供应商竟然超过4家。“无论是前期的试验试制成本还是使用过程中,都难以形成规模化,成本反而会增加。”更重要的是,就算为了供应商之间的相互制约,也会选择实力相当的,而不是完全不在同一层面的竞争对手。

数据显示,威马汽车前三季度共生产1.57辆电动车,其中瑞浦能源配套532辆,中兴高能配套2257辆,塔菲尔配套3313辆,宁德时代配套9692辆,占比分别为4%、14%、21%和61%。

据了解,中兴电芯无论在采购价格还是质量上都低于宁德时代。在福建邵武市交通局官方通告中有一个小细节显示,威马初步确认发生自燃的原因在于电池问题,并提供更换“更高质量”的宁德时代电池的解决方案。或许一开始,威马就已经意识到了来自中兴高能电芯的问题,但还是受“成本”影响进行了妥协。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类似问题就已经“敲过警钟”。

早在2018年6月份,威马汽车就曾因部分车型采用谷神新能源提供的电池而遭到一大波退订潮。同年8月25日,正值威马大规模交付订单的准备阶段,一辆停在成都威马汽车研究院内的威马EX5发生了自燃,官方表示是经过多次破坏性试验、已经进入报废阶段等待拆解的早期试装车。2019年9月23日,温州一辆威马EX5纯电动汽车发生自燃,幸在车辆所装载的电池包未发生起火和爆炸。

即便电芯供应商出现问题,威马依然难辞其咎。无论是这一次一个月4次自燃,还是过去交付前的院内起火,都可以发现威马“甩锅”已是习惯性事件。作为整车制造商,品控是无法推诿的责任。把问题的根源归结到供应商的电池安全性,却对自身的问题避而不谈,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与此同时,在“连续大火”背后,是威马急于上市的雄心。9月22日,威马完成100亿元D轮融资,这次融资号称中国本土智能汽车发展史上最大单轮融资。8天之后,威马开启辅导备案,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其创始人沈晖信心满满,他在一封内部信中写道:“融资100亿不是我们的目标,创造100亿、500亿、1000亿的价值才是威马人的目标。因此站在2020年的10月,我的内心反而无比笃定。”

然而,接连发生的自燃事件或许会对威马的财务和估值产生负面影响。“危马”的信任危机,恐怕也并非那么容易消除。

本文为中新汽车原创,欢迎小伙伴分享,媒体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作者及出处,谢绝任何媒体、自媒体以此文任何内容制作为视频、音频脚本,违者将承担法律责任。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