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高端对话】听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讲述一个真正互联网明星的造车观

2018-11-07 09:54
吴声汽车
关注

从投资到投入,是看到了风口,

更是想做一番事业

吴迎秋:你讲到点上了,新汽车的出现,一定是跟互联网有直接关系。因为有关系,所以新汽车的出现一定是那批互联网领域出来的人首先推动的。但是过去互联网最擅长的没有崭露出来,没有落地。你刚才讲的应该是真正互联网思维。这样的想法,才是今后传统汽车不好跟的。这才是小鹏汽车的机会。

当初你在互联网创业的时候,有一千多家互联网公司,最后成的也就几家。可见,不是所有互联网公司都能成功,能成的一定有可以让人信赖的地方。今天,你们做新汽车,说的话可能有些人不信。但是,如果大家都了解了你的过去,知道你曾经在互联网成功的时候,一定会后更多的人信你。毕竟,你第一次创业是在那样概率下脱颖而出的,人们没理由不相信你再次创业的成功概率。

当初找到了橙子汽车,投钱给他们去做,你投了多少钱?希望它什么时候能产出?

何小鹏:投了300万美金左右。不光是我一个人,还有一群好朋友。那时候没考虑那么远。造车要很多钱,但没有仔细地思考要多少钱。我认为300万美元,大概能够推动它到下一个阶段,建一个小型的团队,做出一些事情来证明自己,这就是我的目标。后面我大概又投了五六轮,阿里巴巴也投了五六轮。通过不断投资,企业达到了一个阶段。

在那个时候,我觉得互联网人造车,或者互联网人做硬件,基本上是九死一生。我在阿里巴巴体系里也做了一些硬件,没有成功。我也投了一些做硬件的企业,最后他们基本都转型了,还是做软件去了。

我投这家汽车企业,第一我相信趋势,第二我相信中国会有一些新基因的团队,能够造出不同的车,第三我还是不确认,他们能不能把汽车真正地造出来,但至少他们说到做到,有执行力。找到橙子汽车,第二年就改名叫小鹏汽车。小鹏汽车的创始团队说到做到,学习能力很强,这些都是非常难得的,能够用这么少的钱把车造出来,能够很好地行驶,能够迭代,能够容纳更多人。所以,我一路支持,他们也一路做得不错。

吴迎秋:你先开始作为投资人,最后又是什么让你自己来干了?

何小鹏:很多人跟我聊过这个事情:你投了小鹏汽车,又挺喜欢电动汽车的,又在开电动汽车,为什么不去造车?我当时给他们一个理由说,我很喜欢美食,但是不代表我要去开个餐馆。当你进去之后,你就觉得它不是你的爱好,是很苦很苦的事情。

一直到去年2月16号,我才产生要自己干的想法。当时非常的巧,我的孩子出生了,我在陪产。这时候我的一个朋友,那几个投资人之一,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新汽车变化时代到来了。这个时代特别好,一定要进来,你不进来企业虽然能够把事情做出来,但是不一定能够把事情做大做成,一定要进来。他给我讲了半天,当时触动我最强烈的一个感觉是,我的孩子出生了,他以后会问爸爸你是干啥的。如果我跟他说爸爸是做投资的,他很可能会没有很强烈的自豪感。我觉得有必要做一些事情,做点不同的事情。

吴迎秋:如果你骨子里都没有那样的一种特质,一般人不会去干。汽车就是湿手抓面,一旦你沾上了,很难甩掉。你进去了,是脱层皮、脱胎换骨还是累吐血,都是自己找的。你有的不仅是勇气,还有一份对事业的责任感。

现在大家讨论新汽车的生死问题都和钱有关系。你刚才也讲到,在资金上,至少要做18个月的准备。在钱的问题上,你似乎给大家留下了这样印象:小鹏不缺钱,小鹏要钱就有钱。A轮、B轮,最近又B+轮,小鹏似乎很容易。原因是什么呢?他们看重你什么?是因为你在互联网的朋友圈有关系,还是大家对你过往经验的信任?对钱的问题你又是怎么考虑的?

何小鹏:没冲进来之前,我也觉得钱挺难的。因为我以前在做UC的时候,十年融资了十亿人民币。去年一百亿的收入,净利都二三十亿。在最开始做汽车的时候,我心里想,我要融10亿、20亿美金,反正中国所有科技企业放在一起,融超过20亿美金的企业,绝对不超过十家。我冲进来之后,感觉今天中国的VC和各级政府,对于硬件加软件这个大市场的看好度正在直线上升。第一点,是大势在帮助我们,“风”吹的地方更容易拿到钱。第二点,我们提了一个挺大的梦想。只有大的梦想,才能吸纳住更多更强的人进来,并且为之一起而努力。这样可以吸纳很多人,而这些人放在一起,所做的事情又会让资本方更加相信这群人。第三点,我们自己也投了不少钱。这会给很多人信心,我们是愿意真正投入的,把这个事情做好。

强大的朋友圈我觉得意义不大,朋友圈很强大不代表他们愿意真金白银投给你,这是两回事。投钱给你是真的相信你,愿意赌你这个事情。朋友圈只是代表你可以连接到他们。过去我们创业那么多年,给人产生的口碑、信任,真的是一步一步积累出来的。我们很追求说到做到。做产品的人经常说,要超出用户期望,就是做的要比说的好一些,不能说全部都好,但是一定要有差异化的亮点。从营销角度来看,最好是说的比做的都好,我进汽车行业发现,很多车企在概念车上,把想象力都说完了,反正你能想到的它都做了。

交付赌局的本质,

是技术实力和品质控制能力的比拼

吴迎秋:最近一段时间网上有人在说,你跟蔚来汽车董事长兼CEO李斌打赌的事。我相信这件事跟你的造车经历和体验是有很大关系的。你去年生产的这批车,一共多少辆车?

何小鹏:300多辆。

吴迎秋:你认为李斌实现不了万辆交付。这个判断的依据,我相信一定与这300辆车的制造运营有很大关系。

何小鹏:去年的2月,我在小鹏汽车做了一个演讲。演讲完我问大家,每天开电动车的人举一下手,下面坐了接近两百人,一个都没有。我又问偶尔开电动汽车的人举手,多了一个。同样的问题,我在北京、广州的科技大会上问了三次,举手的是只占参会人数1%到2%。这就意味着做电动汽车的人不开电动汽车。科技圈的人是最有钱,也是最有可能探索新事物的人群。他们也不开电动汽车,怎么能把电动汽车造好?电动汽车的市场还没有真正培养起来。

吴迎秋:你跟李斌打赌,我觉得这个赌挺有意思,其实讲出了很多真实的东西。一个是质量可靠性、一致性等问题,确实是困扰新汽车的一道坎,必须要过。第二个,你现在也许过了这道坎,但是用着用着问题就暴露出来了,这个可能现在是无解的,他也许今天真把一万辆车卖出去了,但是到明年这个时候能否保证不出问题却谁也难预料。这个赌要赌到明年这个时候,可能才能看出谁对谁错。

你们现在售出的300辆车,你应该也掌握了很多反馈信息。你觉得,大家对新汽车最关心的到底是什么?说到质量可靠性问题,它对消费购买行为的作用到底有多大?

何小鹏:我之所以打这个赌,核心点还是品质交付。而品质交付里面,最难的我认为来自于两个部分的创新。

第一个是三电——电机、电控、电池体系,能不能做得好。我强烈认为中国对电动车的管理,对电池的管理应该达到IP68(P是Ingress Protection的缩写,IP等级是针对电气设备外壳对异物侵入的防护等级,来源是国际电工委员会的标准IEC 60529。IP68为当前最高等级),而不是IP67,IP67和IP68差异是什么?一个是电动车在水里泡一个小时没问题,一个是泡24小时以上没问题。中国现在城市内涝现象非常严重,随便一场大雨城市的很多地方就淹了。淹肯定不止淹一个小时,淹一晚上很正常。如果淹一个晚上这个车的电池就报废甚至燃烧,这是多大的风险。互联网上搜索一下可以看到,现在电动车浸泡之后,很多是掉电,这种感觉很不好,风险很高。

第二个是基于互联网和智能化的,基于软件创新的能力,是不是稳定。我们是自主研发,而很多公司都是第三方在做。第三方比自主研发的要差,因为我们都知道运行程度、运营程度是不一样的,只有自己最清楚。自研体系刚开始从0建到1,建设难度也很高。一个是长远越来越好,一个是短期会快一点,如何运用自研和第三方,对我们是很大挑战。

我跟李斌打这个赌,是因为看到他内部在这两个方面确实碰到一些困难。在这两个地方很容易出现很多的问题。但是大部分人最开始视线都是传统角度,你的工艺怎么样?你的制造产能行不行?你的供应链有没有问题?我相对担心后者,在上述那两个方面能不能做好。我发现,国内有很多做过汽油车的厂家,做的第一款电动汽车,都是在这两个地方出了大问题,所以不敢交付。

我们这种企业比他们还复杂,组织新建设的,渠道也是新建设的,整车能力也是新建的。我们等于同时在做五六个创新。他们在做两、三个创新都碰到了挑战,为什么我们这些人做五六个创新没有问题?我相信有些人可以克服困难,也许李斌可以,也许我也可以,但是我觉得要给更长的时间,要做更充分的准备,要做更长的阶梯把这个坎给过了。一旦我们过了这个坎以后就会发现,我们走过的创新之路,必须从组织和基因层面去改变。某种角度,我认为在这两个体系上,很多人都忽视了。

吴迎秋:你打这个赌,从本质上来说还是负责任的,而且也是实事求是的。如果李斌到了年底交付了一万辆,这个赌约该怎么算?那个时候你怎么说?

何小鹏:这个赌无论怎么样,对于新造车势力,或者互联网造车都是双赢的。如果李斌赢了,他的好处在于互联网造车势力里面,有人可以在规定时间交付足够的车,虽然不是很大量,但是量也不小。对整个供应链,对整个行业的认可度,绝对是好事情,当然必须是没有问题的前提下。如果最后李斌看到了一些问题,更稳健了,比如说只交付了五千到一万辆,这也是好事。最怕交付之后出来大量口碑问题,这就严重了。

吴迎秋:一丁点儿的问题都不能出。后进入品牌、弱势品牌,容错率低是个客观现实。如果是一个品牌力很强的产品出了问题,他们还能承受得住。但是对一个小企业,对于一个后进入企业,一个新企业,出一点问题可能就是满盘皆输的。这个赌打得非常有价值。对所有的新汽车来说,真的不能有半点马虎。质量可靠性、稳定性、一致性问题非常重要。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应该明白,这个赌谁输谁赢并不重要。

回到产品上,让你来评价小鹏汽车,它跟其他新汽车,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何小鹏:核心点就是我们在做一个大众能买得起的智能汽车。而智能汽车的核心能力,在于通过大量的自主研发,把互联网和自动驾驶、产品体系做好。我们认为,做很便宜的电动汽车,产生不了智能化的能力;做一个很贵的车,产生不了规模,没有后端。

我们认为从某种角度来看,电动汽车很难跟大众和丰田这样的企业竞争,而智能汽车因为有强大的中国化基因,是完全有可能的,先活着,你才有可能向更大的企业去学习,或者有同台竞争的可能性。

今天一开始如果只做电动汽车,也许你通过营销、通过某些方式能够进入到这个市场,但一旦这个市场真正打开之后,你会发现竞争无比惨烈,那时候你就没有差异化,你得拼渠道能力、营销能力。你可以活着,但是你很难变大,更别说变强。今天从长线来看,我们要变大、变强是一个目标。但是,这个过程中又有很多变数:能不能活到那一天?钱够不够、管理跟不跟得上等都是可能面临的问题。

吴迎秋:你说得很对。今天的造车新势力已经是诸侯割据的局面。诸侯割据,就一定会出枭雄来整合局面,统一乱局。谁能做枭雄?谁能抓住机会变大变强,成为枭雄?这对所有新势力车企来说既是新一轮发展的机遇,也是严峻挑战,对小鹏更是如此。

何小鹏:谢谢吴老师。

<上一页  1  2  3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