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李斌狂奔,蔚来失控?

2019-01-28 11:59
角马能源
关注

文/ 王宇

编辑/

11348,这预示一场赌局的终结。

去年7月,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曾告诫造车新势力“好饭不怕晚”,宣称初创车企2018年“没人可以交付 10000 台”。

仅过几日,蔚来汽车创始人、CEO李斌隔空对赌何小鹏,称到年底前可交付1万辆。

这两位造车新势力代表人物的赌注是一辆蔚来ES8或一辆小鹏汽车。

赌局的最终胜利者是李斌。半个月前,蔚来汽车发布2018年销售数据,累计交付11348 辆蔚来ES8。

尽管赢得赌局,但蔚来汽车仍备受安全质疑。

仅仅一个多月前,又一起车祸再次让蔚来汽车陷入旋涡。一位驾驶ES8的车主以20-34公里时速装上灯柱,结果车前脸尽毁,安全气囊未弹开。

蔚来汽车安全吗?当李斌“重新定义量产交付”时,这家成立仅4年多的新公司仅用不到两年时间实现量产,安全问题频现为它的未来蒙上阴影。

去年4月,来自德国一家权威检测机构对包括蔚来在内的新能源汽车进行过安全测试。该机构相关负责人称,蔚来ES8很难在欧洲市场销售。

这家权威机构通过一系列评估发现,蔚来ES8暂时存在安全性和可靠性不足问题,没有办法通过机构的安全测试。

对资本狂人李斌来说,他早已习惯狂奔。但狂奔的蔚来,离失控还有多远?

蔚来安全吗?

当得知蔚来汽车的交付量后,何小鹏愿赌服输。

他第一时间发朋友圈恭喜蔚来和李斌,并表示将马上付一辆ES8顶配的购车款,这辆车计划在小鹏汽车年会上当成奖品。

蔚来汽车于2018年6月28日正式对外交车,但外界对它的质疑从未中断,其中最大的质疑来自于安全性能。

去年12月16日,一辆蔚来ES8在广州撞上路灯柱事故导致车头严重损毁,但安全气囊并没有弹出。

当天晚上,蔚来汽车发表声明,经调查,车辆撞击前的时速为20.7公里/时,车辆速度较慢,驾驶员及车上另一名乘员未受任何伤害。

蔚来还表示,由于受撞击的路灯未弯曲,故判断属于刚性柱状物体的直接碰撞。在碰撞中,车辆前舱的溃缩结构吸收碰撞能量,双前纵梁没有大碍,气囊在此情况下不需要弹出。

但这一系列专业辩解在几乎完全毁掉的车头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一种质疑是,在如此低车速的情况下,车辆损毁已如此严重,倘若车时速达到60公里以上,车主及车内乘客恐怕性命堪忧。

这并非第一起安全事故。去年4月,还在测试阶段的蔚来ES8曾发生过交通事故。

当时,一辆蔚来ES8试驾车追尾公交车,发动机舱盖发生明显变形,前保险杠无一幸免。当时的车速,也仅介于20-34公里/小时之间。

作为蔚来的创始投资人,雷军对蔚来车的安全或许也有担忧。去年12月15日,雷军发微博称,李斌曾送给雷军一辆ES6,但后者决定转送给米粉。

除了频现的交通事故,从交付之日起,蔚来汽车被爆出各种问题。

有蔚来车主曾抱怨称,他的汽车在行驶过程中曾出现过系统死机问题。虽然车可以正常行驶,但车内行车系统无法充电,导致整车系统无法启动。重启后,仍无法给系统加电。

另有车主在蔚来官方APP中表示,自己的车在发生系统死机重启后,实际续航只有约200公里,且充电桩无法正常充电,只得将车返场,升级维修。

“提车两个月,真的是什么奇葩事件都遇到过,补个漆可以补半个月,(车载机器人)nomi半夜唱歌自嗨,吓到保安,后视镜不能动,车门开不了,系统常死机。”一位车主抱怨称。

这一系列“指控”,均指向蔚来汽车的安全性。

独立车评人“38号美系性能控”在评测蔚来ES8后曾给出如此评价:“蔚来ES8这款车并不算是一款已经完成的产品,或者说是目前市面上少数可以被定义为没完工就上市的车。”

蔚来总裁秦力洪坦言,消费者反馈的问题都却有其事,蔚来汽车将认真听取各方面的真知灼见,不忌讳批评,保持信心,专注改进迭代,加强沟通。

在去年的赌局中,何小鹏曾告诫新造车公司,第一辆车最好只交付内部和少数用户,做一个“中改”以腾挪时间和空间,来大幅度提高品质和平台体系。

他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说过:“慢”就是“快”,一款好的产品需要时间积累。

对于新造车势力而言,组队、融资、定义产品、供应链、量产交付、服务落地,这些流程就像一道道关卡。

在量产交付上,除了焦急等待的预订用户,更多潜在消费者拿着放大镜观察。

造车是要更快一些,还是更稳一些,李斌显然选择了前者。

李斌向来喜欢速度。去年中,蔚来旗下车型EP9打败兰博基尼,刷新德国纽柏林赛道最快纪录,拿下最快电动车的头衔。

但对普通消费者而言,速度和安全,哪个更重要?

李斌狂奔

从易车网到共享单车摩拜,再到蔚来汽车,这位近年来声名鹊起的明星企业家的创业之路越走越快。

早在2000年,李斌创办易车公司,并在十年后带领易车成功在海外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车互联网公司。

三年前,李斌投资摩拜单车,成为这家公司的幕后大佬,他也因此被称为“共享出行教父”。去年4月4日,摩拜单车被美团以27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

在投资摩拜的两年前,李斌联合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顶尖互联网企业与企业家联合发起创立蔚来,并获得淡马锡、百度资本等数十家知名机构加持。

在资本助推下,蔚来汽车仅在两年后便推出车型,并在成立四年后成功在美国纽交所上市。

蔚来汽车的速度仍在加快。作为纯电动汽车的标杆公司,特斯拉MODEL S从量产到交付万辆,用了近三年,但蔚来汽车仅用一年完成。

李斌之所以急于狂奔,或许是为了争抢赛道。在蔚来汽车身后,小鹏汽、威马、奇点等造车新势力公司虎视眈眈。

对于新造车公司来说,量产10万辆被认为是一道坎,谁先越过,谁将获胜。

车和家创始人李想曾表示,新造车企业需要在2020年销量达到10万辆以上,否则将消失。

尽管蔚来汽车在量产上走在前列,但其量产过程一波三折。

2017年12月,蔚来汽车上市首日,这家备受期待的造车公司即获得万辆订单。当时,李斌曾放言,蔚来承诺ES8将于2018年3月正式交付。

由于产能不足,ES8交付时间一拖再拖。

去年2月,蔚来宣称将交付时间推迟到4月下旬。到了4月,李斌又表示,争取6月进行批量交付,9月完成1万辆创始版车型的交付。

但到了去年6月底,蔚来汽车仅对内交付10台车型。

产能不足源自蔚来汽车没有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该公司产品均由江淮汽车代工生产,导致产品质量很难保证不出问题。

除了产能不足,蔚来还面临连续巨额亏损的境地。

数据显示,2016-2017年,蔚来汽车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元和50.21亿元。去年前三季度,净亏损扩大至61.36亿元。

对于亏损,李斌或许有足够的理由说服投资者和用户。在蔚来之前,作为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标杆,特斯拉自上市九年来仅3个季度实现盈利。

造车新势力的狂奔还引来传统汽车大佬的痛斥。两年前,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曾直言不讳地称,有些企业根本不懂汽车,意在资本市场上圈钱。

李斌回怼称,20年前,李书福不也说车是4个轮子加2个沙发吗?

但20年后的今天,仅2018年12月,这位“汽车疯子”执掌下的吉利汽车总销量为9.33万辆,去年全年累计销量超150万辆。

4天前,蔚来汽车宣布,李斌转让其名下5000万股股份用于成立蔚来用户信托。

李斌称,成立用户信托是为了忠于蔚来成为一家用户企业的初心。

但这份初心再次被质疑为画饼充饥。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