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生物质能电动汽车与能源转型及第四次工业革命(之二能源篇)

(续上文)

第四章  车载发电机取代现有发电站及供电网

各类电动汽车推广中当前最热门的是纯电动汽车车型,但我们认为纯电动汽车推广既要看到石油即将枯竭及带来的雾霾等严重环保问题、全球联合抑制气侯变化的决心,也要看到现有纯电动汽车技术路线都是建立在欧美国家电力充足前提下的,而其余一百多个国家存在电力短缺的瓶颈,例如印度不但电力系统老化不堪重负经常停电,甚至多达四分之一人口的三亿多人完全无电可用,连起码的生活照明、空调用电都无法解决,推广纯电动汽车不容回避的是作为一个巨大的用电器必然要求电力增容,再新增用电容量电网更难承受。按中国推广两亿辆电动乘用车计,至少新增装机容量四亿千瓦,需投资四万亿元,相当于四万亿经济刺激规模。

所以针对广大的缺电少油地区尤其生物质材料来源丰富地区这样的市场,本文介绍的电动汽车——不论是使用方便价格稍贵的斯特林机汽车还是价格低廉的高温气化发电的电动汽车,不仅是新能源汽车,而车载发电机兼做可实现热、电、冷联供的分布式能源发电站,灵活弥补大电网不足;装载25千瓦斯特林机的汽车售价30万左右,装载15千瓦高温气化发电机组的小汽车售价约十几、二十万元,单位千瓦投资约一万二,仅与生物质发电站相当;而高温燃烧技术或高温气化技术突破燃烧条件的限制,哪怕刚砍伐的新鲜杂草、树枝等也可作为发电燃料,各类燃料随处可见,不但发电效率大幅度提高且发电成本低于大电网电价,一辆车的发电机容量就足以保证家庭用电乃至小型工厂用电,包括其他农业机械、工程动力机械等的电力供应均不再依赖电网,因此可以向逐步取代电网过渡。

现在全球发电机装机容量为六十亿千瓦(包括水电、火电、核电、风电等都在内),当生物质电动汽车推广到三亿辆左右时(相当于美国汽车保有量),车载平均二十千瓦发电机,总发电能力远超六十亿千瓦;而且旧汽车报废后车载发电机仍可用于发电,发电能力进一步增加;可逐步取代现有发电厂及电网系统,在能源草产业发展起来后即可以能源草取代发电的燃煤。(当全球汽车更换总量达现有的十亿辆时,发电能力超过三百亿千瓦,闲暇时发电量即可满足全球电力供应,足以完全取代现有电网系统)。

至于燃料供应体系更换,可充分利用现有燃料销售网络,与现有加油站系统合作共赢,作为节油的混合动力汽车车型是兼容汽油、柴油等各种燃料的,可先照常供应汽、柴油,逐步增供工业棕榈油、工业豆油、地沟油、工业蔗糖等无灰烬燃料;过渡到精洗煤炭掺混的生物质颗粒燃料或掺混煤炭合成天然气、煤制油发电,随能源草产业链发展减少掺混比例或发展生物质汽油、生物质甲烷、二甲醚等。(现在光马来西亚、印尼遗弃的易于收集储运的棕榈壳就达每年六千万吨,生物质来源丰富)。

实际上生物质合成汽油技术已经成熟,例如中国凯迪生物质开发公司已有年产十万吨的生物质汽油生产线投产,每三吨干物质合成一吨汽油,且成本低于现有汽、柴油,而生物质合成甲烷、甲醇、二甲醚等技术都有投产的报道[7] [8],因此取得大量生物质材料后有一个可选的路径就是发展生物质汽油合成化工,对于一些燃料用量并不多的车型,例如小型乘用车,整个使用周期的燃料费用可能不到十万元,若改为混合动力车则价格要贵十万左右,因此这些车型是完全可以使用或掺烧生物质汽油的(包括生物质合成二甲醚、甲醇、甲烷等在内),也可完整保留发展非常成熟的传统汽车工业。当然以中国每年十亿吨秸秆合成三亿吨生物质汽油考虑,按每吨合成产能投资两万元计算,需要化工投资近六万亿元,而且化工污染治理尚未考虑在内,这些都需要综合权衡。

有些情形可直接推广成型生物质燃料的,如乌克兰地区,土质肥沃而油气进口被俄罗斯掐断,又面临军事威胁,可直接发展能源草种植,估计以黑土闻名于世的当地土壤年亩产十几吨乃至上百吨干草不成问题;在强大军事压力下坦克、装甲车、移动火炮、特种军用车辆等也可采用本技术改装;而且改装后在丛林地带作战则燃料几乎随处可得,并可优先发展全电坦克等先进装备。同样的理由适用于朝鲜、台湾、越南、东欧等地。

1  2  3  4  5  6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