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新势力造车沉浮录,全靠“拼爹”定胜负?

2020-06-25 12:27
汽车大事记
关注

近两个月,随着疫情减退,车市逐渐回暖,各大品牌终于迎来一丝丝生的曙光。然而,与此同时,新势力圈子里却传来一声声哀嚎。

由于受到此前公司法务乔宇东实名举报影响,赛麟汽车正陷入全面瘫痪的状态,公司账户被冻结、原本在5月份到账的30亿投资被搁置,管理层集体辞职,办公楼即将被封,员工开启维权。

拜腾已拖欠包括总监级在内的员工近4个月薪资,涉及人员近千人,至今未作正面交代,后续安排尚无下文。

博郡则是从去年开始欠薪,创始人、总经理黄希鸣表示“博郡汽车目前遭遇严重的经营困境。”将重新定位商业模式,争取走出困境。

新势力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死亡,留下一个个资本烂摊子,苦了一批又一批工人。

虽然不少人说这些新势力无非是假造车之名行骗补之实,造车者中有多少个“长袖善舞的贾跃亭”我们说不准,但如果他们都能拥有一个好爸爸,或许还不用扑得那么不堪。

美国证交会6月19日披露,腾讯通过全资子公司Huang River共斥资1000万美元(约7070万元人民币)再次买入蔚来汽车168万股美国存托股(ADS)。

腾讯坐稳蔚来的第二大股东,成为了蔚来的好爸爸,这无疑是给渐起的蔚来又打了一针强心剂。

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样一个好爸爸,但有爸的孩子大都像个宝。

总体而言,复工复产后的几个月以来,蔚来那是阵阵春风拂面。

先是获得70亿战略投资续住了命,同时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有了个安身之地。

业绩方面,4月,蔚来共计交付了2,907辆ES6和248辆ES8;相比3月份增长105.8%,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80.7%,环比增长 105.8%。5月共计交付3436辆,交付数达去年同期三倍以上,同比增长215.5%,创下月度交付纪录。

自三月以来,蔚来销量连续三个月实现环比增涨。

今年前5月,蔚来累计交付量已超过1万辆,品牌累计销量达到了42342台,成为国内首个销量突破4万台的造车新势力。

在前不久的财报业绩说明会上,李斌还预计第二季度季度交付量将会破万,毛利率也将实现转正。

而政策方面,新补贴政策给了支持换电模式的车辆“免死金牌”,两会期间在政策上再获高层肯定;新款ES8 开始交付;换电站 6 天新建 5 座、换电次数已突破 50 万次……

各方面的消息和数据都在证实着蔚来的稳中向好。

在财报后电话会议上,针对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关于未来上市的问题,李斌还表示:蔚来中国帮我们打通了人民币募资通道。从蔚来中国的角度来讲,我们当然是具备了在中国资本市场IPO的可能性,后续会根据资本市场,包括中国资本市场的情况做综合的决策。

动物世界里,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在资本的世界里,没有真正的爸爸,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所谓的伯乐,所谓的慧眼识英雄,其实都是以资本回报为驱动的投资行为。

尽管如今尚未实现盈利,但过去几个月接二连三传来融资消息,蔚来这颗摇钱树蓬勃的长势,腾讯爸爸是看在眼里的。

作为一家大厂,多条腿走路是必然的发展模式,从最初的即时通讯,到游戏,到视频平台,到影视产业……再到如今的出行市场,腾讯从不缺席。

单是出行领域,腾讯的布局就已经涉足金融、厂商、自动驾驶、车联网、互联网出行、汽车服务等各个细分板块。

如今瞄准蔚来,显然是想在实体造车领域分一杯羹,未来开辟出腾讯专属的“互联网+汽车”生态也不奇怪。

腾讯这次增持蔚来,在互联网巨头划分实体造车势力的案例中,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在此之前,百度、阿里、美团等互联网大厂已经选定了自己看对眼的新势力明星企业,陆续结起了联盟。

2018年1月份,小鹏汽车宣布启动总额22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并获得阿里巴巴集团、富士康和IDG资本的联合领投支持,在小鹏的A轮和B轮融资中,阿里均以领投身份出现。

2019年1月,威马汽车与百度共同成立“智能汽车全球联合技术研发中心”,双方依托各自的科技及应用研发优势,展开了面向L3、L4、L5级别开展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同年3月,威马完成总额30亿元的C轮融资,由百度集团领投,两年前,威马的B轮融资中百度也是领投身份。

2019年8月,理想汽车宣布完成5.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亿元)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美团创始人王兴领投,其中王兴个人领投近3亿美元。

上个月下旬,王兴刚刚提到了他的理想one,两周前,他在饭否网上写道:“电车都比油车好开,理想ONE比蔚来更好开”。自领投理想之后,王兴成了理想汽车最佳带货人,时不时就会在他的饭否账号上夸赞一下理想。

而就在几小时前,《晚点LatePost》消息,理想汽车即将获得5.5亿美元D轮融资,美团领投5亿美元,李想本人跟投剩余5000万美元中的3000万,投后估值为40.5亿美元。

此举,正式实锤了美团和理想的“父子关系”。

百度系威马,阿里系小鹏,腾讯系蔚来,美团则选择了理想,这是新势力后浪的角逐,也是BATM在出行市场的较量。

出行市场这样一块庞大的蛋糕,作为互联网巨头,同时也是资本巨头,BATM谁都不可能冷眼旁观。

从网约车平台,自动驾驶技术,到如今对实体造车的投资,互联网巨头们涉足出行的领域的方向也各有不同,百度此前在长沙落地了自动驾驶出租,阿里达摩院则研发了自己的自动驾驶“混合式仿真测试平台”,腾讯还曾和广汽达成战略合作,要在车联网、汽车电商保险金融等多个细分领域共同发展。

大佬们五花八门的研发方向,最终都离不开一个可供实现的载体,所以入局实体造车自然是必然趋势。

互联网大厂之所选择投资造车新势力而不是亲自上场造车,除了造车资质的门槛之外,更重要的是,比起工业生产能力,互联网巨头更擅长于风投,以及互联网和数据技术。

眼前一家家补贴下冒尖而又无声无息消亡的无名新势力,大佬们显然早已洞穿了其中的泡沫,与其劳民伤财自己干,不如带着资本适时入局更划算。

大佬们永远都是精明得很。

吉利李书福曾预言,未来中国汽车市场,只能存活2-3家。

乍一听,让人若有所思。但以目前的势头,李书福说的这个未来显得有点远,中间不知道还隔着多少个吉利发展史,听起来还有点过于理想化了。

王兴则是有模有样地提出了一个“3+3+3+3存活论”。分别是3家央企——一汽、东风、长安,3家地方国企——上汽、广汽、北汽,3家民企——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造车新势力——理想、蔚来、小鹏。

李书福所指的那2-3家会不会有理想、蔚来、小鹏?尚且未来难期。但新势力当中,能活到最后的,基本上是难出其右者,顶多再加个威马。

其中,前四名当中,李斌、何小鹏、李想又存在明显的扎堆友谊,前些天,三位CEO还罕见地同了一次框 ,何小鹏配文:“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媒体谓之“怀揣理想,携手鹏友,奔向蔚来!”而威马骑着马独自跟在后面,显得有些人单影只。

但是无一例外,它们都是处于健康向上的业务状态,并且瞄准自动驾驶、智能出行的目标清晰的造车者。

业绩数据是一方面,再之就是眼前BATM下注的力度,一定程度上也反映着资本巨头对于新势力发展潜力的预判。

谁能活到最后?资本的风向会提前一步告诉我们答案。能成为互联网巨头入局出行的真正好帮手者,大佬自然不会舍得让它轻易趴下。

       金主爸爸虽比不上亲爸爸血浓于水,但在资本市场中,资本巨头强而有力的臂弯对于动辄烧掉几十上百亿的新造车而言,比亲爸爸还要亲。

一方面是给予稳定的资金支持,让车企不用隔三差五为融资发愁,更不用为了钱搞些徇私舞弊的勾当;另一方面是在经营危机时还能拉上一把,不至于一打就趴下。

就好比拜腾,本质上其造车的诚意是有的,奈何融资速度跟不上发展步伐的,偏偏还遇上了疫情这样的寒冬。如今工厂已经建好,设备已经就绪,M-Byte也亮相了而且还有些亮点,就差量产开售这临门一脚。

这时候要是能有个爸爸过来拉它一把,相信还是可以在市场上拼杀一番的。

再说回蔚来,去年9月初蔚来几乎揭不开锅的时候,发行了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其中1亿是李斌自己认购的,另外1亿则来自腾讯。如果当时的腾讯爸爸没有及时出手,蔚来说不定就成了拜腾第二,也不会再有“怀揣理想,携手鹏友,奔向蔚来!”的行内佳话了。

所以说,互联网巨头与造车新势力的连结,会是新势力夺得最终胜利的关键因素。

那些接二连三欠薪的、倒闭的、“下周回国”的造车嘴炮们,除了收割一波韭菜,吹起一阵虚无缥缈的名声,最后坑害一群不知情的工人兄弟姐妹之外,根本入不了资本巨头的法眼,更得不到爸爸的宠爱。

一言以蔽之,有爸的孩子才能像个宝。

又或者说,有“宝”的孩子才能得到爸的宠爱。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