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销量暴跌82%!亏损超60亿!裁员20%!北汽新能源还能翻身吗?

从巅峰到低谷,需要多久?北汽新能源的答案是一年。

作为曾经连续七年获得纯电动汽车销量冠军的北汽新能源,为何在新能源汽车市场爆发的2020年全面走低,跌至谷底?

销量暴跌82%

日前,北汽蓝谷发布最新数据显示,北汽新能源2020年累计销量为2.59万辆,相比2019年的15.06万辆下降82.79%。

北汽蓝谷业绩公告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公司产销量未达预期,尤其是占比较高的对公销量受疫情影响严重,导致收入和毛利大幅下降,使现有毛利无法覆盖固有成本费用,因此对公司业绩影响金额约为 30 亿元。

疫情表示我才不背这锅

2020上半年国内新能源车市场确实状态不佳,销量同比下滑近四成,但随着车市整体回暖,2020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以同比增长10.9%的成绩收官。不仅蔚来、小鹏、理想三大国内造车新势力均跑赢销量大盘,而且就连与北汽新能源同属传统新能源造车板块的广汽埃安,销量也同比增长39.3%。

北汽新能源的过去可谓是风光无限。2009年,北汽新能源成为国内最早涉足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企业之一,以E150 EV车型开局后,相继推出EX、EC和EU系列车型,北汽新能源销量开始快速爬升,2018年累计销量超15.8万辆,同比增长53%。同年,北汽新能源借壳上市,成为国内首家A股上市的新能源车企。尽管2019年北汽新能源出现同比4.69%的销量下滑,但依然凭借15.06万辆的成绩,夺得国内纯电动汽车销量冠军。

为何一年时间,销量便从15万辆缩水至2万多辆?

重B轻C销售结构失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北汽新能源的销量大部分都是仰赖租车市场、网约车公司等企业,以及政府的“大客户”采购,也就是我们常说的B端市场。数据显示,2019年北汽新能源15.06万辆的销量中,约70%为对公销售,这意味着,北汽新能源总销量中仅有三成销向C端的私家车市场。

依赖对公市场,虽然短期内能够迅速获得大批量订单以及新能源补贴,但问题也恰恰在此。把整个企业的“命运”都交给几个“大客户”手中,然而“大客户”份额是有限的,市场是多变的,随着更多车企入局新能源市场,北汽新能源长期依赖的B端市场被抢食也在意料之中。更重要的是,对于C端市场的忽视,让北汽新能源在B端市场遭受冲击后没有反击之力。

产力不足、产品及服务质量是北汽新能源增量的拦路虎。长期倚仗B端市场的策略,使得北汽新能源定位低端市场,一直聚焦补贴后15万元以下车型,比如EC、EX系列。但是,随着各车企推出续航里程更长、智能配置更高的车型,北汽新能源车型缺失的产品竞争力被逐渐放大,自然而然就缺乏竞争力了。

此外,据报道,不少车主反映,北汽新能源销量主力之一的EU5车型,存在着动力电池故障、转向异响、刹车时熄火、续航里程水分严重等一系列问题,自燃也时有发生。更让车主不满的是,其售后服务流程不完善、态度差。

北汽新能源也为此努力过,专门打造了高端品牌极狐ARCFOX。去年10月,极狐品牌的首款车型ARCFOX αT正式上市,当月销量仅为336辆,11月销量只有94辆。上市3个月,累计销量为709辆,都未能突破千辆。

预亏超60亿元

1月30日,作为北汽新能源上市主体的北汽蓝谷发布业绩预告显示,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60亿-6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62亿-67亿元。

北汽蓝谷方面称,影响公司年度业绩预亏的主要原因为疫情等因素影响,公司产销量未达预期。

除疫情因素,北汽新能源还将亏损归结于政府补贴退坡。北汽新能源在公告中称,相比2019年,公司2020年收到的政府补助大幅下降,对公司业绩影响约为9亿元。

image.png

来源:公司公告

根据北汽蓝谷以往业绩报告来看,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55亿元;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201万元。

也就是说以往还有盈利,但在短短的一年时间之内业绩断崖式下滑,可见新能源补贴退坡对北汽新能源的影响之大,更可见其造血能力有多差劲。如果政府补贴全面退出,可想而知届时北汽新能源将处于何等境地。

董事长离职,裁员20%

1月25日,北汽蓝谷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姜德义递交辞职函。公告显示辞职原因为姜德义因工作原因向董事会提出辞职,并且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在接到姜德义辞职函的同时,北汽蓝谷称经公司决定,选举刘宇为公司九届董事会董事长。

有消息称,姜德义辞职北汽新能源董事长出于“集团人员不能再兼职下属企业”的北汽集团最新规定。但很明显,这是一次引咎辞职,毕竟从其他行业转战汽车行业的姜德义仅仅任职4个月。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将权利下放,让有多年汽车营销经验的刘宇解决目前的难题。

然而,对于刘宇来说,盘活北汽新能源并非易事。

此前在刘宇担任总经理期间,北汽新能源押宝高端品牌极狐,试图通过上攻布局未来并拉动整体销量。但是,自去年10月24日上市以来,极狐品牌首款车型ARCFOX αT仅交出709辆的销量成绩单。

除了ARCFOX品牌以外,押注“换电模式”也是北汽新能源的方向之一。

2020年10月,北汽蓝谷宣布,将对外投资1.07亿元,向子公司蓝谷智慧能源进行增资,继续加码换电业务模式。

前不久,蓝谷智慧能源宣布完成A+轮融资,融资总额超3亿元,由北汽新能源、SK新能源(SKFS)、宁德时代和廊坊安鹏基金四家企业联合领投。四方将分别从技术、供应链、资金等方面分别助力蓝谷智慧能源继续开拓换电、研发创新,以及构建能源服务圈。

随后的1月22日,北汽蓝谷再宣布,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获证监会审核通过,定增发行股票募资不超过55亿元人民币。对于这笔资金的用途,北汽蓝谷称将主要投向:ARCFOX和换电业务。

显然,ARCFOX和换电业务已经成为北汽新能源的救命稻草了。

不过,ARCFOX目前不仅成效一般,而且还面对埃安LX、特斯拉Model Y、理想ONE等车型的竞争。而早期便试水换电业务的北汽新能源,目前仍原地踏步。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北汽新能源仍仅在出租车领域推行换电,面向私人用户还未推广换电车型。

在董事长离职之后,据多家媒体报道,北汽新能源正计划启动一轮裁员,比例达到了20%。

image.png

来源:微博

据透露,目前北汽新能源已经明确下发了”裁员名单”,甚至一位在北汽新能源负责研发工作的高管,也在被裁减的名单之列。

裁员之外,北汽新能源或将存在降薪行为。据脉脉APP上一认证北汽新能源员工评论称,“无耻之极!到4月份说绩效不合格,把1月至3月发的钱扣了,说从1月开始降薪。”

1月29日,有媒体向北汽新能源求证,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尚无关于裁员的方案或计划,没有发生研发高管主动离职的情况,也没有计划开展对在岗的研发高管进行劳动合同解除的情况。”

此外,其进一步表示,未来公司将推行企业OKR战功激励体系,不能创造价值的员工,实行末位淘汰。

写在最后

在不得已放弃燃油车品牌之后,北汽集团毕其功于新能源一役。然而目前看来,不只是北汽新能源,北汽燃油车的处境也不容乐观,销量与吉利、长安以及长城相比均有不小的差距。而随着“马太效应”的加剧,处于中下水平的北汽想要翻盘并非易事。

北汽新能源更是如此。无论“冲高”还是“换电”,仍需高资金投入,但短期内又难见效果,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和低迷业绩双重压力下,北汽新能源是否还能反弹,挺过2021呢?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