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豪赌过后,一地鸡毛的造车新势力

2019-03-01 09:41
来源: 镁客网

不知何时,大佬们之间打赌成为了一种潮流。

“董小姐”好赌,出手爽快。先是在六年前和雷军一赌10个亿;后来,又把自己的全部“家当”拿去了押注银隆。

马老师向来并非赌徒,只可惜“套路”难躲,多年前在CCTV的颁奖台上就被王健林“忽悠着”打了个赌。赌的是到2020年,如果电商在中国零售份额达到50%,王健林就输给马云一个亿,如果没有达到,马云则输给王健林一个亿。

当然,赌局到最后往往都成了噱头,胜负不重要,成为媒体、行业内外时不时提及的谈资足以让双方在公关上赚到了无数头条和“热搜”。

有此“前例”,后来者多少也get了“抢热搜”的“正确操作”。去年8月,造车新势力中的佼佼者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和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也打了个赌。赌的是蔚来汽车在2018年内能否完成1万台车的交付,若没有完成,李斌要送何小鹏一台车,反之,则是何小鹏送李斌一台车。

豪赌过后,一地鸡毛的造车新势力

彼时,两个人都信心十足,一个远程喊话拉开赌局的序幕,一个提前放言“谢谢李斌的礼物”,谁都不认为自己要输。殊不知,数月之后,一个四面楚歌,另一个先输一子。

师出同门的“互怼兄弟”

不久前,马斯克在推特上讲了一件有趣的轶事。他说特斯拉在成立之初差点用法拉第这个名字,因为当初特斯拉这个商标是别人的。后来,公司决定用特斯拉,他也从别人手中买下了特斯拉的名字,而法拉第则被另外一家竞争对手使用。

没错,马斯克提到的对手正是由贾跃亭创办的法拉第。或许连马斯克自己都不会想到,在取名方式之外,他更是不少中国造车新势力们的启蒙者。

国内造车时代是在2014年开始的。那时,特斯拉汽车刚卖到中国,马斯克在中国上演了一场夺目show,又是参加论坛对话、又是接受杂志专访、又是亲自将钥匙交给了国内首批特斯拉用户,同时,他还宣布了令人震撼的消息——将特斯拉的专利全部公开。

这趟中国行在何小鹏、李斌、贾跃亭这三个男人心中埋下了“造车的种子”,也就是在这一年,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分别于上海和广州双双成立。然而,尽管师出同门,走得道路却各有不同。

蔚来汽最早是由李斌、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互联网企业、企业家和投资机构联合成立,同时,还获得了淡马锡、百度资本、红杉、厚朴、联想集团等数十家投资机构的青睐,可谓“出身名门不差钱”。

大而全是蔚来汽车的核心策略。

豪赌过后,一地鸡毛的造车新势力

一边召开合作伙伴大会,设立100亿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一面投资30亿元在南京落成高性能电机生产基地;一面埋头造车;一边高举高达,在北京王府井、上海中心、深圳平安金融中心等豪华低端开设体验店;这边江淮的代工厂量产着车,那边已经完成工厂选址计划着将整车基地搬到上海嘉定;左手建充电站、充电桩,右手IPO上市,两不耽误。

蔚来的商业版图里,从工厂建设、造车量产、市场教育,到产业生态构建、公司IPO上市细数都要推进,一个不肯落下。毕竟背靠着数颗大树,源源不断的“供血”,为其提供了两年109亿的烧钱资本。

另外一边的小鹏汽车,最初是由何小鹏、夏珩、何涛等人发起,后来虽有李学凌、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大佬和投资机构的加持,“精打细算”步步为营却是契合其发展道路的代名词。

以公司租金为例,何小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小鹏汽车2017年花的钱少到不好意思说出口,公司总部的日租金为1元/平方米,3万多平的办公室一年是1000多万元,这在同类公司中基本不可能。而小鹏汽车的大手笔是2017年5月在广东肇庆落户的生产基地,项目分为三期,一、二期投资为100亿元。至于融资,何小鹏表示公司在2020年前不会上市。何小鹏曾透露,2018年自己主要在做的就是找钱、找人、建立市场认知,下一阶段,将会做组织融合的工作。

两人的差异最显著的体现是在产品上。2017年12月,李斌斥资8000万在北京五棵松体育中心发布了自家首款量产车型——蔚来ES8。该款车定位中高端精英人群,补贴前售价在44.8万—54.8万之间,并推出了电池租用模式。

精打细算的小鹏汽车则反应稍慢,在2018年初的美国CES上首发了首款上市量产车型——小鹏G3。改款车型定位清晰,面向的是年轻的科技爱好人群,补贴后的售价在13.58万——16.58万之间,何小鹏推崇的是小米那样的“逆袭”策略。

由此可见,双方相性不同,但同在一个圈里,被比较、隔空互怼也实属正常。

2018年,蔚来和小鹏同样进入了量产交付阶段。然而其首批交付的车主都是公司员工。同为造车新势力之一的威马创始人沈晖说了句“真实意义上的交付不是只交给内部职工或是某个熟人,而是一般的线下用户”,火药味十足的话,被视为暗指蔚来和小鹏。

被怼的李斌自然不爽,回应道,“莫非咱们先从西藏开端交给吗?万事总有开端,当然从内部开端,然后逐渐扩展,这才契合事物开展的规则。”

随后蔚来交付一再延迟,小鹏交付数量也极少,何小鹏发朋友圈称“2018年造车企业没有能交付10000台的”。

李斌对此表示不服,隔空喊话何小鹏,称愿意和何小鹏打赌,2018蔚来交不到1万台车,会赔给何小鹏一台ES8。

赌局就此展开。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