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新能源汽车网

汽车制造

正文

要特斯拉还是要蔚来?上海的选择意味深长

导读: 特斯拉可能不是鲇鱼,而是一条鲨鱼,它对中国市场的加速抢夺,必然意味着一场血雨腥风的大洗牌即将拉开大幕。

特斯拉可能不是鲇鱼,而是一条鲨鱼,它对中国市场的加速抢夺,必然意味着一场血雨腥风的大洗牌即将拉开大幕。

“救儿子,还是救女儿?”

在电影《唐山大地震》中这道关乎生死的世纪难题,最近也发生在了上海,只不过面对“选蔚来还是选特斯拉”这个问题,上海市政府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在3月6日蔚来汽车公布的2018年财报中,除了全年净亏损96亿的信息外,关于“取消2017年签订的在上海嘉定建厂计划”的信息,其实更为劲爆。

被动终止还是主动叫停?

在随后的蔚来全年财务会议中,李斌证实了消息属实,他表示,2018年11月,中国的工信部颁布了一个50号文件,允许NIO和JAC(江淮工厂)这样的联合制造合作模式,从大方向上来说,成为中国主管的政府部门努力创新的模式。而现有的合肥江淮蔚来基地能满足未来2至3年的产能需求。

而另一边,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陈鸣波在3月6日的两会期间透露出信息,特斯拉纯电动车项目进展顺利,预计5月份完成总装车间建设,年底部分生产线正式投产。他还表示,特斯拉是有史以来外资在上海最大的一笔制造业的投资,2018年从签约、拿地到开工只用了半年时间,充分体现了上海速度。

针对蔚来嘉定建厂计划取消这件事,目前存在两种声音:自媒体《穹眼财经》认为,新版《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出台后,蔚来被特斯拉挤出了上海;而更多的媒体则认为,蔚来去年净亏损超96亿元,目前资金链不足以支持巨大的开销,而做出了主动叫停上海建厂的决定。

对此,一位蔚来汽车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上海市政府在蔚来汽车正与嘉定区政府进行博弈的过程中,加速推动了特斯拉落户上海,这让我们也很被动,第三款车已经在生产准备阶段了,现在到底在哪生产还不确定。”

按照蔚来此前的规划,旗下的第三款车型,也就是首款轿车车型已被命名为ET7,原本预计会放在蔚来上海工厂进行生产,并将在今年的NIO Day上亮相。现在随着上海工厂被终止,ET7或将继续交由江淮工厂或其他合作伙伴进行代工。

让我们回顾一下蔚来从传出自建工厂到终止这一计划的时间轴。

2018年1月,上海市嘉定区行政服务中心发布了题为《环保局窗口全力推进重大项目蔚来汽车的环评事宜》的文章,称“双方就厂房建设、方案设计、环评编制及其审批等方面做了充分沟通,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全力推进项目的建设”。这是业内第一次传出蔚来要在上海自建工厂,而事实上,蔚来与嘉定区政府签署相关框架协议是在2017年底。

在此之前,李斌是代工模式的坚定拥护者。不过随着江淮代工蔚来持续受到市场的质疑,而且根据相关规定,要取得新能源生产资质,必须自建工厂,李斌对外的态度逐渐发生变化,他在某次采访中曾坦诚,与江淮合作,对于蔚来塑造高端品牌的定位会有不小的挑战。

蔚来官方确认,嘉定工厂既蔚来第二工厂,是上海市政府主导的重点工程,蔚来参与该项目,是基于公司战略部署,为公司第三、第四款车型的产能所作的准备。

2018年10月27日,上海市政府举办外资大项目签约仪式,签约的共有12个项目,总投资超百亿,其中最大的项目增资达到166.6亿,就是蔚来汽车的签约项目。彼时,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郑显聪谈到上海与蔚来汽车的契合度时,表示:“把制造业留在上海,一定要加上‘智能’和‘研发’这两个关键词,成为高端制造业的标杆。” 

很显然,从代工的单腿走路到拥有自建工厂两条腿走路,蔚来已经意识到,建立核心工厂,把整个制造流程走通,可以掌握全部制造环节的能力,这样在代工过程中也能拥有更多主动权。如果只靠代工生产汽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

另外,在蔚来IPO之前曾表示,嘉定工厂将于2020年正式完工,建设和设备采购成本所需资金将达到6.5亿美元(约45亿元人民币)。美国IPO、以及股权融资、车辆销售收入将提供一半的资金,另一半则来自于上海当地的低息或无息贷款支持。

如此看来,从自建工厂的消息传出,到去年10月底,蔚来汽车和上海市政府一直在积极推进该项目。那么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特斯拉享受了“上海速度”

而事实上,就在蔚来与上海嘉定推进项目的过程中,另一边,上海临港也在密切地与特斯拉进行谈判。并且在2018年7月10日,特斯拉正式与上海临港签署投资协议,将在临港地区独资建厂,项目年产量达到50万辆整车生产规模。这是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

很显然,上海对于特斯拉在本地落户的执念已经持续了4年。早在2014年,时任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丁磊就曾与马斯克谈判,想在任期内落实引进特斯拉在上海投资建厂的项目。尽管据称当时开出的条件也十分优厚,不过最终被马斯克拒绝。

而从去年开始,特斯拉在华建厂的欲望越来越强烈,而上海对于引进特斯拉的热情也一直初心不改。加上去年4月份,国家部署加快取消汽车制造行业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去年上海发布了“扩大开放100条”行动方案,提到“鼓励外资投资先进制造业,争取外资新能源汽车项目落地。”

特斯拉享受的优待还不止于此。

近日,特斯拉证实,已与中国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上海浦发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达成协议获得5.21亿美元(约35亿元人民币)贷款,以便在中国上海建立汽车和电池工厂,快速达成生产Model 3轿车。如果不出意外,利率有可能为此前盛传的3.9%,低于中国人民银行4.35%的基准贷款利率。

这样的“超国民待遇”,在业内难免引起了一些争议。

一切的条件,都在向着有利于特斯拉落户上海的方向发展。

根据新版《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做出的规定,提出要严控新建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且要求在所属省份已有电动车项目完成规划产能的基础上才能申请。也就是说,如果特斯拉先拿到生产资质,那么蔚来汽车要拿到上海的资质,需要等特斯拉上海工厂建成并且达成10万辆量产目标。

从博弈的结果来看,上海的选择一目了然。

可能从来没有一个外资品牌像特斯拉一样,受到如此一路绿灯的优待。而这对于一众本土造车新势力而言,即将直面巨大的竞争压力,尤其是当Model 3国产后定价落在30万元以内后,对于像蔚来这样的企业打击到底会有多大,着实令本土汽车人不无担忧。

无论如何,在国家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前一年,加速引进特斯拉这样的对手,其背后意味深长。

从1994年开始,国家用“50:50合资股比”的政策“红线”,对本土汽车工业撑起了一把保护伞。到现在态度上发生了转变,尤其是在新能源产业严重依赖补贴的背景下,试图逐渐放开保护,加速市场化转型,让企业参与到更惨烈的竞争中去培养竞争力。

只不过,特斯拉可能不是鲇鱼,而是一条鲨鱼,它对中国市场的加速抢夺,必然意味着一场血雨腥风的大洗牌即将拉开大幕。

-END-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