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贾跃亭“三婚”背后:为什么还会有人相信他?

2019-04-04 16:11
角马能源
关注

在孙宏斌和许家印眼中,投资贾跃亭,或许仅是他们商业谋局中一场获利颇丰的资本游戏

文/ 王宇

编辑/ 严凯

若论谁是中国最不值得信赖的企业家——如果还能称其为企业家的话,或许非贾跃亭莫属。

在过去1212个日夜里,这位昔日明星曾八次沦落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

和孙宏斌、许家印“分手”后,法拉第未来(下称“FF”)如临深渊。随之而来的裁员、减薪、诉讼等重击更让这场已耗资近千亿元的“造车梦”渐行渐远。

危局之下,今年3月初,贾跃亭不得不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位于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市的900英亩土地。不久后,他又将FF总部卖给纽约一家房地产公司。

正当外界认为FF或许将走向末路时,这位中国最著名的“老赖”恰逢其时地等来生命中的第三位男人——朱骏,以及他带来的6亿美元资金

作为中国著名游戏公司第九城市(下称“九城”)的掌舵者,朱骏确认通过全资子公司与FF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共建一家合资公司,在中国投产销售豪华电动车。

这位游戏大佬能否救FF于水火之中尚不得而知,但他的驰援令人困惑:面对一位频频失信的落寞枭雄,他为什么还会选择去相信?

仅仅6个月前,贾跃亭曾与施以援手的恒大对簿公堂,双方的合作也终以一场闹剧收场。

今年初,当朱骏在FF总部与贾跃亭把酒言欢时,他或许会想起“前任”孙宏斌和许家印,以及他们押注贾布斯背后的资本游戏。

面对九城连年亏损的困境,这位“新欢”或许从与贾跃亭联姻的资本游戏中看到丰厚的“嫁妆”。

救火队长?

但在得到“嫁妆”前,朱骏必须先付出。

按照双方签署的合作协议,FF将向合资公司提供相关产权及资源,包括中国相关生产基地项目的注入,并将对合资公司授予包括FF全新品牌车型V9及其他指定车型在中国的独家生产、营销及销售权。

九城则将分三次等额注资向合资公司提供最高6亿美元资金。

不过,九城此次投资FF与融创、恒大健康此前的投资不同。

孙宏斌和许家印的投资直接来自非公开市场募资,朱骏则是以自身美股上市公司为载体,以FF91项目为标的,向美国投资者融资来创立合资公司。

朱骏此举实属无奈。近年来,九城状况堪忧,该公司在美股价持续低迷,且连续多年亏损,累计亏损额多达19亿元。

从2017年初起,由于未满足纳斯达克上市规则最低买价要求和公开持股股票市值要求,九城曾多次接到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发出的不符合持续上市规定的通知。

雪上加霜的是,2018年10月9日,九城宣布退出纳斯达克全球市场,保留代码转板至第三层级的纳斯达克资本市场,融资能力大大削弱。

对自身尚且难保的九城而言,或许无力独自承担6亿美元资金。这场赌局的背后,是AMTD和Maxim两大国际投行的背书。

AMTD(尚乘集团)是香港地区排名第一的本土投资银行,背靠香港富豪李嘉诚。

近年来,该公司曾帮助美图、360金融等多家中国新经济公司实现中国香港和美国IPO。仅2018年,AMTD完成18宗IPO项目,总募集资金规模超过200亿美元。

Maxim(马克西姆集团)则是一家美国精品投行,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市政证券规则制定委员会(MSRB)的注册经纪交易商。

打动两家顶级投行的或许是FF明年的上市计划。去年底,FF官方宣称,已进行财务调整,将于2020年全面启动IPO规划。

在FF陷入资金困局时驰援,朱骏被外界冠以“救火队长”称号。但这位有着“足球圈周立波”之称的上海富豪亦被指缺乏契约精神。

和创办“海派清口”的周立波相似,朱骏亦饱受争议。

他的这个外号源于一场足球友谊赛。2007年,上海申花对战利物浦,这场球赛因一位时年41岁的16号球员引起极大关注。

这位球员正是朱骏,他当时的身份是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老板。

朱骏发迹于游戏代理。2004年,美国游戏巨头暴雪娱乐公司在中国寻找代理商,但从版权费到运营,硬件和安全限制,该公司要求严苛。

在苛刻条件下,盛大等中国本土大型游戏公司选择放弃对《魔兽世界》的代理。

朱骏在深知无法兑现承诺的情况下,依然选择答应暴雪提出的所有条件,拿下代理权。依靠《魔兽世界》,九城狂赚21亿,并于当年成功登陆纳斯达克。

不过,暴雪公司很快对他失去信心,最终收回《魔兽世界》代理权,九城也由此走上衰落。

十年来,朱骏勉力维持着九城在纳斯达克的上市地位。

当看到融创和恒大健康的股价走势图时,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富豪或许从中得到启示,一场新的资本游戏由此开启。

资本游戏

在宣布投资FF后,朱骏很快尝到甜头。

3月25日当天,九城开盘后股价暴涨,最高涨幅达94.44%,市值一度冲击1.3亿美元。

但股价随后大幅回落。截止4月3日,该公司股价约1.9美元,较与FF达成合作意向前涨幅仅10.67%,市值约0.78亿美元。

对朱骏而言,这个结果很难令他满意。他或许期盼着,与贾跃亭的这次“结姻”,能让九城的股价和两年前的融创中国(01918.HK)一样,一飞冲天。

2016年11月,誓言“要让梦想窒息”的明星企业家贾跃亭终于承认,乐视整体陷入资金链危机。

两个月后,他的山西老乡孙宏斌携150亿元资金驰援,买下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分别8.61%、15%和33.4959%的股权。

为此,乐视和融创将发布会的命名为“同袍偕行,乐创未来”的发布会,巧妙地嵌入两家公司的名字。

在入主乐视之后,孙宏斌曾说:“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

说完,这位地产大佬瞬间哽咽。他摘掉眼镜,紧握住贾跃亭的双手,擦掉眼眶内的泪水。但不久后,这位乐视创始人远遁美国,独守FF。

去年3月,当乐视系的财务漏洞越来越大时,孙宏斌卸任乐视网职务,在发布会上再次泪洒现场,并承认投资乐视失败。

当时,不为外界所知的是,在他的眼泪背后,藏着的则是一张令人艳羡的股价走势图。

尽管在乐视身上耗资超160亿,但融创中国的股价在投资乐视期间暴涨400%。

在决定投资乐视时,孙宏斌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谁要想演戏,请来找我,我现在是乐视影业的股东。”但真正的演技派,恰是其本人。

同样“泪中带笑”的还有后继者许家印。

当孙宏斌泪洒发布会现场时,远在美国的贾跃亭在FF全员大会高兴地宣布,公司获得超过15亿美元融资,其中5.5亿美元已到账。

这笔融资来自于恒大,时间刚好发生在许家印参观FF的生产制造、电气实验室、设计工作室、车辆安全、车联网和自动驾驶等核心研发部门之后。

当时,这位中国首富向贾跃亭允诺:“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恒大将会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和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的支持。”

但故事重演。在花光恒大首笔支付的8亿美元投资款后,FF希望恒大提前支付第二笔共7亿美元的投资款。随后,恒大与贾跃亭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可以提前支付7亿美元。

这份协议最终成为双方彻底闹僵的导火索。

去年10月,FF以达到此前约定的7亿美元付款条件,但恒大不仅未支付相关款项,还阻止FF寻找新的投资为由,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从“联姻”到对簿公堂,前后仅4个月。经历半年纷争后,恒大健康去年亏损14亿元,主因即是投资FF所致。

但和融创中国一样, 在投资FF后,恒大健康股价创下新高,一度从4.61港元上涨至17.64港元,涨幅达382.64%,市值突破千亿大关。

尽管其股价至今回落稳定至11港元,但其市值仍高达950亿元左右,较投资FF之前,市值增长超过800亿港元。

在孙宏斌和许家印眼中,投资贾跃亭,或许仅是他们商业谋局中一场获利颇丰的资本游戏。

如今,九城投资FF,会是朱骏效仿孙、许的另一场资本游戏吗?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