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文远知行收购牧月科技,或意在Robotruck

2021-03-19 09:17
盖世汽车网
关注

在自动驾驶领域,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戏码正在激烈上演。

3月15日,中国L4级自动驾驶公司文远知行被曝收购了牧月科技,据猜测文远知行此举或为进军无人驾驶物流领域。无独有偶,通用汽车旗下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近日也宣布了一项新的并购,被收购公司是Voyage,后者正在养老社区运行其服务。

文远知行和Cruise,一家是国内领先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一家背靠传统汽车巨头,两者在全球自动驾驶市场都是不可忽略的重磅玩家,此番先后出手,一定程度上表明这场始于前两年的自动驾驶并购热已经蔓延至初创公司内部,或将推动初创公司领域优胜劣汰竞争格局的加速形成。

文远知行收购牧月科技,或意在Robotruck

据企查查APP显示,国内自动驾驶技术公司文远知行已于日前收购了牧月科技,这意味着文远知行或许会通过此次并购进入无人驾驶物流领域。此前,文远知行在凭借与宇通的合作切入到Robobus市场,形成 “Robotaxi+Robobus”双线布局策略之初时,间接认可了Robotruck的市场前景。

文远知行CEO韩旭指出,“有人认为Robobus的市场空间和盈利空间比Robotaxi、Robotruck小,这跟用马车思维想象汽车一样”。不仅如此,韩旭还表示,“今天做低速、慢速物流园区的企业,很有可能在未来3-5年内被一个强大的、占据战略市场的L4级自动驾驶公司降维打击”。

毋庸置疑,在韩旭的眼中,文远知行就是这样一家L4级自动驾驶公司。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也为文远知行进一步切入其他自动驾驶细分领域埋下了伏笔,比如无人物流车。毕竟从目前来看,无人驾驶物流车的市场前景丝毫不亚于Robotaxi,甚至还有可能因部分运营场景相对较简单,先于Robotaxi实现规模化商用,比如干线物流、港口物流、园区物流等特定场景,已经有无人驾驶卡车在投入商用。

2020年9月,主线科技在天津港部署运营了25台无人驾驶电动集卡,率先开启了完全无人驾驶卡车商业化运营。两个月后,主线科技又向宁波舟山港交付了13台无人驾驶卡车商业订单。而在国外,硅谷无人驾驶创业公司Nuro也于2020年底获准在加州提供付费无人驾驶送货服务。不仅如此,为了更好地角逐无人驾驶物流赛道,2020年12月Nuro还收购了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Ike,以让Ike的长途配送与Nuro的本地配送形成联动。这种种现状表明,无人驾驶物流车这一蓝海市场正在初步成形。

据公开资料显示,牧月科技成立于2018年6月,致力于为物流行业提供完整的无人驾驶技术解决方案,包括高精度地图、定位、感知、控制、规划等。公司成立仅半年,就先后完成了天使轮和A轮两次融资,分别由联想之星和隆领投资领投。这意味着,成立之初资本市场对其还是很有期待的,但也仅止于此。

之后近两年的时间里,牧月科技再未获得过新的投资,技术研发方面也迟迟未见有新的进展。而反观那些曾与其处在同一赛道的玩家,很多经过大浪淘沙,已经开始获得市场的认可。比如图森未来,自成立到现在先后获得了10次融资,估值早已突破10亿美元,目前图森未来正计划赴美上市。智加科技也在寻求上市,并正与多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就合并事宜进行深入谈判,据悉相关消息有望近期发布。而嬴彻科技,距离量产只差临门一脚,为此嬴彻科技正积极推进与东风商用车、中国重汽的合作,以在今年年底量产交付L3重卡。

比较之下,牧月科技无论是技术还是资金实力,都逊色得多。而考虑到目前自动驾驶物流车领域的竞争日趋白热化,各方面资源正快速向头部企业集中,被文远知行收购之于牧月科技,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否则真等到弹尽粮绝的那一天,可能就是另一个Starsky Robotics了。

自动驾驶,自动驾驶并购,文远知行,CRUISE

资料来源:企查查

值得一提的是,牧月科技在某种程度上还与文远知行存在着股权关系。据企查查资料,牧月科技的投资方之一为广州景骐科技有限公司,而景骐科技的实际控制人正是韩旭,另两位股东则分别是文远知行COO张力以及副总裁钟华。由此可见,这起并购案的背后或许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

头部企业争相出手, 新一轮并购潮已然开启

随着无人驾驶量产大潮日趋临近,通过“买买买”的方式直接整合其他玩家的技术、人才、研发经验,甚至重新开辟一条新的赛道,虽然听起来简单粗暴,但的确不失为一种快捷且有效的方式。那些较早通过“买买买”入局的企业,已经很好地验证了这一点。正因为如此,直到现在这种模式仍然是相关企业强化在自动驾驶领域整体竞争力的一种主要手段。

比如通用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近日也收购了一家企业——Voyage,旨在更好地推进无人驾驶车型 Origin的开发。目前Voyage正在退休人群社区开展自动驾驶运营,这一低速封闭场景刚好是Cruise Origin将来主要的运营场景之一。

据悉,此次并购可为Cruise增添超过60名自动驾驶汽车开发和运行人才,未来两家公司可能把Cruise的工程和软件能力与Voyage在退休社区市场的部署结合,以加快Origin的商业化进程。

特别是Voyage在退休社区的运营经验,有望直接将Cruise规模化部署自动驾驶汽车的能力拔高到一个新的层次。作为收购方,Cruise的Origin车型2020年底才正式在旧金山开启无人驾驶测试,俨然一个“新手”。而Voyage被Cruise收购前,已经在加州圣何塞的一个有4000名住户的退休社区,和佛罗里达州一个面积40平方英里、住户达12.5万人的退休社区分别落地了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在此过程中必定会积累大量的运营数据和经验。

Aurora自成立以来,也一直在积极开展并购,从而提升自动驾驶研发能力。为此,Aurora别于2020年12月和2021年2月收购了Uber旗下的自动驾驶部门ATG和激光雷达初创公司OURS。其中对Uber ATG业务的收购,旨在加速自动驾驶卡车和无人出租车的研发进展, 虽然Aurora不会自主研发无人驾驶汽车,却希望打造完整的自动驾驶堆栈,给第三方自动驾驶汽车制造商提供技术支持。如今有了Uber ATG的助力,无疑可以让Aurora更好地理解无人驾驶出租车技术,进而开发出性能更完善的出租车用无人驾驶系统。

而对OURS的收购,则是为了发挥后者在FMCW(调频连续波)激光雷达上的技术优势,以缩小激光雷达芯片的尺寸,在降低成本的同时,维持芯片的高性能。按照目前的趋势,对于L3+自动驾驶汽车而言,激光雷达将是一个十分关键的传感器,有了相关企业的助力,OURS可以更好地开发与激光雷达相关的软硬件技术,提升整个自动驾驶系统的感知性能。

上面是自动驾驶领域最近达成的几起收购案。其实早在几年前,为切入自动驾驶赛道,苹果、亚马逊、英特尔等科技公司以及福特、通用等传统车企,也是选择了直接收购相关领域的企业,以快速获得入场门票。但过去这些并购案更多发生在初创企业与其他车企或科技巨头之间,而现在这股整合潮已经蔓延到了初创公司中间。这表明自动驾驶初创公司阵营经过了前几年的野蛮生长,已经开始进入优胜劣汰阶段。

当前,随着高级别自动驾驶逐步从测试验证进入示范应用阶段,为抢占量产先机,各大玩家都开始强化在人才、资金、技术等方面的实力,在此过程中,一些各方面表现都不甚突出的企业,难以避免会因失去助力,于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败下阵来,要么退出赛道,要么被能力突出的企业收购。而那些有实力“买买买”的企业,在一次又一次的并购活动中,正逐渐跃升为自动驾驶领域真正的“头号玩家”。

另一方面,这也是一项技术发展到后期,必然会出现的市场行为。尽管自动驾驶市场空间巨大,但并不是所有的玩家都有可能走到最后,随着商业化大幕的不断拉开,各玩家之间的技术和资金实力差别不断显然,那些表现不甚突出的企业被市场所淘汰是迟早的事。目前,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来源:盖世汽车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