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新能源汽车网

汽车制造

正文

【高端对话】一个传统汽车人干新汽车的所思、所想、所虑

导读: 当今国内汽车产业正处于转型阶段,汽车市场经历前所未有的变革,无论是汽车厂商、经销商还是消费者对于汽车市场未来表现都捉摸不定。

当今国内汽车产业正处于转型阶段,汽车市场经历前所未有的变革,无论是汽车厂商、经销商还是消费者对于汽车市场未来表现都捉摸不定。为此寰球汽车董事长兼CEO吴迎秋推出【高端对话】栏目,同各家车企负责人共同探讨车市未来发展趋势。今日起,吴声汽车将持续推出【高端对话】栏目。

一第一期:对话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 付强

寰球汽车集团董事长兼CEO、汽车商报总编辑吴迎秋与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付强进行了一场精彩对话。在他们的交流中,我们不仅感受到一个传统汽车人干新汽车所特有的成熟与老到,更看到他们干新汽车所必须的创新和活跃。新汽车在他们的对话中,更加清晰,更加立体,更加可信。

汽车“四化”,特别是智能化,给了搞新汽车的机会

吴迎秋:付总,你好。咱们是老朋友了,没想到老朋友去做了新汽车。新汽车现在是个很热门的话题,但是在热了一段时间以后,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议论,说新汽车有这样那样的不足。我觉得出现这种议论是很正常的现象。新汽车是一种新的现象,是特定时代必须要出现的东西。相信你也一定听到了不少这类议论。我首先想问的是,你是传统汽车人,突然搞新汽车,一定看到了什么机会。你怎么想起来要搞爱驰汽车的?要知道,你原来搞传统汽车搞得很好,要名有名,要利有利,要队伍有队伍。一句话,为什么放着轻松的活不干,非要自讨苦吃,蹚这“浑水”?

付强:这个还得从对新汽车的认识开始讲,汽车130年前作为一个品类诞生到现在,其实在每一个历史阶段,都有新汽车在诞生。

我们回顾一下,每一轮有聚集效应的新参与者的出现,背后肯定都有原因。比如汽车诞生之后的19世纪,欧洲大面积出现新的公司和新的品牌,当时公众对这个品类出现了巨大需求。后来,以福特为代表的美国汽车崛起,这要归功于流水线生产;再后来,以丰田为代表的日本汽车势力崛起,背后跟经营方式、提高效率有关系;那之后韩国汽车业的崛起,再到改革开放后期,在后合资合作年代中国自主品牌的崛起,这个时期是由于中国市场的需求拉动,跟早期欧洲市场的兴起很相似。

这一轮,我们看到主要的背景,还是大家普遍在谈论的“四化”,也就是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分享共享化。这样的背景给新一轮汽车参与者带来了机会。直接反映出来的,就是汽车的结构比以往要简单了。首先,由于互联网的出现,汽车已经从单纯的交通工具变成整个物联网时代的结点,分享共享又使得人们的用车方式发生了变化。这对车本身的要求也产生了一些影响,最主要的我认为还是智能化,这一轮根本性的影响来自于智能化,人工智能的出现为汽车带来一些原来大家在这个品类上完全看不到的属性。

吴迎秋:所以你认为汽车“四化”,尤其是智能化,给你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付强:对。

在一张白纸上重新画,可能更简单些

吴迎秋:我想追问一句,因为你是传统汽车出来的,本来可以在传统汽车上推动“四化”,为什么非要出来做一个自己需要担这么多责任和风险的新汽车企业呢?

付强:是的,“四化”在传统汽车行业也能做。事实证明,大家都看清了“四化”这个趋势,而且都在朝着这个方向进行转变,但是可能转变的驱动力和基础不一样。比如像电动化这件事相对比较容易,只要投入就能够做得到。在某些方面,原有的汽车行业参与者可能会更具优势,但在电动化这个问题上,怎么去看待原来的存量资产和存量知识,可能新参与者和原有参与者之间会有些不同。但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智能化,我们讲的智能化不仅仅是自动驾驶,智能化对汽车产业的影响是全价值链的,从研发到制造到产品本身,再到后市场营销,这是一个全方位的影响。原来的汽车产业链是割裂的,从研发到制造可能是一家,到了产品、后市场往上游溯源可能不是一家,要系统地解决这些问题,从目前我们的行业分工来看,有一定难度。

吴迎秋:那你认为新旧参与者之间有什么差别?

付强:新和旧之间有一些本质差别,不是现有的参与者做不到,只是调整起来肯定需要时间,可能这个调整的窗口期就是新参与者的机会。比如在上一轮自主品牌崛起的时候,如果当时合资企业反应快、他们做的动作对,其实很可能就没有自主品牌的机会,恰恰在那个时间点上,他们做得不好,他们没有正确的认识。这个需要倒逼,可能新的参与者所起的就是这样一个作用,而新的参与者和原有的参与者,在这个认识上是趋同的,终究会走到一起来。

吴迎秋:你刚才讲的,特别在智能化问题上,传统车企也能意识到需要变革,而且也能变,但是他们速度太慢了,效率太低了。

付强:这个不是效率问题,我认为是现有的体制机制决定的,在已经形成的知识和资产积累仍然具有效率的情况下,很难放弃去做一些未来的事情。

吴迎秋:也就是说动力不够,眼前的日子过得还可以,就没有必要去做长远打算。

付强:这么说吧,前段时间我参加一个活动,一位专家讲的话我记忆犹新,“兔子奔跑是为了一条命,狮子奔跑是为了一顿餐,这个压力体量是不一样的”。现有的分工结构使得从零开始是能变的,我在白纸上画一个扇面,和已经有一幅画再改一个扇面,还是不太一样。比如厂家、经销商、消费者这样的原来产业的分工,就会决定在零售端的一些变化。但你想发生深层次的变化,要革命性的,甚至涉及到利益重新分配的变化,我认为可能难度比较大。

吴迎秋:所以你选择从头来,在一张白纸上重新画。

付强:对,但这同样充满挑战。这是两个不同的路径,我认为都可以做到,但都很难,都需要时间。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