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贾跃亭:造车之梦,与三里屯地下的7辆落灰汽车

2019-11-04 10:16
亿欧网
关注

作者丨曾乐

编辑丨张男 张嫣

热闹的北京三里屯地下停车场里,藏着贾跃亭最初的汽车梦想。

在距离工体和太古里不到一公里、新东路西侧的海隆石油大厦B3停车场内,停放着七辆乐视汽车和两辆原型测试车。

从车身积满的厚厚灰尘来看,这几辆车在此闲置已久,其尾部的“LE”logo,表明了该车“乐视汽车”的身份。

此时,距离“乐视汽车”这几个字眼最后一次公开出现在世人眼前,已经过了整整三年——2016年10月,乐视超级汽车“LeSEE PRO”原计划在旧金山发布会上亮相,但当时贾跃亭在现场表示,由于运输车在途中发生交通事故,LeSEE PRO未能抵达现场,其原定乘坐无人驾驶LeSEE PRO上台的计划也被迫取消。

不久后,乐视帝国轰然倒塌,乐视汽车销声匿迹。

随后,贾跃亭出走美国,“老赖”随即成为大多数人对他的印象标签。恐怕在这些人眼中,贾跃亭并不会真正造车。而海龙石油大厦地下停车场的七辆车不仅曝光了乐视汽车的模样、再一次将乐视汽车团队曾经的决心与梦想展现在世人眼前,同时也将其造车的众多秘密又撕开了一角。

三里屯地下的七辆乐视汽车

在海龙石油大厦地下三层停车场内,停放着几辆神秘的汽车——没有牌照、积满灰尘、车尾logo被遮挡、车身几乎都贴有一层薄膜。

乐视汽车

其中有一辆未被薄膜覆盖的黄色汽车,车尾的“LE”logo,表明了该车“乐视汽车”的身份。

“LE”logo

亿欧汽车发现,这是一辆五座SUV,现场共有7辆4种色系的乐视汽车,分别为:2辆黄色、2辆蓝色、2辆灰色以及1辆绿色。

(前排)

(后排)

其中,一辆显示标记为“①首台车号202”的乐视汽车挡风玻璃下,存有一张“随车配置卡”。卡内的项目代码“LE07”,与车内放置的“LE07样车高压安全注意事项”,都在验证着该车“LE07样车”的身份。

随车配置卡

在另一辆蓝色的乐视汽车挡风玻璃上,贴有“A8722中汽中心盐城试验场”的标签。最后将车停放在这里的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心情收拾车辆,在主驾驶位置边,还有一瓶没喝完的矿泉水。

“A8722中汽中心盐城试验场”的标签

七辆车中间,停有两辆原型测试车。亿欧汽车在其中发现了一个产品名为“上海大众汽车用维修配件”的包装纸壳。标签显示,生产日期为2016年5月3日,数量为1,经销商为“上海上汽大众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这再一次将乐视汽车与上汽千丝万缕的关系推到台前。

自2015年上汽集团副总裁丁磊出走乐视汽车任联合创始人后,同集团电动车研发总工程师傅振兴、副总裁张海亮、上汽大众研发负责人牛胜福等高管陆续加盟乐视。

2017年8月,时任乐视汽车副总裁的傅振兴还针对当时“某著名零部件供应商的中国区高管所述的‘乐视方面曾经要求我们在半年内为其研发出一辆可以用于量产的样车’”一事,回应称,“乐视方面从未向任何供应商提出半年内研发可供量产的样车的要求,这种说法是十分不专业的,而且不负责任。

从现场情况来看,这几辆乐视汽车大概率是用于测试的样车。对于停留时间,现场工作人员表示,涉及个人隐私,不便透露,只有持有车主证件才可查询。

其所在的停车场与旁边大厦世茂工三的停车场相通,工作人员称,这两座停车场均属于乐视物业,“都是我们的”。公开资料显示,海隆石油大厦开发商为世茂集团有限公司,世茂工三则是贾跃亭旗下地产资产。

如果说近几年贾跃亭一直为什么奔走不停,那一定是造车。造车,承载着他的梦想。而他,曾有过三次实现梦想的机会。

贾跃亭的“造车梦”

贾跃亭描绘了一幅美好的未来出行图景。在进入造车领域前,他当过网络技术管理员、开过三家自己的公司,但却从未涉足汽车领域。

和当前众多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相同,贾跃亭的造车梦也始于特斯拉。

2014年4月22日,特斯拉在北京向首批中国车主交付新车Model S,这不仅成为国内电动车盛行的开端,也激发了贾跃亭的造车野心,他曾表示:“我们希望超越特斯拉,并带领整个行业迈入新时代。

同年12月9日,贾跃亭在微博称:“移动互联时代,汽车产业面临一场巨大革命。潜行一年的SEE计划复制乐视生态垂直整合的成功模式重新定义汽车,通过完全自主研发,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建立汽车互联网生态系统,使中国汽车产业弯道颠覆欧美日韩传统巨头,有效解决城市雾霾及交通拥堵,让人人都能驾驶超级汽车呼吸纯净空气。”

贾跃亭的目标是要打造出零排放的电动汽车,以及一套完整的汽车互联网生态系统,且所有的模式都将颠覆传统汽车产业。

与当前不停招揽人才的恒大一样,贾跃亭也先后将大量汽车精英纳入麾下。

在合作伙伴方面,贾跃亭与北汽、阿斯顿·马丁合作,战略投资充电桩公司,布局充电领域,控股易到用车。

有媒体统计,仅2015年这一年里,贾跃亭为乐视汽车开了超20场发布会。2015年的乐视网,股价也随之一飞冲天。2015年5月12日,随着与阿斯顿马丁的合作逐步落实,乐视网股价更是冲上179.03元/股的历史最高点,这也成为乐视网的高光时刻。

随后,贾跃亭减持套现近百亿。

在当时,乐视汽车看起来的确发展如火如荼。2016年4月,乐视推出了首款概念车LeSEE。为了将乐视汽车量产化,同年8月,乐视投资200亿元人民币,在浙江省德清县建设“超级汽车工厂”。

随后,乐视汽车完成了首轮融资。在2016年“919乐迷狂欢夜”活动现场,贾跃亭正式宣布乐视汽车已完成10.8亿元首轮融资。显然,这些钱还远不足以支撑贾跃亭的“造车梦”。

美国时间2016年10月19日,乐视在旧金山举行的发布会上宣布进军美国市场。发布会现场,乐视发布了最新的手机、电视等产品,备受关注的乐视超级汽车LeSEE也随即亮相。但尴尬的是,车却没到。

一路小跑上台后,贾跃亭说:“由于运输车在途中发生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LeSEE PRO未能赶到发布会现场。”台下,一些外国记者发出了嘘声。

梦想幻灭与三次接盘

乐视帝国的轰然倒塌似乎只在一瞬之间。

贾跃亭的一封内部信,将乐视集团内部的资金链危机暴露出来。随后,乐视网股价持续放量下跌,供应商催款、乐视体育因未预付款被威胁掐断转播信号、乐视手机因欠款被告等负面消息席卷而来。

借着“造车”之名,贾跃亭举家前往美国。

2017年12月,贾跃亭正式出任法拉第未来公司CEO,此前,这家公司以“乐视汽车合作伙伴”之名出现在报道上。但很快,FF美国工厂被负面消息席卷,公司陷入破产边缘。

在FF身陷危机之时,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成为了贾跃亭造车路上的第一位“白衣骑士”。贾跃亭与孙宏斌同为晋商出身,但“中国好老乡”的故事并没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2018年3月14日,乐视董事长孙宏斌宣布辞职退出董事会,不再担任乐视任何职务。

对于接手乐视,孙宏斌曾公开表示,“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孙宏斌表示,自己对乐视网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

最终,孙宏斌承认接盘失败、“愿赌服输”。

有人说,贾跃亭“坑”了孙宏斌,但贾跃亭又迎来了第二位白衣骑士——恒大,依旧是地产商。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宣布以67.467亿港元入主FF公司,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交易完成后,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成为FF的真正控制人。随后,贾跃亭和许家印之间的“感情”迅速升温。

随着时颖公司第一笔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到账,FF似乎柳暗花明:偿还拖欠的供货商和工程商款项、改造加州汉福德工厂、招聘研发人员,甚至高薪从特斯拉等公司挖人。

直到2018年8月29日,FF91第一辆预生产版汽车下线,贾跃亭泪流满面地主持了活动,并宣布将于2019年向订户交付FF91。但FF91的量产进程极为缓慢,其量产诺言也频频破碎。

蜜月期一过,FF与恒大迅速分道扬镳。2018年底,双方“分手”。恒大方面不再继续投入资金,但持有合资公司32%的优先股权。

就当人们认为FF无翻身可能之时,贾跃亭又得到了投资,这一次,是来自久不被人们关注的第九城市董事长兼CEO朱骏。2019年3月,双方成立电动汽车合资公司,第九城市将向合资公司注资6亿美元,按照合同约定分期注入。

但有媒体报道称,FF与第九城市的合作进展缓慢,双方签订合资协议后未能按既定计划完成注资。

2019年并不是贾跃亭的幸运年。5月11日,乐视网因巨亏暂停上市,FF看起来也无法在年内量产。

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这是贾跃亭的最新一则动态,时间停留在2019年9月3日。

在这一天,法拉第未来官方宣布,前艾康尼克CEO毕福康加入法拉第未来任CEO,而FF创始人贾跃亭将辞去CEO一职,并出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

“下周回国贾跃亭”

“几年前,我就已经结识了贾跃亭,我们俩人逐渐在友谊上越走越好。加入FF,主要是关注于完整的出行方式、生态系统的打造。我们两者在这个问题上不谋而合,并且我最终做了决定。”10月14日晚,毕福康解释加入FF的原因。

这位新任CEO表示,FF希望在明年第一季度完成下一轮的融资,在资金到位12个月到15个月之后,开始寻求IPO的机会。毕福康称,“调整后,把资金需求减少到了8.5亿美元。”

Faraday Future融资历程

而贾跃亭申请美国个人破产法第11章的破产保护,“对公司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认为有效地对他个人的负债问题进行了一个重组,同时对整个公司来说也有好处,这使他的个人债务问题跟公司的问题区分开了。”破产保护等一系列工作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Faraday Future(FF)的股权。

FF方面表示,贾跃亭将继续作为CPUO负责汽车互联网系统的研发,汽车上的人工智能模块以及用户体验的优化等。但显然,FF正在解除双方的捆绑。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贾跃亭何时回国?或许永远是个谜。

早在2017年11月,“下周回国贾跃亭”已成为网络热捧的“段子”。彼时,已赴美四个多月的贾跃亭表示,首要任务是完成FF的A轮融资,担心“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垮了”。

自2017年7月6日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起,贾跃亭已在美国呆了848天。

10月14日,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声明称,贾跃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将成为解决个人余下债务并保障债权人利益的最佳方案。

作为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一部分,由债权人组成的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的债权人信托也将同时设立,美国法院认定的贾跃亭全部资产和相关收益——主要是FF股权,也将会通过这种方式转让给债权人。

有知情人士对媒体表示,这种方式对绝大多数债权人是极为不公平的,其他债权人甚至完全得不到偿债机会,所有债权人都寄希望于FF成功后资产价值最大化,以便实现足额债务偿还的愿望。坊间热爱讨论的八卦则是贾跃亭与妻子甘薇的离婚。从老大到老赖,甘薇一路陪伴,也曾在不少时刻站出力挺。

她曾经发过这样一条朋友圈:“贾总当年创业带着一群兄弟们,大家都叫他老大,乐视小有成就后,就叫老板,乐视危机时,都叫他老贾,如今都叫老赖了。创业者的世态炎凉,创业环境太重要。”——但贾跃亭的境遇,并不是创业环境造成的。

FF还想要坚持到最后。有分析认为:贾跃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实际上是为FF融资做准备。无论是“梦想家”贾跃亭的釜底抽薪,还是又一次“下周回国贾跃亭”的谣言,关于他的故事还未结束。

编辑:张男/张嫣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亿欧,经亿欧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作者:曾乐来源:亿欧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