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马斯克上海工厂热舞背后:特斯拉正在“逃离”美国

2020-01-09 10:49
创业邦
关注

《撩车》是创业邦旗下的汽车栏目,我们将以全新的内容形式,带你“撩”动全球汽车产业的新机会。

这是《撩车》的第118篇推送。

昨天,是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一岁生日。

为了给这个“中国孩子”庆生,特斯拉创始人、CEO埃隆·马斯克乘坐湾流G650私人飞机,从美国洛杉矶起飞前往大洋彼岸的上海。

马斯克紧随东航一架波音777航班起飞,但他的G650飞得更快、更高,没多久他便超越了这趟东航航班,抢先到达了上海。

特斯拉Model Y项目启动仪式(来源:特斯拉)

马斯克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这个福地。

在获批成为中国历史上首个外资100%独资的车企后,特斯拉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在上海建起了其在美国本土之外的首座制造工厂。

从一片农田,到正式向中国消费者交付国产Model 3,特斯拉仅花了357天的时间。与一年前,2019年1月7日的奠基仪式时一样,马斯克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在现场脱下西装外套跳起了舞蹈。

如果2019年,是特斯拉开启中国制造的一年。

那么2020年,或将是特斯拉正式“逃离”美国的一年。

没有中国的支持

就没有特斯拉的今天

2014年,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从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手中接过了Model S车钥匙,成为首批特斯拉中国车主。

与李想一样,首批特斯拉车主个个都是大佬级别的人物:新浪CEO曹国伟、携程网创始人梁建章、原阿里大文娱董事长俞永福、一号店创始人于刚、一嗨租车董事长兼CEO章瑞平、合一资本创始合伙人许亮……

6年后,马斯克再次延续了这个传统——2020年1月7日,他穿着一件印有特斯拉上海工厂图案的黑色T恤衫,在一段舞蹈后,开始了交车仪式。

而接受交车的十位车主分别来自无锡、杭州、上海等地,其中既有马斯克的忠实粉丝,也有把马斯克视为榜样的年轻创业者,甚至有把特斯拉Model 3作为礼物送给妻子的好男人。

但与6年前不同的是,这次交付的车是中国制造的特斯拉。

特斯拉国产Model 3交付(来源:特斯拉)

一年前的1月7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式破土动工,彼时马斯克表示,“目标是在2019年夏天完成初期建设,年底生产Model 3,并在2020年达到大批量生产。”

在昨日仪式上,马斯克还诚挚感谢了中国政府以及上海政府:“没有你们的支持,就没有特斯拉上海工厂今天的成绩。我们一起创造了令人惊叹的上海速度和全球汽车制造的新纪录。”

确实,中国速度让他把前两个目标提前完成了。

去年1月17日,特斯拉临港工厂正式落锤打地基。国资银行慷慨解囊,浦发银行,工商银行组成的财团挥一挥衣袖,20亿美元的3.9%的低息贷款就批复给了特斯拉。

特斯拉上海工厂(来源:特斯拉)

除了财力,人力上也是鼎力支持。

上海建工中标开工,中国五矿集团提前为它拨备混凝土管桩和钢桩尖。上海市经信委主任陈鸣波接受采访时说,“特斯拉项目,是有史以来外资在上海最大的一笔制造业投资。去年从签约、拿地到开工只用了半年时间。”

近1300亩的超级工厂,仅仅耗费1年的时间。相比一下,特斯拉在美国的2号超级工厂,从2014年开始建设、到2016年之后竣工,却整整耗费了2年时间。

此外在成本方面,特斯拉Q3财报中写着这样一句话:“相比于美国工厂,上海工厂Model 3生产线的生产成本(单位产能的资本支出)低了65%。”

这也意味着,上海工厂投产的首款车型Model 3的利润将大幅提升。同时,也存在更多的降价空间。

同样得益于上海超级工厂建设的启发,特斯拉在加速Model Y生产线建立时,同样借鉴了其中的经验教训,未来Model Y的生产中该部分成本也会比现阶段美国Model 3工厂下降50%。

国产Model3(来源:特斯拉)

速度快了,成本低了,剩下的就等着收订单了。

去年,特斯拉全年交付了约36.75万辆电动汽车,兑现了此前定下的全年交付36万辆到40万辆的承诺。

而今年,特斯拉注定“爆单”。此前网上流传了一张特斯拉员工的邮箱的截图。图片显示,在1分钟内有超过10台Model 3订单产生。

网传订单图

而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王昊对媒体表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每周产量已超1000辆,国产版Model 3的需求“非常好”。

一系列利好消息,也刺激了资本市场。

2020新年伊始,特斯拉的股价持续上扬,一度刷新历史高点至454.00美元,总市值突破800亿美元。特斯拉股价周二大涨近4%,攀升至历史最高的469美元,市值达845亿美元。

而截至周二收盘,另外两家美国车企,通用汽车的股价为35.15美元,市值约为502亿美元,福特股价约为9.25美元,市值约为367亿美元。

所以,特斯拉的市值几乎相当于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的市值总和,同时也一举超越前辈,成为美国史上最大汽车制造商。

在美遭遇滑铁卢

马斯克爬出炼狱

以大马力燃油车为荣的美国人,对于这个开着没声音的电动车并不友好。

而在过去两三年,特斯拉在美国深陷产能地狱、股价连连被做空,而且破产和被收购传闻一波接一波,裁员和高管离职消息源源不断。

特斯拉市面上三款产品(来源:特斯拉)

去年3月,特斯拉的危机进一步加重。美国价值投资人俱乐部VIC,发表了做空报告——产品需求减弱、产品安全性能差、资金缺口巨大、马斯克或被免职等多个角度着手进行分析得出结论:这是做空特斯拉的绝佳时机。

他们还对特斯拉的股价给出了预测:特斯拉的股票价值约为每股50美元。这显然是假设特斯拉仍然在持续经营。“但如果特斯拉破产,就将一文不值。”

去年6月3日,股价跌至冰点——特斯拉股价降至3年以来的最低点,176.99美元。

特斯拉股价图(来源:老虎证券)

故事要从2017年说起,当时马斯克在美国花费数十亿美元建的自动化工厂几乎瘫痪,特斯拉开始进入最痛苦的“产能地狱”时期。

2018年1月,特斯拉第二次推迟交付,4月宣布停产一周,马斯克直接睡在了工厂里,他无法控制情绪,肆意辱骂、开除员工,把公司私有化当玩笑,在镜头前尝试大麻烟。

最惨的时候,马斯克遭遇美国证券交易所委员会SEC指控,最终被迫卸任特斯拉董事长一职。

由于压力过大,特斯拉两年内共有36位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离职,公司上下人心惶惶。

而由于频繁交付跳票,20%的Model 3预订者要求退款,有人开始起诉。甚至美国司法部也介入了调查,怀疑特斯拉故意误导消费者。

面对漫天的唱衰情绪,被激怒的马斯克索性在2018年愚人节当天在twitter上传了一张照片,他闭眼靠在一台特斯拉旁特斯拉旁边,穿着邋遢,手里还举着一个牌子:特斯拉已破产。

(来源:推特)

马斯克再次把目光丝投向中国,这里拥有完善的配套基础、充沛的劳动力红利,和高效的政令系统。

2018年4月,工信部发布《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宣布将放宽外资汽车厂商在华运营生产合作企业时的出资限制,并于2025年前提高目前定为50%的出资上限。

在此前,为了保护本土企业,中国曾不允许国外汽车厂商独资建厂。而独资则意味着,特斯拉将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新政刚刚发布一周后的25号,马斯克就现身北京,这次他的握手对象,是国务院副总理汪洋。钢铁侠喜不自胜,会晤一结束,就迫不及待的把这段保密行程在推特上晒了出来。

5天后,马斯克现身加拿大温哥华TED大会,他透露特斯拉将会新建4座超级工厂,当被主持人问及地点时,马斯克也打了一段中式太极:“超级工厂是全球的。”

事实上,为特斯拉敞开大门不仅仅是中国。

欧洲汽车市场的中心德国,也正式加入马斯克的扩张版图。据外媒Electrek报道,近日,德国媒体曝光了特斯拉第二座海外工厂,位于德国首都柏林特斯拉工厂的细节。

柏林特斯拉超级工厂,将会同时负责生产电池、动力总成,以及整车;但与上海工厂以 Model 3 为起点不同,这里第一款车型将会是 Model Y。

柏林工厂一期规划达到了25 万辆,二期规划50 万辆,最终的三期落成后产能可以达到75 万辆/年,相当于特斯拉 2018 年销量的3倍。

预计将于2021年7月建成投入生产,投产以后特斯拉的超级工厂将跨越三大洲,覆盖全球三大主要市场。

总之,特斯拉正在加速“逃离”美国。

美国车企们

正在加速“逃离美国”

想“逃离”美国的,不止是特斯拉。

特斯拉在中国举行庆祝活动之际,美国曾经的最大汽车制造商通用汽车,警告称:在2019年销售额出现两位数下滑后,2020年其在中国仍将面临挑战。

此前数据显示,2019年,通用汽车在中国市场零售销量超过309万辆,与2018年364万辆的成绩相比下滑15%。对于2019年在华销量的下滑,通用在公告中提到了“市场持续走弱”这一因素。

通用汽车全球执行副总裁钱惠康表示:“我们预计2020年的整体市场环境仍将充满挑战。通用汽车将集中精力完善产品布局,提升成本效率,为在中国市场的长期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通用的美国工厂(来源:通用汽车微博)

但事实上,通用的转型和成本控制进展并不顺利。

去年年底,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宣布,通用将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转型,同时为降低成本,将削减约14000个工作岗位。

由于汽车业转型需要很多的资金,车企只有节省下一定的成本,才可以将这些资金用于转型方面的投资,但汽车业转型无疑将让美国工人经历一场就业上的阵痛。

这边转型还没开始,那边就遭遇了“大义灭亲”。

去年10月25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和通用的新合同正式审批通过,通用长达40天的罢工终于结束。

对于工人们来说,这场革命算是成功了:新增约5400个岗位、追加超过70亿美元的工厂投资、提升薪酬待遇,提供更高的利润分成、“全国领先”的健康福利,以及每人8000美元的合同改签补偿等。

但对于通用来说,就像被刀架在脖子上流血一样。

这场罢工导致通用损失近20亿美元,工人们工资损失达10亿美元。而且曾有分析指出,受到当时9月的罢工影响,2天内通用汽车预计已经损失了1.5万辆汽车的产量。

“罢工最初爆发的时候,通用每天的损失只有每天1千万美元左右,但随着罢工进入到第4周,当前通用汽车的损失已达到每天9千万美元。”安德森经济集团CEO安德森如此表示。

马斯克与上海特斯拉工厂的员工(来源:特斯拉)

实际上,特斯拉也一直被工会问题所困扰。

马斯克曾在推文中表示“没有什么能阻止特斯拉员工加入工会,但既然没有什么利益,为什么要交纳会费、放弃股票期权呢?”

特斯拉就是反UAW的一个典型,马斯克不仅拒绝加入工会,更是在多个公开场合抨击UAW的弊端,为非工会体系的电动化供应链摇旗呐喊。

远离UAW的特斯拉可通过非工会体系的供应商获得廉价的采购价格,在成本控制上拥有更大优势。而在工人福利报酬方面,亦可摆脱UAW的束缚,根据运营需要做出灵活调整。

马斯克曾怒斥道:“UAW(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摧毁了曾经辉煌的美国制造业。”

而在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看来,美国工会已经不适合制造业的发展,“在美国,有工会就不会有工厂生产效率的提高。”

曹德旺(来源:《美国工厂》截图)

更无奈的是,UAW还试图阻挡美国车企的电气化转型。

在去年发表的一封白皮书中,UAW方面曾估计,当电动汽车成为常态,发动机和变速箱工厂的3.5万个工作岗位可能会消失。他们担心电动汽车的组装和零部件供应会拖累就业,因为需要组装的零部件更少。

UAW的研究人员亦在该白皮书中写道,电动汽车可能是美国制造业进行再投资的机会,如果这些配件从其他国家进口,或者转移到工资低于美国制造业标准的低收入雇主手中,这个机会就会消失。

而由于美国公会的存在,通用汽车其实已经将其电气化主力寄望于中国市场了,因为中国有完整的配套供应链,除此之外中国对新能源领域的重视和在新能源汽车的领先地位也吸引着其他车企来华发展。

“来吧,中国欢迎你。”

写在最后

“让制造业重回美国”,是特朗普竞选时期的口号。

他上台后立刻点名库克加入白宫“劳动力政策咨询委员会”。苹果官网至今还挂着对特朗普的承诺:5年内为美国经济贡献3500亿美元;苹果将以间接或直接的方式,创造或支持240万个工作岗位。

如今,苹果在美国仅保留了新版Mac Pro的产线,而它并非苹果营收利润主力产品,苹果最赚钱的产品产线依旧在中国。

参考资料:《无声的较量:特斯拉入华背后的四次握手》,作者:张假假

作者:大湿兄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新能源汽车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