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国汽车艰难发展史的一个侧影——华晨破产

2020-11-25 17:11
知顿
关注

华晨破产,扯出了华晨汽车20多年的辛酸史,也留下了一地鸡毛破烂事和让人唏嘘不已的惨痛教训。还记得祁玉民当年曾说,“我梦想有一个产品,它的底盘是保时捷调校的,它的造型、内外饰是意大利搞的,它的发动机是和宝马合作的,三个资源一整合,是不是一个好车就造出来了?”现在再看,是不是非常讽刺?

华晨的路走到头了,它给我们亲身示范什么叫坐吃山空,愿今后再也没有自主品牌会走这样一条路。

2020年11月20日,汽车圈都在关注着广州车展这一盛会。在随着车市的整体回暖,车企和消费者相聚一堂,共同参加被誉为“史上最乐观” 的这届车展。都说全国人民在瞒着广东过冬天,但最冷的东北,华晨汽车所面临的局面怕是比寒冬更让人感到刺骨!寒冷到瞒不过任何人。

还是在2020年11月20日,新华网发布消息,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华晨集团)重整申请。用通俗的方式来说——华晨破产了。这家辽宁省的国企巨头,宝马在华唯一的合资伙伴,最终没能熬过车市寒冬,在即将见到曙光的一刻轰然倒地。听闻这一消息,无数网友在震惊之余也表达了自己的疑问——作为一家知名国企和宝马的合资伙伴,华晨集团怎么就凉了?

负债累累,华晨集团终资不抵债

大约是在一年多以前,中国车市开始进入寒冬期,吊车尾的自主品牌们陷入了漫无天日的苟且存活模式,华泰、众泰、力帆等等曾经风光一时的车企纷纷卖地卖厂,可即便如此也难以让自己咸鱼翻身。此时的华晨集团也是如此,虽然宝马方面的业务一直红红火火,铁西工厂的生产线从没有停过。

但华晨集团的自主乘用车业务已经低迷到无以复加。

随着国五换国六、疫情情况的出现,华晨汽车自主板块受到的冲击一次比一次大。甚至陷入了造不出车的尴尬境地。

与此同时,华晨汽车集团2020年债券半年报也显示出了根本问题——集团总负债1328.44亿元,扣除商誉和无形资产后,资产负债率为71.4%。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326.77亿元。据华晨集团今年半年报,集团层面负债总额523.76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110%,显然已失去融资能力。

换句话说,华晨集团已经资不抵债了,当一家车企没有了现金流的时候,生产活动便很难再开展下去,对新车、新技术的开发也无从谈起,如此便陷入了恶性循环当中。

这时候的车企想发行债券、获得银行贷款或是吸引新的投资者都已经难于登天。11月16日,华晨集团发布公告称,目前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

别说要还已经逾期的本金了,现在的华晨集团就想先把利息结清都力不从心,连去谈债务展期的资格都没有。这样的华晨集团,谁会想去救它。

从成立到繁荣,仰融为华晨盖起一座“迷宫”

上世纪80年代,辽宁沈阳农机汽车工业局局长,受命将全市五十多家汽车零部件企业组合在一起,成立了金杯汽车。而那时候的金杯并没有受到足够多的关注和资金支持,金杯的成长之路有着非常大的夭折风险。

最终,地方政府想到了股份制改造的办法,商人仰融此时出现,收购了金杯汽车4600万股原始股。1991年,仰融与金杯汽车合资,成立了金杯客车。

仰融的注资解决了金杯的资金问题,并且还让仰融获得了金杯客车的控制权。但仰融还不满足,他想让金杯去美国上市。

那个时候,中国甚至都还没有证监局,证券市场也还没有出现。金杯客车想要赴美上市还有一个硬性条件——个人不得拥有控股权。

为了绕开这个限制,仰融成立了空壳公司华晨汽车,然后拉来央行、中国金融学院等四家机构,在上海成立了一家非盈利机构“中国金融教育基金会”,让这家基金会拥有华晨中国55.85%的股权。

1992年,华晨赴美上市,外号“社会主义国家第一股”。

华晨的成功上市为我国带来了8000万美金的宝贵外汇,原本准备追责的监管方也因为这些外汇而决定让华晨放手试试,因此仰融也得到了官方的表扬,称他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自此,华晨汽车名声大噪,1995年的时候国内销量已经达到了几万辆的水平。

此后,仰融不断进行企业内的改革,让华晨成为了一家拥有5个上市公司和158家关联公司,市值高达246亿元的巨无霸。由于集团公司内部关系复杂,控股网络交织密切,因此又被大家称作“华晨迷宫”。

彼时,仰融还有很多大计划,其中有两个最受全国的关注。第一:中华轿车的生产落地;第二:和宝马进行合资。然而,仰融的第一个计划由于一些原因,导致发改委一直没有同意。等不下去的仰融于是准备南下宁波,把他看上的英国罗孚落地在那里。但是如此大规模的企业,地方政府显然不愿意随便就放走。

有人向仰融提议将罗孚汽车安家大连,但是遭到了仰融的拒绝。

2002年,“中国金融教育基金会”解除了仰融的控制权,辽宁省将华晨汽车收回国有并对仰融发出了拘捕令。仰融自此败走美国再也没有回来。

与此同时,他也留下了这个错综复杂,完全无法理顺内部关系的“华晨迷宫”。

管理层震荡,华晨僵化再难调头

仰融下台后,华晨汽车的发展开始走上了“正史”。

中华轿车得到了发改委的批复,开始量产落地。而与宝马方面的合资业务也安排妥当,正式签署了合作协议。华晨汽车的发展好像已经走上了皆大欢喜的路线。

但事与愿违,在仰融之后,华晨换了四个当家的,但没有一个人能让华晨继续向前跨越式发展。同时,中华轿车亏损6个亿,金杯系列也从销量榜榜首的位置掉了下来。

2006年,祁玉民从大连市副市长的位置被调任到了华晨汽车,担任董事长职务。

祁玉民向银行贷款7亿元,把华晨汽车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而后,为了提高华晨旗下车型的销量,祁玉民发起了价格战,华晨自主产品线的售价纷纷大幅下调,消费者非常买账,华晨旗下汽车销量逾20万辆,同比增长71.4%!

但好景不长,随后,各家自主品牌都纷纷迎战,自主车型的价格战愈演愈烈,华晨自主车型曾经的性价比优势渐渐被抹平。

到了2009年,华晨金杯的业务亏损高达16亿元。自主业务的全面败退,让祁玉民把盈利重点放在了华晨宝马身上。为了获得宝马的资金支持,祁玉民为宝马出让了财务、销售和渠道的权限,但换来的却是宝马的日渐强势和中资方的失去主导权。

宝马是华晨的利润奶牛,为了让企业能够得到资金流,华晨必须完全依赖于宝马的体系。但与此同时,华晨和其它自主车企相比渐渐在技术开发与产品迭代上出现了差距。十几年后,华晨再也没有能力去开发真正意义上的新车。当别的车企在主打自主技术自主设计的时候,华晨的自主车型什么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倒下。

2017年-2019年,华晨中华的销量分别为10.23万辆、8万辆和2.51万辆,华晨金杯的销量惨到让人看都不敢看。

2020年,华晨汽车的销量被永远定格,这个数据有多少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不过,我们很清楚一点——华晨的今天,就是那些有“吃老本”思维的车企的明天。国有企业又怎样?当你毫无竞争力的时候,没有人会从火海里把你拉出来。

大厦将倾,华晨后事谁来兜底?

此前,华晨为了现金,不得不把手中持有的华晨宝马的一半股份卖给宝马汽车,双方的持股比例为25:75,如今华晨方面虽然宣称华晨宝马的业务不受影响,但宝马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要逐渐把华晨宝马变成宝马独资。华晨手中剩下的25%的股份,如今也成了需要处理的可变现资产,宝马接下来会不会完成全资并购呢?

还有消息说,长城宝马工厂将会在未来投产宝马的3系轿车,把华晨宝马工厂的产能空出来一部分,为X系列SUV的国产让路。换线生产的3系接下来会不会出现质量问题?国产版本的X系列SUV的品控又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平?这又是让消费者们普遍担心的问题。

此外,华晨破产后,华晨自主车型的用户将会面临诸多困扰——车辆的维修、质保与养护成了难事,厂家破产意味着零件供应被完全切断,车主的利益有谁去维护?这些车辆出现问题又应该有谁来承担责任?华晨破产后职工的安置和保障又应该怎么进行?这恐怕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大家比较发愁的事情。

总结:

华晨破产,扯出了华晨汽车20多年的辛酸史,也留下了一地鸡毛破烂事和让人唏嘘不已的惨痛教训。

还记得祁玉民当年曾说,“我梦想有一个产品,它的底盘是保时捷调校的,它的造型、内外饰是意大利搞的,它的发动机是和宝马合作的,三个资源一整合,是不是一个好车就造出来了?”现在再看,是不是非常讽刺?

华晨的路走到头了,它给我们亲身示范什么叫坐吃山空,愿今后再也没有自主品牌会走这样一条路。(文/知顿)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