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昔日“销冠”小鹏汽车销量低迷,为何只向内部“动刀”?

2022-10-31 15:39
钛财经
关注

作者|闪电懒

编辑|Duke

来源|钛财经

新能源汽车无疑是当下最火热的赛道。与此同时,资本与造车势力的不断涌入也让这条赛道变得越来越拥挤,即便是一些比较有竞争力的头部造车新势力也很难熬出头,昔日的“销冠”小鹏汽车就是其中之一。在市场端,小鹏汽车的压力不仅仅来自于哪吒、零跑等后来者的追赶,还有多方舆论的嘘声四起。比如:今年交付量高开低走、小鹏G9遭遇“退订门”、股价连续下跌等,一时之间周围的环境对小鹏汽车的发展变得十分不利。

「 01 」销量低迷拖累KPI

2020年4月,小鹏P7正式上市。那时20万元级别纯电轿车屈指可数,再加上有着不错的性价比,P7销量一路走高,小鹏汽车顺势坐上了2021年造车新势力的年度销冠。不过,随着Model 3降价以及比亚迪汉的上市,P7硬件受限竞争力下滑。2021年9月,小鹏P5上市,被公司视为新的品牌销量担当,但恍恍惚惚折腾一年时间,P5单月最高销量仅0.56万辆。上市一年,P5总共卖出不到4万辆,比P7今年前9个月的总销量,少了约1.2万辆。

小鹏P5表现低迷,直接拖累品牌KPI。2022年9月,小鹏汽车交付了8468辆汽车,同比下降18.67%,环比下降11.59%。而股价方面,年初至今,不论是在美股还是港股,小鹏汽车股价跌幅均超过八成。雪上加霜的是,除了销量低迷,毛利率不高也是小鹏汽车的一大痛点。

根据小鹏汽车2022年中报显示,其第二季度毛利率已下滑至10.9%,而第一季度则为12.22%。对此,小鹏汽车表示,受电池成本增加的影响,导致销售价格调整带来的收入增加被部分抵消。而在“蔚小理”三强中,只有小鹏汽车走的是“性价比”路线,而这也导致了小鹏汽车的毛利率是三家之中最低的,以至于小鹏汽车在产品定价上可压缩的成本空间有限。

因此,正处于高速发展的小鹏汽车只能通过开源节流来降低成本。不过,这种开源节流的方式被不少人认为“并不体面”。今年5月初,小鹏汽车宣布,5月9日后购买小鹏汽车的用户不再享有终身免费充电和免费家用充电桩及安装权益。

此外,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还透露,正考虑推出新的服务收费方式。比如当高等级的自动驾驶拥有足够的数据后,可能推出按时长或里程收费的服务方式。以期实现从卖车到卖服务的转变。不过,目前从整体来看,小鹏汽车既要稳住销量,又要持续扩张,还要提升毛利率验证其盈利能力,并非易事。

「 02 」小鹏G9出师未捷

如今,为了实现整车毛利率升至25%的目标,小鹏汽车要做的是卖更多的车,卖更贵的车。

9月21日,小鹏汽车发布首款起售价超过30万的车型——小鹏G9,其搭载了激光雷达、英伟达Orin芯片、800V电压平台等多项重磅技术。何小鹏还自信的表示,“G9是50万以内最好SUV,将接棒保时捷成标杆,明年销量超过奥迪Q5。”

不过,在小鹏G9发布后,就被吐槽高价低配、产品配置冗杂。网友纷纷表示,“我只看到了价格是豪华标杆”、“宣传卖点并非标配,吹上天的配置要加钱。”种种不足,令小鹏G9上市后反响平平,发布后出现了不少退订的情况。意外的翻车,令小鹏汽车不得不立即对车型配置进行调整。而这种情况在汽车行业则十分少见。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小鹏G9降价所爆发的产品定义问题,其实是小鹏汽车的顽疾,从最早的G3切换到G3i,再到20个左右款型的P7,以及P5错位装激光雷达,都在业内引发了争议。而正当小鹏汽车抓紧弥补“过错”之时,理想汽车又趁机“补刀”,原定11月发布的理想L8提前到9月30日发布,定价也在40万以内,其定位恰好与小鹏G9重合。

此外,小鹏G9的定价区间,还将面临蔚来ES6、问界M7、理想L9、阿维塔等对手的围追堵截。资料显示,小鹏汽车拟定的2022年销量目标是25万辆,今年前9个月,合计卖出9.8万辆。如果要完成年度目标,也就意味着第四季度每个月都要至少卖出5万辆。不过,从目前来看,无论是旧车型,还是新高端车型G9,显然都难以委此重任。

「 03 」为何从内部“动刀”?

或许是小鹏G9首销不利,近日有媒体曝光,何小鹏连续多天主持了公司管理层会议,并在10月21日晚间发布全员邮件,宣布全面组织架构调整。

本次的组织调整公告显示,小鹏汽车将成立五大虚拟委员会组织(战略、产规、技术规划、产销平衡、OTA委员会)和三个产品矩阵组织(E、F、H平台产品矩阵),前者负责提升各条业务线的沟通和协作效率,后者负责打通端到端产品全业务闭环。

值得一提的是,蔚来汽车和理想汽车也都采用了上述类型的组织形式。此前,小鹏汽车则是采用大集群策略的组织架构,包括互联网中心、自动驾驶中心、整车和销服等,沟通和协作效率显然较低。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小鹏G9上市后出现的一系列问题是此次组织架构调整的导火索。繁杂的产品配置、脱离用户需求的产品规划以及高价低配的策略令小鹏G9受到了业内外的大量批评,而何小鹏希望通过本次调整,全面改善此前过于中心化的组织效率。

而另有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这次架构调整的力度不亚于腾讯2018年的“930”大调整。资料显示,当时腾讯的组织调整涉及公司七大事业群的重组整合,使得腾讯股价在随后的两年多时间里一路飙升至747.1港元,引发全行业关注。

眼下,销量的持续下滑以及G9的上市翻车无疑令小鹏汽车感受到了压力,而通过此次组织架构调整,重新审视内部运营效率问题,或是其扭转局面的当务之急。数据显示,从今年7月开始,小鹏汽车每月上险量都在下滑。

7-9月的上险量依次为11603辆、9535辆和8416辆,而蔚来、理想几乎稳定在一万辆左右。

从销量上看,小鹏汽车9月销量已经跌出了造车新势力前六,落在埃安、哪吒、零跑、理想、蔚来、问界之后。

显而易见,8岁的小鹏汽车已经处在了“掉队”的边缘。接下来能否在日趋激烈的淘汰赛中生存下来,此次架构调整或许是转折点,但未来,仍需要时间去验证。

       原文标题 : 昔日“销冠”小鹏汽车销量低迷,为何只向内部“动刀”?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新能源汽车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